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黄色符文(求收藏求推荐票)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2539 2020.10.08 14:43

  当夜。

  十二点。

  云城西南郊外,扶风路与昌盛路口。

  这是周其和纯阳约定见面的地点。

  周其正对着一棵人行道上的桂花树小解,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周其面前,周其立马调整方向,转头看了一眼,从车上下来的人正是纯阳道长。

  他又恢复了他的艺术家装扮。

  “到很久了吗?”纯阳问道。

  “没有,一泡尿还没尿完呢。”

  “菜刀带了吗?”

  “带了,符呢?”

  “等会儿给你,走。”

  纯阳说着招呼周其跟在后面,朝着一条小道进去。

  来时周其大概看了一下这个区域,几乎没有高楼,全是二三层的小楼,密密麻麻,但是几乎都是断壁残垣,很少有地方亮着灯。

  周其跟在纯阳的后面,往巷子里面走去,周其看到巷子两边的房屋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三个字:已规划。

  “看来这片已经被政府规划,这得陪多少?”周其在后面问道。

  “少说几百万吧。”

  “牛逼牛逼!所以说,还得有战略眼光,要是几十年前我老爹在这买个房子,我就是富二代了。”

  “几百万就富二代?那人均富二代,不过这你别想了,你没希望了,我看你儿子也没希望了,让你买两个符还抠抠搜搜的。”

  “我是真没钱,我一个月也就五六千块,更何况现在还是无业游民,不是,你们应该也有工资吧,我看你每天卖符流水不小,需要为钱做到这种地步吗?”

  “我可是修道之人,对钱看得极其淡然,我是实在担心你的安全,才劝你买的。”

  周其听完这句,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过,差点就喊出五十块退来。

  在小巷中走了大概五百米的样子,纯阳停在了一个院子门口,周其看向里面,是一栋自建的二层小楼。

  “它在里面?”周其问道。

  纯阳点了点头,说道:“你先进,我撒个尿。”

  说完便走到一处阴暗的地方,对着墙壁,还时不时的转头看看周其。

  周其一眼就看明白纯阳耍的什么把戏,他也站在门口不动。

  “不用等我,你先进,我马上就来。”

  “你符还没给我呢。”

  纯阳立马提起裤子走到周其身边,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黄色的符给到周其。

  周其接过,问道:“这玩意儿怎么用?”

  “最见到的就是直接怼到对方身上,当然还有别的用法,但是今晚估计用不上,以后我再教你。”

  纯阳说完便将一个符拿在手中,慢慢推开了院门。

  “嘎吱……”

  午夜将近一点,整片区域连声狗叫都没有,这声开门的声音尽管不大,但显得特别刺耳。

  “这样不会惊扰到吗?”

  周其走在后边问道。

  “自然会,所以它已经知道我们来了,更要小心。”

  周其从包里拿出菜刀,跟在纯阳的后面慢慢推进。

  他抬头看了一眼,整个二层小楼破败不堪,外墙剥落,同时看到二楼的房门大开,里面一片昏暗,他朝着一个房间门看进去,仿佛门内是另一个世界一般。

  周其做了个深呼吸,此时纯阳已经打开了一楼的大门,他跟上去,进屋,里面除了积了大量灰尘以外还算干净,所有的东西都被搬空,看地面的灰尘厚度,搬出去有一段时间了。

  和外面还有微弱的天光不同,屋里漆黑一片,如果关闭手电,即使面对面也根本看不清对方。

  “我一楼,你二楼,不行不要硬来。”纯阳说着打开了一楼的第一个房间。

  周其只好沿着楼梯慢慢往上,每走一步,都仔细观察,仔细聆听。

  他将菜刀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上,不仅是自己好动手,如果对方看见了,也是一个很好的威慑。

  一步,两步……九步,十步……

  每上一个台阶周其的心都往上提一下,因为一楼的纯阳也是毫无动静,那就是说,对方还不知道是在一楼还是二楼。

  来到二楼走廊,周其先是用手电照着左边的走廊照了照,然后转向右边的房间,也就是刚才他在院落里看着像一个黑洞的房间。

  房门已经不见了,像是被人拆掉,手电的光照射进去,整个房间显得灰蒙蒙的,像是尘埃全都漂浮在半空一样,先观察了一下整个房间,依旧找不到一件家具之类的东西,只有少数零星的纸片散落在地上,周其将光打到墙上,上面还贴着明星海报,也有小学生拼音字母表。

  房间里看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接着往里走,发现里面还有一扇门,房门完好。

  周其悄悄走过去,轻轻推开门,灰尘扑面而来,他用袖子掩了掩自己的口鼻,看向地面,发现是一个厕所。

  面积很大。

  推门进去,沿着窗边检查了一翻,没有,然后转身,周其的眼睛突然被灯光晃了一下,他下意识的避开,重新转回来看时,发现门背后是一面很大的镜子,周其将灯光再次照在镜子上,此刻他从镜子中发现,有一张两眼是黑洞的人脸正在身后看着自己。

  周其二话不说,伸手往后方就是一刀,黑影随着刀落下,涣散开来,同时发出痛苦的哭声,撕心裂肺。

  周其再横着两刀,黑影彻底涣散,但是哭声并没有消失,反而在卫生间弥漫开来,到处都是,周其快速来到外间,正准备大喊纯阳道长时,发现自己的脖子被大力卡住,整个身体也开始被什么东西从后面拉着往卫生间拖,周其感觉呼吸困难,满脸胀痛,喉咙里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手电也在倒地的一瞬间脱手,整个视线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周其只好用菜刀绕着头向后方砍去,但是没有任何效果,自己的身体还是在被大力的往卫生间里拖。

  周其只好放弃砍对方,而是用菜刀用力的敲击地面,试图引起纯阳的注意,前来帮忙。

  呼吸越来越困难,同时周其感觉到,自己的头已经进了卫生间,刚一进去,他便如堕冰窖,卫生间和刚才的温度完全不同了,变得很低很低,阴冷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卫生间。

  他持续不断的敲击地面,上半身快进门时,也在门上不停的敲击,声音比在地面敲击大多了,周其预计这个声音纯阳能听到。

  敲击几下之后,他确认声音能传到一楼,便停止了,接下来双脚蹬地,企图让脖子上向后的力小一点,同时也企图借着后方的力试图站起来。

  但是失败了。

  不但没有减少力道,更没有站起来,同时他自己相当于是加速的进入卫生间,眼看自己的半截身子进来了。

  接着是腰,然后是腿、脚。

  接着整个身体都拖了进来。

  然后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

  “今晚算是交待在这儿了吗?”

  周其想着。

  接着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直立起来,但是并不是站立,而是一直往上,像被一根绳子勒着脖子上吊一般。

  趁着脚站地面的刹那,周其缓了一口气。

  “咳咳咳。”

  同时用菜刀拼命的砍向头上,企图砍断那根‘绳子’。

  但是无济于事,‘绳子’并没有断,反而以一种更大的力将他悬挂起来。

  这时他拼命挣扎,浑身用力想要摆脱,但是只两下,全身都不能动弹了,这时他的身体像是被无数双手拉住,同时他感觉自己眼睛的地方有两个冰冷且坚硬的东西在上面游走。

  这让他想到那双空洞的黑色的眼睛。

  “难道要挖眼!!!”

  周其来不及细想,铆足最后一股劲,准备来最后一搏的时候。

  “嘭。”

  卫生间的门被踢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