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辅差(单机的同学求求推荐票求求收藏)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2704 2020.10.06 09:56

  距离慢慢靠近,道长始终低着头。

  周其看着道长走路的姿势与在餐厅相比明显异常,同时这距离明明能听见,也不见回答也有异常。

  他小心靠近,正当他准备用手拍道长时,自己的手机消息提示音响了,吓得一哆嗦。

  “尼玛……”

  接着道长抬起头来,长相是纯阳道长没错,但是神态却是和餐厅看到的完全不像,整个表情僵硬,眼神空洞。

  “道长?”

  周其侧身站着,一手拍了拍道长,一手紧握包中的菜刀。

  随着周其的呼喊,道长的眼神有了轻微的变化,但一闪而逝,马上又恢复了空洞的状态。

  周其观察到了这个变化,接连不断的呼喊:“道长,道长,道长……”

  随着呼喊,不仅道长的眼神有了变化,连表情也有了变化,但是表情看上去很是扭曲,像是在做某种强烈的挣扎,周其的呼喊越快,挣扎得越厉害。

  周其联想到餐厅被附身的临时演员,他猜测极有可能道长追出去也被附身了,于是他看了一圈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人,于是从包里抽出菜刀,比着道长的头顶,做架势。

  “这样不会把道长砍死吧?”

  周其想着,于是换成刀背,轻轻一刀砍在道长的肩上,边砍边观察着道长的表情的变化,第一刀下去,周其看到道长表情短暂的恢复了正常。

  接着第二刀,这一刀的力气大了不少。

  “再来!”

  这回说话的是道长,但是依然一闪而逝。

  周其一直不断的用刀背敲击道长的两肩,尽管隔着衣服,周其估计已经淤青甚至皮开肉绽了。

  “再来,继续,继续……”

  随着敲击的不断进行,道长也渐渐恢复了意志,同时周其看到一个两眼呈现黑洞的影子出现在了道长的身后。

  周其定定的看了几秒。

  “别管他,你只管砸。”

  这回周其将砸的位置换到腹部,在连续砸了几十下之后,周其看到那个黑影从道长的身后飞快的逃开。

  “咳咳咳……”

  道长发出一连串的咳嗽,一只手拍着周其的肩膀,说道:“兄弟,多谢了。”

  “你也被附身了?”

  “一不小心着了道儿。”

  道长回答完看着周其,好奇的打量了一番,说道:“你也能看见他们?还有你这菜刀,在餐厅的时候,我就发现不简单,你哪里得来的?你做什么的?为啥吃饭也会带着这把菜刀?”

  “这个说来话长,刀就我家厨房的菜刀,我都用它切菜好多年了。”

  “厨房的菜刀?用了好多年?你家干什么的?”道长明显不相信。

  面对道长的诸多疑问,周其同样也有很多的疑问,问道:“你为啥会被附身,我看它都怕你,被你追这跑啊?”

  道长尴尬的笑笑不说话。

  ……

  一个小时前。

  纯阳追着从附身临时演员身上逃掉的鬼,一路跑到一处巷子里。

  但没想到,巷子是个死胡同,纯阳站在后面,有些得意。

  “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前面的鬼影站在墙根下,转过头来,纯阳见他两眼似两个黑洞,表情平静的看着自己,丝毫没有慌张的意思。

  见状,纯阳也是心下一惊:“跑不了了居然不害怕,难道对方有把握搞定自己?”

  纯阳也开始紧张起来,将左手放进自己的道袍的兜里面握着一样东西。

  前面的鬼影盯着纯阳看了一会儿,便开始朝着他走过来,同时两手的关节卡卡作响。

  纯阳看着这架势,知道有一场硬仗,他也不敢轻敌,捏着自己武器,准备等对方靠近,再一击毙命。

  鬼影越来越近,走近看时,鬼影的双眼竟然真是两个黑洞。

  “瞎的?”纯阳心里想着。

  “管他瞎不瞎,这是他们不该来的地方。”

  待靠得足够近的时候,纯阳掏出自己的武器,一手推倒对方胸膛上。

  武器是一道符文。

  “被我的符贴中,看你还敢乱跑,还不快魂飞魄散。”

  纯阳洋洋得意,但是几秒钟过去,鬼影没有任何反应,他还低头象征性的看了看自己被贴的位置,纯阳也不知道他是否看得见。

  但是紧接着,纯阳感觉到自己的头部受到了重击,脑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

  “妈的,又拿错了?”

  纯阳在倒地之际才明白过来,自己的符又被自己搞混了,把真的符和卖出去骗钱的符搞混了。

  接着,他便渐渐感觉到自己的脚不受控制,然后是手,接着整个身子,最后是连自己的大脑都开始昏昏沉沉不受控制。

  他知道自己被附身了,若是普通人,早就被完全控制,像是之前的中山装临时演员,但是纯阳有了一点道行,显然意念和身体更强一些,他靠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和身体素质,模模糊糊东倒西歪的终于赶到了灵云观门外的广场。

  ……

  所以当周其问纯阳为何被附身时,纯阳肯定不能说自己拿错了符了。

  周其见他不愿多说,打算换个方式再问,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搞清楚鬼为何会怕他,在之前的任务中他就明白,单纯靠肉搏几乎没有胜算,如果不是自己有把菜刀和猫,估计在‘荒野孤屋’的时候,他就已经回不来了。

  “那你知道有什么可以对付鬼的方法吗?”

  周其问道。

  纯阳看着他,不回答反问道:“你认为为何你可以看到他们?”

  这个问题周其还真没想过,他所处的环境和任务环境中,自己可以看到,但是伊红也可以看到,他下意识的以为人人都可以看到,面对纯阳现在的问题,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说伊红也是……”

  但他随即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不对,她并没有那种阴冷的气息,并且还有常人的温度。”

  他回想起和伊红睡过的三个晚上,有体温,确信无疑。

  看周其陷入了沉思,纯阳继续补充道:“我不知道你为何可以看到他们,但是下次看到的时候,能远离就远离,虽然不是所有的鬼都有恶意,但是有恶意的不少。”

  纯阳的说法引起了周其的注意,周其继续问道:“你是说不是人人都可以看到,那什么人可以看到?”

  “总共有三种东西可以看到他们,一种是他们的同类,一种是被附身的人类,当然,这本质上还是他们的同类,这类需要极其小心,在餐厅时你也看见了,常人是根本无法分辨出一个人是否被附身的,被附身的人还可以参加正常的人类活动而不被发现,第三种,那自然是阴差了。”

  “阴差!?”

  周其连忙退后两步,眼前的纯阳显然不是鬼,刚附身的鬼也被赶走了,所以,“你是阴差,你来自……那边?”

  周其的三观再一次受到了挑战。

  “我不是阴差,我是辅差,本质上我是人,类似于编外人员。”

  “那你们的任务是啥?”

  “差嘛,自然是杀恶鬼,送一般的鬼去那边投胎转世了。”

  “哦……”周其像是明白了一些,但有些还是不明白,继续问道:“但是在餐厅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阴冷气息,是怎么回事?”

  “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只有我刚才说的三类人才能感觉到。”

  周其算是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感情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世界构成还有这一出呢,不过他联想到自己的画册也不足为奇了。

  “你还没回答怎么才能干掉他们呢?”

  纯阳也不急着说自己符的事,而是继续反问周其:“你也是辅差?”

  周其脑子快速运转,如果说不是,那就不能解释自己为何可以看见,也就有可能导致画册的事被泄露,毕竟他现在还不知道画册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是?似乎就没有太多的事。

  “是。”周其淡定的回答。

  “那就没问题了,我当差这么久,你还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同行,这样吧,现在天色不早了,况且我也需要休息一下,明天你来我们观里,我们仔细合计合计。”纯阳说着一手摸着自己的肩膀,一手摸着自己的肚子,露出痛苦的表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