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它来了(求个票)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2325 2020.10.19 22:25

  既然伊红都这样说了,纯阳也不好说啥。

  “等等,真有你们说的这么危险?那我是不是要回避一下。”周其开玩笑似的说道。

  “回避你妹,怂货。”伊红说完就朝着桌子走去。

  周其自动的退到稍远的位置上,纯阳拿着自己的符也站在了稍远的位置上。

  “哎,我说道长,你一个大老爷们儿站那么远,让一个小姑娘去做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可是修行之人,不是为众生吗?”

  纯阳向周其投来一个鄙视的眼神:“你先看看你自己吧。”

  “别吵了,注意周围。”伊红吼道。

  接着周其和纯阳都安静下来,专注的看着手术台和观察着周围。

  只见伊红将白布从桌子上完全拿掉,桌子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别不识好歹啊,赶紧离开去投胎,如果做出伤害他人和我们的动作,立即灰飞烟灭。”伊红对着桌子说道。

  说完桌子的颤抖变得更加剧烈了,也不知是听懂了伊红的话表示赞同,还是听懂了表示愤怒,总之看上去情绪比之前猛烈了很多倍。

  “准备好。”伊红说道。

  接着周其看到伊红从身上掏出一个电筒一样的东西,发出猩红色的微弱的光,然后伊红将微弱的光放在通灵镜片的上面。

  突然间,这束微弱的光一下变成了氤氲的强烈光,这光束几乎充满了整个房间,像是一种红色的粘稠的液体在整个房间中慢慢流动。

  周其看着这一幕,用手反复的握了握自己的菜刀,他那里见过这架势,心跳加速,脑袋因紧张都感觉有些缺氧了。

  接着,他看到伊红将通灵镜片水平举于桌子的上方,那像粘稠的液体一样的猩红色的光线慢慢的透过镜片开始向桌子上面流动。

  “哈……嘿……嚯……”

  桌子上像是群鬼乱舞般,发出阴冷的各种各种的嘶吼。

  时间持续了十秒左右,伊红面无表情的说道:“注意了。”

  然后周其看着伊红开始抖动她手中的通灵镜片。

  “叮叮叮叮……”

  通灵镜片的小镜子之间因碰撞发出银铃般的响声。

  接着,猩红色的光线开始不断的翻滚,整个房间内的流速也开始变得快起来,并变得混乱不堪。

  周其的眼睛都有些花了,但他竭力盯着伊红的方向。

  此刻伊红面前的猩红色光线的翻滚到达了鼎盛状态,并且桌子的抖动也达到前所未有的层度。

  周其看着这一切。

  突然,伊红将通灵镜片的把手用劲的砸在了桌子的中央。

  接着,周其听到一阵密密麻麻的怒吼从手术桌的位置上迅速扩散开来,充满了整个房间。

  禁制解除了。

  接着,周其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头上全身都被什么摸过一样,有些是轻微的抚摸,而有些却很用力,还有一些试图抓进他的肉里,同时,他感觉自己的喉咙位置再次被卡住,自己的心脏位置像是有一个什么尖锐的东西企图刺穿。

  “别犹豫了,全部干吧,这根本没法分辨。”纯阳站在一边大吼道。

  说着纯阳正准备点燃手中的两道红符。

  但是他的打火机刚打着火,火焰还没有抵拢符文,一只冰冷的手掌搭在了他拿打火机的手上。

  “哈……”

  纯阳感觉耳边一股寒冷至极的阴寒气息袭来,同时手中的打火机的火焰被瞬间熄灭了,然后他感觉到头顶被什么东西抓着,整个身体被慢慢提了起来。

  “兄弟,搭把手。”纯阳大喊道。

  周其见状,从地上一个滑铲样的姿势来到纯阳身边,跳起一刀砍向他头顶上方的位置,纯阳落了下来。

  “别磨蹭了,赶紧的,桌子里放出来的越来越多了,一会儿更没有机会了。”伊红举着自己通灵镜片说道。

  “我也想啊,可是我这打火机点不燃啊。”纯阳吼道。

  “你来点,我掩护。”周其说道。

  说着在纯阳的四周举着菜刀胡乱砍起来。

  这样做攻击效果不大,但是防守还是有一点效果的。

  纯阳趁机点燃自己手里的三个红符,将它们扔向房间半空。

  一时间,房间里胡乱的嘶吼声,搅动的猩红粘稠流动的液体,以及这红符燃烧发出的光芒和从火光中飞出的印章相互碰撞,整个房间像是在下起一场血雨一般。

  周其看到无数张狰狞的面孔和带血的爪子飞向自己,但刚一靠近便被一个个飞来的印章打散。

  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半分钟,周其感觉这是他人生有史以来最漫长的半分钟。

  之后随着火光慢慢小了下去,嘶吼的声音也小了下去。

  伊红将自己的通灵镜片和发光的东西收起来,整个房间的猩红色慢慢变淡,空气也开始恢复成正常状态。

  慢慢的,房间开始恢复正常,周其再看向桌子时,上面的密密麻麻的名字居然几乎都不见了,但是,在桌子中间的位置上,留下了三个字:井都桥。

  之前被其他的文字盖着,没有太看出来,但是此时周其看到,这三个字呈现猩红色,像是用血写上去的一样。

  这让周其想到昨晚在楼上的手术室里看到的安倩的名字,也是用同样的方式写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糟了。”周其想到,他是多少见识过安倩的厉害的,估计不是几个符文可以解决的。

  “这什么意思?”周其看着三个字问道。

  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因为这时,外面的走廊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周其注意听,发现和昨晚听到的脚步声并不一样。

  “它来了。”纯阳说道,似乎是早有预料一样。

  然后,手术室的门开了,进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一样的东西,周其一时分不清这是人是鬼,但是他记得这张脸。

  因为这张脸周其在楼上的门中的镜中看到过。

  “他就是为安倩做手术的医生?”

  周其在脑中刚想到,他们的手电一下就全熄灭了。

  “嗷嗷!糟糕!”周其心里想,他是最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人。

  果然很快的,他便听到纯阳一阵痛苦的喊声,周其还没反应过来,伊红的喊声又传来了。

  周其连退几步,但是无济于事,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又被一只力大无比的冰冷的手直接举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同时感觉有一把尖刀正向着自己的心脏刺进去。

  但是刚进行到一半时,周其听到了一阵对抗的声音。

  “你没事吧。”

  周其听出来了,这是王鸿麟的声音。

  “两位姐姐说,她们对付不了他,让你们快走。”王鸿麟说道。

  周其强忍着痛站起来,眼前一片漆黑,吼道:“都活着吗?”

  “没死。”伊红和纯阳几乎同时回道。

  “喵……”

  接着周其听到了猫叫声,他带着伊红和纯阳跟着咪咪的叫声慢慢摸黑朝着手术室门外走去,刚到门口打开门,便听到走廊前方的楼梯间里,再一次响起了脚步声。

  “我擦勒!”

  三人几乎异口同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