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眼睛(求收藏求推荐票)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2231 2020.10.09 09:58

  “原来在这儿!”

  纯阳大喊了一声。

  伴随着门被踢开,周其一下跌落地上。

  “没事吧?”纯阳问道,灯光在卫生间里扫射。

  “咳咳咳……”

  周其根本说不出话,一直不停的咳嗽。

  “鬼呢?”

  纯阳问道。

  周其用手指着屋里转了一圈,“咳咳咳……”

  “到底哪里?”

  纯阳的视线谨慎的跟着周其的手指转动。

  “我也不知道,它突然就出现在我的后面,根本没看清。”

  “看来还不是普通的鬼,不知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嘿嘿,不过遇到我算你倒霉。”

  周其稍微缓了过来,说道:“我刚才用菜刀砍了两刀,但是它像一个影子一样散开了,根本无从找起。”

  周其刚说完。

  “哐当。”

  卫生间的门自动关闭了,同时纯阳手中的手电灯光也熄灭了。

  “卧槽,看来碰到硬茬了,你拿着菜刀别动啊,一会儿伤到自己人。”

  纯阳这话刚说完,周其便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双手抬起来,握刀的力量比刚才还要大,自己几乎要控制不住。

  “道长,我的刀无法控制。”

  “你的刀无法控制谁有法控……”纯阳话还没说完,立马意识到周其什么意思,“撑住,给我五秒钟。”

  纯阳说完,马上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同时点燃手中的三个黄色符文,并将点燃的黄色符文抛向空中,卫生间瞬间被照亮。

  随着符文的燃烧,周其感觉自己手上的力道消失,同时整个卫生间里响起了凄惨的叫声。

  不止一个方位,而是全方位的包裹着周其和纯阳。

  周其举着菜刀,但不知砍向哪一个方向。

  紧接着,随着符文火苗小下去,凄惨的声音也小下去,纯阳手中的手电又重新亮了起来。

  “搞定!”

  纯阳说道。

  “这就搞定了?”周其还没回过神来。

  “搞定,只是没想到它这么猛,浪费我三个符,还是没法复原的方式,一万多块啊,兄弟,五五分账怎么样?好歹刚才我也是救了你的命啊。”

  周其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脖子,辣乎乎的痛,出了卫生间的门,在外面捡起自己的手电。

  “你看我脖子有没有出血?”周其对着纯阳说道。

  “里面不有镜子吗?自己进去照一照不就完了吗。”

  纯阳说着向门外走去,周其拿着手电和菜刀,回想了一下刚才的镜子,一刻不停地跟在纯阳后面出了房间。

  回到院落外的小巷,周其终于稍微安下心来,他大吐一口气,立马瘫坐在地上,“休息会儿。”

  “怎么?这就不行了。”

  “昨天在你们道观外面,我用菜刀对付它的时候,也没见它这么厉害啊,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你搭档叫什么来着?她没给你讲过鬼离开它们的阴地实力将会大大减弱吗,你昨天餐厅和道观外碰到的和在屋里碰到的可不能相提并论,要是昨天那餐厅是它的阴地,我可不敢去,即使我去了,它也不一定会逃跑,因为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

  周其想到伊红在体育馆的时候确实讲过,阴地是它们实力最强的地方,也基本是离不开的地方。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纯阳笑着说道:“怎么样?这回见识到我符文的厉害了吧,四千三卖你绝对不亏,要不要考虑一下。”

  周其刚才也确实见识了符文的厉害,他不想要那是假的。

  “要当然想要,但是这价格……”

  “兄弟,我已经给你打折了,从刚才来看,你绝对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啊,实打实的用功能说话的,你说是不?”

  周其自然想要,但是他是实在没钱。

  “等我有钱了,我一定找你。”

  周其说着从地上起来,往外面大马路走去。

  看了眼时间,此时已经快要五点。

  纯阳还在后面追着周其卖符。

  “……兄弟,其他的可以先不买,可这刚才的三个你给平摊一下吧,总共一万二千九百块,一人出一半就是六千四百五十块……”

  周其当没听到,自己小命都差点丢了,还出钱?

  出了巷子,看见大街上偶尔驶过的车辆,周其才彻底放松下来。

  不过他刚出来就又发现了异样。

  一个环卫工大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正在盯着他和纯阳。

  “大娘,怎么了吗?别误会,我们不是坏人。”周其觉得大娘一定以为他们是偷东西还是咋的。

  “我没说你们是坏人,可是你们晚上去那里干吗?那里面有脏东西,年轻人,晚上最好不要去那个地方?”

  “脏东西?”

  周其明知故问。

  大娘仿佛来了点兴致,她走近了些,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以前就是住这片的,搬走后一次都没来过,我们搬走前听说有个瞎子在他家卫生间上吊了,这事儿当时还上了报纸新闻,我们当地人没有不知道的。”

  这回换周其来了兴致了,问道: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上吊吗?”

  “不知道,但是他天生是个瞎子,父母也死的早,从小跟着哥哥,后来哥哥成家,就不怎么受待见了,我估计八成和这个有关,听说后来他嫂子也是不明不白的死了,哎哟,我还是别说了,总之很邪门,你们没事别往那个地方跑就对了。”

  大娘说完便走开了,周其回到自己的电驴上。

  “需要我送你吗?”周其问纯阳。

  “不用,叫了车了。”

  “今儿这么大方?”

  “我什么时候扣过,再说一万多就去了,还差这点儿?”

  倒是大妈听着他俩的谈话,一直在远端用谨慎的眼光观察着他俩。

  周其骑着电驴往回家的地方走,进入市区,但他的脑子里一直想着刚才大妈说的事儿。

  于是停在路边掏出手机搜索,果然有好几篇相关的报道。

  “……一名盲人在自家卫生家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据记者走访调查发现,该名盲人天生残疾,在很小的时候,父母相继离世,此后跟着哥哥生活,后来哥哥结婚后,家庭开始出现矛盾,据邻居描述,家里经常传来争吵和摔打碗筷的声音……”

  “……据部分邻居说,他从小就很讨厌别人叫他瞎子,还说自己的眼睛能看见,自己不瞎,但是实际上,邻居们都知道他是瞎的,什么也看不见……”

  “……我们对每一个生命的离去都表示抱歉和惋惜,特别是以这样的一个方式……”

  周其一直向下翻,发现大同小异,直到翻到词条的最后一条,题目显示是:他最后的声音。

  周其不知道真假,将信将疑的点开。

  发现果然有一段录音,周其点开播放,只有一句话:

  “我只想要一双完好的眼睛。”

  

举报

作者感言

栏杆生锈

栏杆生锈

老爷们来张票看看我吧。

2020-10-09 09: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