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我脑子里有个迷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任务完成!

我脑子里有个迷宫 忧郁的皮带面 8467 2019.10.23 19:46

  四十八个小脑袋紧紧的靠在一起,在黑暗的迷宫里相互依偎,他们东张西望充满好奇,却又小心翼翼步履如冰。

  突然,小脑袋们在一处墙壁前停了下来?

  他们撑起稚嫩的小手,咬紧牙关,拼命的捶打起墙壁,他们疼痛着,忍受着,脏兮兮的小脸上挂着一对对坚毅无比的眼神。

  那是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来吧…

  快告诉我,究竟是什么羁绊,让你们成了这般模样!

  坚持住,加油!

  用力啊!!

  “轰!!”

  一声巨响,墙壁坍塌。

  孩子们蓬头垢面,欢呼雀跃,一窝蜂冲出了迷宫。

  李梦坤俯下身子,捡起地上的残垣断壁,定眼一看,心瞬间凉了一截…

  贫穷,压迫,家庭…

  他曾试想过无数种可能,可眼下看着手里的砖,大脑一片空白。

  法律!

  法律!!

  两个殷红的字眼如利剑般刺入瞳孔!

  什么意思?

  这枷锁未免也太大了吧!

  任务期限只有三天,我不可能去修改法律,更不可能去抵抗法律,眼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困扰孩子的谜底就在手中,

  而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梦坤茫然的睁开眼,心情格外沉重,优优正仰着头,闭着眼睛,小嘴露出一抹微笑,一动不动像个洋娃娃。

  迎着阳光,她竟然睡着了?

  太疲惫了么?还是再做一个幸福的梦?

  似乎…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李梦坤心疼的伸出胳膊,将她轻柔的揽进怀里。

  “睡吧…好好睡一觉吧…

  接下来,

  就该当哥的了…”

  优优惬意的挪了下身子,甜蜜的吐纳着呼吸,李梦坤摘了根青草叼在嘴里,微微嚼动,任由淡淡的苦涩弥漫开来,举起白皙的手掌,透过指缝,遥望着孤独的城市。

  既然知道了答案,接下来,就是解题思路。

  如何巧妙的揭开这复杂的谜底。

  首先,法律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并以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反映由特定物质生活条件所决定的统治阶级意志的规范体系。

  它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国家的统治工具,在不同的地方,法律体系会以不同的方式来阐述人们的法律权利与义务。

  其中一种区分的方式便是分为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两种,有些国家则会以他们的宗教法为其法律的基础。

  法律规范不同于其他规范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它的严谨性,它由特殊的逻辑构成。构成一个法律的要素有法律原则、法律概念和法律规范。每一个法律规范由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两个部分构成。行为模式是指法律为人们的行为所提供的标准和方向。

  也就是说,这虽然是一个虚构的世界,可它的法律是健全的,孩子们在这里根深蒂固的生存,感觉自己已经被社会抛弃,他们卖火柴钓鱼,偷东西,骗钱,一系列的行为都触碰了法律,而社会却对他们不管不顾。

  李梦坤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三番两次给优优说找警察,而优优从始至终都苦涩一笑。

  她们并不是没有去过,而是警察不管他们。

  为了生存,他们宁可做社会最底层的人,过着最卑微的生活。

  如此一来,李梦坤找到了所为法律的根源,孩子们的幸福,就是被这些人溟灭的!

  当一颗天真无邪、伤痕累累的心,满怀希望去寻找帮助时,没有结果,他们会怎样?

  那种冷漠,一把锋利的双刃剑,会让他们彻底堕落,最后走向黑暗。

  “噗儿…”

  吐出青草,李梦坤沉着脸,将衣服盖在优优身上,缓缓起身。

  那么接下来…就要上演一出好戏了!

  他花了整整一个钟头在城市外围逛着,他不敢走太深,怕遇到那俩兄弟。

  果不其然,他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

  路口的信箱每隔半小时就会有邮递员来一趟,小卖铺门口停的货车占了主干道整整两个小时,却还在卸货…

  这在现实生活中都不符合常理。

  像是故意这么做的。

  是剧情设计?

  还是bug?

  李梦坤走到小卖铺门口,见一男一女争的不可开交,上前问道:“大姐…你们这是在吵什么啊?我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女人四十来岁,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男人:“你瞅我家这猪,算个账都不会!成天干啥吃的?”

  “你个败家娘们!成天就瞎咧咧,有本事你给我算清楚啊?!”男人伸着脖子抗议。

  “咦!还敢骂我!飘了是不是?!看我今儿不削你一层皮!”

  说完就要动手。

  算账?

  李梦坤眼睛一亮,连忙拦住女人:“大姐大姐,你别慌,给我讲讲算什么帐?或许…我能帮的到你们?”

  大姐愣了一下:“你会算数?”

  “会一点。”

  “那好,你给我算算,要算出来了我给你50便士!”

  哦?还有钱拿,看来真的有戏…

  大姐说玩拿出个本本:“是这样的孩子,我还有个蔬菜店,生意不太好准备盘了,可这菜又没人买,没办法,我让我们家老汉借了头毛驴去隔壁村卖,但这路程就要1000里地,去卖3000根胡萝卜。这毛驴一次可驮1000根胡萝卜,但每走1里又要吃掉1根胡萝卜,现在不知道老汉最多可卖出多少胡萝卜?”

  李梦坤倒抽一口凉气。

  你门口放的货车是摆设么?

  一个城市的人消化不掉区区3000根胡萝卜?

  毛驴子走一里就吃一根胡萝卜,它是五菱宏光S么?!

  结合种种迹象,李梦坤肯定了一点,这些角色一定是系统提前设定好,类似npc之类的人物。

  解题成功得到便士,便士又可以消费或者完成任务。

  看来…

  设计这游戏的人不一般呐。

  李梦坤伸出手指,微微一笑:“先走200米,去回去回去,5*200刚好吃掉1000根。剩2000根在200米那位置。接着又走1000/3米,去回去,3*1000/3刚好吃掉1000根。剩1000根在(200+1000/3)米的位置。将这1000根直接拖出去要吃掉:1000-(200+1000/3)=1400/3根,剩1600/3根=533.3……根,由于那0.3……不能卖的,所以只能卖533根,我看您门口贴的胡萝卜单价是0.6便士,所以大哥到时候给你319.8便士即可。”

  女人愣了一秒,眉开眼笑:“听到没!还不快去!!”

  “嘿嘿…小伙子,你算数可真厉害啊,这是奖励你的50便士,你拿着。”

  “嗯…这样吧,您给我三张纸,三个信封,一瓶水,一支笔,还有两个面包,那50便士够么?”

  女人一脸纳闷,但还是点了点头:“够,那些加起来也不过5便士,不过…你要这些做什么呢?”

  李梦坤面色平静:“救人。”

  找了个地方,将三封信写好,把面包和水放在优优身边,便来到信箱旁开始等待。

  看了眼时间,刚满半小时,就听到一阵“突突突”声。

  邮递员骑着小蹦蹦车,欢乐无比的颠了过来。

  “小哥,你好。”李梦坤笑了笑。

  “嗯,兄弟,有事儿啊?”邮递员下车翻了翻空荡荡的信箱:“又是空的…”

  “额…小哥,我看你们挺辛苦的哈,半小时就要来一趟。”

  “可不是嘛!”

  小哥嘟囔了一句:“我们小绿军可是这座城市必不可少的元素,人与人之间的往来,稍微带点距离的,全得靠我们!”

  “是嘛?!”

  李梦坤惊讶道:“这里没有电话么?”

  “电…话?”邮递员抬起眉头:“没听说过。”

  “哦…”

  李梦坤点点头,算是明白了,这可真是奇葩的设定,写信这种最传统的交流方式在这儿竟是主流,如此一来,事情似乎变得简单了许多。

  “那…小哥,我想寄三封信,您看可以么?”

  “可以啊!”

  “需要多少便士?”

  邮递员乐了:“你这人真逗,人与人说话啥时候也要收费了?哈哈,哈哈哈哈!”

  李梦坤一脸无语。

  是我逗还是剧本逗…

  “小哥,我和这人有三句话要说,但每一句都要搁半个小时,您看可以么?”

  小哥挠了挠头:“啥意思?一个屁还要分三次放?”

  “……”

  李梦坤尴尬的摊了摊手:“差不多就这意思。”

  “行吧,反正下午也是我的班,你看这第一封信什么时候寄?”

  “半小时后即可。”

  “成,那就下一趟。”

  “幸苦小哥了。”

  “没事,应该的!”

  告别了小哥,优优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爬起来。

  “起来了?吃点东西吧。”

  “咦!”

  优优看着大面包,迫不及待的撕开,刚准备咬,突然想到了什么,咽了口唾沫,小手又把袋子合了起来。

  李梦坤叹了口气:“吃吧,哥哥会给他们买的。”

  “可是……”

  “没有可是,赶紧吃,吃饱了哥还有任务交给你办呢,你不想救你那些小伙伴了么?”

  “想!我做梦都想!”

  “那就听话。”

  “哥哥你也吃。”

  “我不饿。”

  优优掰了一大块面包塞进嘴里,用力的嚼两下,鼻子一酸,哭了出来。

  “哥…呜呜…哥,我们会变好的,对不对…呜呜…”

  李梦坤突然有种莫名的心酸,虽然是个童话,可又映射出多少现实生活中的影子?

  苦涩的笑了笑,拧开瓶盖:“别噎着,一切都会过去的。”

  “嗯!”优优吸溜着鼻涕,小嘴上沾满了面包渣。

  “哥哥,你刚才说,有任务给我,是什么啊?”

  “吃完再说。”

  十分钟后,离开优优,李梦坤来到了警察局。

  有趣的事,还没进门,门口却围了一群人?

  像古时候的告示,门口贴了一张纸,大概意思是谁能找到凶手的作案动机,就奖励50万便士!

  这…

  隐线任务?

  李梦坤咂了咂嘴,钻进人群,快速阅览了一下。

  大致内容如下:

  刑警队长和张三打小就是朋友,感情不错。

  张三是个小侦探,他将自己在派出所旁边的大办公室改装成了事务所,这样大部分时间就和队长一起工作,当然了,队长也是受不了他两个星期几十通电话的骚扰。

  这天队长和张三的办公桌上都摆满了一件案子的宗卷:八十五人集体被杀案。

  一件十年的悬案,连警局都说:如果有人找到真正的凶手,则奖金五十万便士。

  队长揉了揉太阳穴:“张三,你说你家财亿万,干侦探纯属打发时间,现在为什么还要盯这个案子不放?为了五十万还是好玩?”

  张三喝了口可乐:“不是,我只是感觉这个案子有一点奇怪,漏洞百出却没有人可以看出来。”

  队长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警察局打来的,“队长!!快!!快来!出大事了!地址……”

  队长和张三赶到地址…

  “我的天!”张三咽了口唾沫。

  队长面色铁青。

  那是一个大公园,里面一共躺了数十具尸体。

  五分钟后,张三递来报告:“死了八十五个人,这是85人的死亡信息,共同点都差不多一样。”

  报告内容如下:

     1:都是死于刀伤。

     2:每个人死前都经历过剧烈运动。

     3 :每人致命伤的部位不同。

     4:每个死者的肺部都充满了废液,成分未知。

     5:死者曾经都有过失眠症,或已治好。

    队长摇了摇头:“死了怎么多人,看来法医累的够呛啊。”

    张三拉了拉队长的衣摆:“队长,这里面有很多凌乱的脚印,这些脚印可能分别对应了他们的鞋印。”

    勘察组花了两个小时,终于解决完整个案发现场的报告,罗列了所有的共同点:

    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一把刀。

    每个人身上除了衣服和刀子没有任何东西。

    死者一共有43名女人和42名男人。

    经过脚印对比,还有一双脚印未找到匹配者。

    调查无果,警察只好搬走这些尸体,队长和张三也回到了公安局。

    队长回到办公室拿起一份旧案报告:“看来这个案子是重犯,第二次的案子,死亡人数都一样,而且都是86双鞋印和85具尸体。”

    张三也疑惑:“那多出来的那个脚印到底是什么?不可能有逃跑者啊,这样的话肯定会去报警。”

    整一个晚上,队长和张三都在纠结这个案子,两个卷宗对比来对比去,共同点一模一样,完全和复制的一样。

    张三指了指那些人的衣服上,一共写了1到86这些数字,每人都拍了照。

  队长说:“那肯定有编号不见了。”

    “感觉这就是选拔,选拔杀手。”张三说。

    队长敲了敲桌子,说:“我觉得我们需要去调查一下黑帮那些人。”

  “黑……黑帮?”

    “对,找黑帮。”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几乎每一个黑帮都有人失踪,有些甚至十年前都失踪了。

    队长和张三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终于调查清楚,队长说:“案子已经一目了然了,就差找到凶手了。”

    张三想了想,说:“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凶手呢?”队长看了他一眼:“说说。”

    张三说:“因为这些黑帮成员的肺里面都有废液,那些废液怎么来的?”

  正说着,法医打了个电话过来:“查到废液的成分了。是有XXX和XXX组成,具有强大的缓慢腐蚀性,需要解药蒸发掉它们。”

    队长想到了什么,连忙让警长去大医院调查十年来所有肺部入水病的人的名单。

    果不其然,十年来一共有两个人治过肺入水病。

    根据这两个人,警方终于找到凶手了,他是一个黑工厂的老大,可他闭口不言,怎么都不招,现在请问,凶手是如何让85人同时死亡?

  死里逃生的那两个人去了哪里?

  望智者能提供线索,一经采用,奖励即刻发还。

  “麻烦…借过一下。”李梦坤拨开人群。

  “等等!小伙子,你猜到凶手的作案方式了么?”一个老头叼着烟壶,吞云吐雾道。

  “猜?”李梦坤皱了皱眉:“那上头不写着呢么?”

  “???”

  众人面面相觑,这张纸他们已经看了不下十遍。

  李梦坤对这种无聊的推理游戏不感兴趣,但通过这种方式能接触到队长未免也是件好事。

  两分钟后。

  “你说你…知道凶手是如何杀人的?”队长放下档案,抬起眼皮看着李梦坤。

  “是的,队长,接下来,我会将自己的分析一一告诉您。

  1.首先,制造这一切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

  我率先想到的便是死亡游戏与杀手选拔最有可能。

  2.每位死者的肺部都充满了废液,

  如果是为了选拔出最优秀的杀手(排除),

  又何必对今后的手下(赢家)造成伤害呢?

  3.死者均是各个黑帮的失踪人员,

  且上一次案件发生在十年前,大胆推测,这是一场十年一次的饥饿游戏,各个黑帮头目都有参与,并且每一场的结束都伴随着先一轮的开始。

  4.活着离开现场的幸存者并没有选择报警,也没有向黑工厂老大讨要解药,而是大摇大摆的进入医院治疗,大胆猜测,幸存者将获得奖金与自由,并且背后势力绝不是一个黑工厂这么简单。

  5.死者为何男女数量均衡?

  如果是简单的从手下中选择倒霉蛋参赛,那么黑帮中男女数量是绝对不会如此均衡的。设想,如果参赛成员都是在这十年里,招惹了各自头领的倒霉蛋即家属,就很合理了。

  6.死者肺部出现的废液,如果是人为注入的感觉是多此一举,

  应该是长期在黑工厂中劳作,随空气一同进入肺部的蒸汽,黑工厂很可能是为各个黑帮提供毒品或假钞的地方。

  7.为何要进行饥饿游戏?

  长期的有毒工作让这些人失去劳动能力,与其消耗致死,不如让他们在临死前创造最后的价值,最终幸存者所属的黑帮应该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

  “啪!!”

  队长放下手中的文件,激动的脸色通红:“快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李三。”

  “天呐,我怎么没有想到,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原来他们十年前就开始了这场阴谋!”

  队长豁然开朗,重重的点了点头,不停的打量着李梦坤,就在这时,一个警员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队…队长,您的信!”

  “不是说了嘛?信都放在办公室,我下班会统一看,一天那么多,我还工不工作了!”

  “不是…队长。”警员挤了个眼色:“这份信…有点不一样…”

  “不一样?你拿来我看看!”

  信封上挂着一个粗糙的骷髅头,里面写着一个死字!

  队长瞬间心里惴惴不安,打开信封,两分钟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妈的!反了他还!!敢绑架我的女儿!!”

  “你!快去!去我女儿学校!看看她在不在!!”队长咆哮道。

  “是…是…”警员明显也吓了一跳,缩着脖子跑了出去。

  李梦坤淡淡的看着他:“队长…您这是?”

  “正好,李三!你脑子好使,快过来给我看看,这份信是怎么回事!”

  李梦坤上前,看了一遍,眉头紧皱:“在这里,见信如见人,我隔着纸都能感受到那股浓浓的杀意,看来他不是开玩笑,队长,这奥文你可认识?”

  “妈的!这畜牲!我抓了他多少次,屡教不改,动不动就给我灌蜜蜡,现在倒好,打主意打到我女儿头上来了!”

  “我建议…去看看!”

  “看个屁!直接把他们全部抓起来!”队长怒发冲冠。

  “报………告!”

  警员上气不接下气冲了进来:“队长!不好了!您的女儿,已经被人带走了!她不在学校!”

  “妈的!给我立马出警!把废工厂里所有的人和孩子都揪出来!就现在!!”

  十五分钟后,四十多个孩子在雪地里冻的瑟瑟发抖。

  奥文隔着老远,一脸殷勤的望着队长。

  队长刚要走过去,警员又跑了过来。

  “怎么了?!”队长看着他。

  “不好,又…又是骷髅信!”

  “什么?!”

  队长看了眼信封,气的胡子都歪了!

  指着奥文兄弟:“妈的,这两人还有上家…人家已经不管他俩了,去!现在就给我把他俩——”

  “那女人和孩子?”警员小心翼翼问道,他从没见队长发过如此大的火。

  “我不管!!我自己的孩子都在危险中!我还照顾其他人?去把他俩赶紧给我——”

  “明白,明白!”

  三分钟后,两声枪响。

  “所有人,把这座城给我翻个地朝天也要找到我女儿!!!”

  “是!!”

  办公室里,队长气的浑身发抖。

  “李三,你说他图什么?一不要钱,二不办事,这帮畜牲到底要干什么?平日里他们那样教唆孩子我也没阻拦啊!怎么偏偏就闹到我头上来了?!”

  李梦坤摇了摇头:“或许…事情就是因为你的做法,惹毛了一些不该惹的人。”

  “什么意思?”

  “他们虽然是孤儿,可他们也是这座城市的一份子,指不定那一天,他们被收留了,他们有家了,以后翻身做主,会不会对你心存怨恨?

  你知道为什么你女儿会绑架么?

  我觉得并不是奥文的上家或者更凶残的恶棍!”

  “那还会是谁?”

  “是被你伤害过的孩子。”

  “孩子?孩子怎么可能会绑架?会写那种东西!”

  李梦坤认真的看着他:“你记住,这个世界,永远是好人比坏人多,孤儿的眼睛是最明亮的,他们能装的下世间所有的委屈,邪恶,自卑,但正常人不能,他们会怜悯,会同情,因爱生恨。或许,这只是某个收留孤儿的家族给你的一点颜色罢了。

  换句话说,你的女儿还安全着。”

  “我的女儿…还…还安全着?”队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恍然若失的盯着李梦坤。

  有句话,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李梦坤这招叫做借刀杀人,将心比心。

  “那…那现在该怎么办?”

  “这事儿先放一下,我刚才答对题目,是不是有50万便士?”

  “没错。”

  “将50万便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盖所孤儿院,聘请全城最好的幼师。第二部分,成立孤儿基金,让这座城市,再也没有邪恶。”

  队长听完李梦坤的话,突然神色大变,掏出手枪,阴冷的看着他:“哼…你就是,绑架我女儿的凶手吧。”

  “报——告!”

  警员进来后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李梦坤拆开第三个信封,在两人面前晃了晃。

  “空的。”

  说完走到桌子前,拿出纸笔,刷刷写了一大段,转身离开。

  队长看着信封上的字,整个人怔在原地,手枪滑落…

  “我敢和你摊牌,就不怕你!

  其实你,才是幕后的凶手,10年前的那个黑帮老大。

  你拥有着双重身份,你是饥饿游戏的最后玩家,你杀了170个人,但社会舆论让你头疼不已,所以贼喊抓贼,贴出告示,如果没分析错,他们胃里的液体是硫酸铜的稀释溶液和万年青吧。

  万年青的花叶内含有毒素,食后会引起口腔、咽喉、食道、胃肠肿瘤,伤害声带,使人变哑。

  你们抓到的人,并不是没有招,而是不能说话。

  我为这个城市因为有你而感到悲哀。

  本想让你切身的体会一次失去亲人的痛苦,那些没有亲人的孩子,哪天不是在痛苦中度过的?

  记住,

  按我的要求去做,我会在暗中盯着你,

  如果你敢动手动脚,耍小聪明,

  我会——杀了你。”

  ………

  榕树下,

  优优正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玩耍。

  “哥哥!你回来啦!”

  “嗯,优优,这就是你说的,特别羡慕的那个小女孩啊?”

  “嗯,每次卖火柴,透过玻璃橱窗,我都能看见她在暖洋洋的餐厅吃饭,有几次,她偷偷的给我塞面包。”

  “是么?都是好棒的孩子。对了优优,哥哥问你个事。”

  李梦坤一把抱起优优:“怎么说呢,你等会就会和你的小伙伴们见面了,明天起,你们就会有崭新的生活,有舒适的床,有温暖的被窝,爱你们的老师,你们可以无忧无虑的的成长了。”

  “无…忧…无…虑……”

  优优喃喃细语,好像李梦坤正在她耳边说着一个梦,一个每天都在做的梦。

  直到她看到了无数小伙伴朝她走来。

  队长带着护卫队员将孩子们紧紧的包围在一起。

  “爸爸!”

  小女孩呼喊了一声,雀跃的朝队长跑去。

  “哎呦!乖乖!可吓死你老爹了,干嘛去了啊?”

  “就在这陪优优玩着呢,哥哥怕我们饿,还给我们买了面包。”

  “是么?去玩去吧,我和哥哥有些话说。”

  “嗯。”

  李梦坤摸了摸优优的头,将她放下。

  两人坐在长椅上,沉默了半晌。

  队长突然笑出了声,自嘲的摇了摇头:“不费一兵一卒,简简单单的三封信,就解决了地下黑手,盖了孤儿院,成立孤儿基金会,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不过你要对我感兴趣,可以违反约定试一试。”

  “你是在威胁我?”

  “不,是命令。”

  “好一个命令!”

  队长站起身,提了提裤腰带,面色红润:“我这一辈子,坏人也当了,好人也当了,没想到栽到这儿?

  话说回来,李三,你只看到一点,其实这个城市很阴暗,我原本就是警察,也是一个黑帮卧底,我杀的人全是无恶不作的毒枭。

  我怕啊!

  我怕被报复你知道么?

  我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能不招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今天,我明白了。

  我看着这些孩子,什么都明白了。

  他们是无辜的,

  他们还需要我,

  还需要我们给这座城市带来温暖。

  所以,我决定,以后亲自担任孤儿院的院长!”

  或许是声音比较大,孩子们和警员都愣在原地,两秒后,一窝蜂的冲过来把队长围在一起,欢呼雀跃。

  李梦坤没说话,隔着人群,指了下自己的双眼。

  “哥哥…你真的好厉害。”优优红着眼眶。

  “别哭啊,傻丫头,好日子还在才你招手呢。”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想哭…”

  说完,一头扎进李梦坤的怀里。

  当梦,一个每天都在盼望的梦,突然变成现实的时候。

  请不要有任何顾虑,

  敞开嗓门,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吧!

  一个人哭,带起了一片哭声。

  几个警员也忍不住落泪。

  就在这潸然泪下的时候,系统提示音响了。

  “天、天、天、天呐!竟然提前一天完成任务!恭喜恭喜,介于您在任务中的优异表现,获得神秘礼包一份,2分钟后退出游戏。”

  李梦坤突然浑身一颤,一把抱起优优。

  “哥哥…”

  “别说话,抱紧我。”

  “哥哥…你要走了么?”

  “嗯…”

  “你还会再来么?”

  “不知道。”

  优优瞬间泪崩:“呜哇…哥哥!!呜呜呜呜,我不想离开你啊!能不能不要走,呜呜呜呜…”

  “听话优优,哥哥也舍不得你,别哭,你要在这里好好成长,学会照顾自己,听懂了么,偷偷告诉你一件事,哥哥也是个孤儿。但…哥哥懂得如何生存下去,以后的路哥哥不在你只能靠自己,要学会坚强,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明白了么?”

  “哥哥,呜呜…我…呜呜…明白了。”

  “好了,再别哭了,都不可爱了。”

  “哥哥,你曾经给我看的那个姐姐,她也是你很重要的人吧,哥哥你一定能找到她的。”

  “呵…她和你一样,让哥操心。”

  “哥,这个送给你。”

  “什么啊?”

  李梦坤只感觉胸口一凉,眼皮越来越沉。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睁开眼,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天蓝色的挂坠无忧无虑的摇曳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