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我自横刀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2513 2020.10.05 15:05

  原本就不是很明亮的餐厅变得彻底昏暗下来,只有一米之内大概能看清人影的晃动。

  周其看到道长快步上前,同时感觉到身后一股凉意快速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周其立马抽出包中的菜刀准备砍向中山装的男人,不料却被挡了下来,细看时,挡住他的不是别人,而正是道长。

  道长的手碰了一下菜刀,心下惊疑,小声说道:“他是被附身了,慎重。”

  接着周其看着道长挡在自己身前,从包中掏出什么东西,一顿操作。

  然后周其看到道长追着一个黑影出门而去。

  他俩消失后,餐厅的灯立马亮了起来,周其看到中山装的男人昏倒在地。

  由于周其他们闹出的动静,灯亮时,所有人都看着他们的位置,和倒在地上的中山装男人,还有很多人在拍照和拍视频。

  陈姗看着此时的周其更是目瞪口呆,因为他正举着自己的菜刀,在半空中还没来得及放下。

  周其见势不对,快速收起自己的菜刀。

  这时所有人都看着周其和躺在地上的中山装男人,周其已经看到有人在拨电话了。

  “别报警,这是误会。”

  周其说完看向陈姗,眨了眨眼,陈姗先是呆了一下,接着会意,也补充道:“大家别报警,我们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那他怎么倒在地上的。”一个胖子指着地上的中山装男人说道。

  “是啊,哪有吃饭带着菜刀来的。”

  “我看多半就是他,看着别人穿着定制的中山装,以为是了不起的人物就起了歹意。”

  ……

  周其说完一句别报警之后,便暂时没有理会围观人群,而是用手探了探中山装男人的脉搏。

  ”活着。”

  周其松了口气。

  “他没事,一会儿就会醒的,拿点水来。”

  周其其实并不知道附身后该怎么办,只是他看的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先喝水。

  服务员端来水,周其帮忙喂了一点,几秒之后,果然醒了。

  中山装男人醒来,看着围观的人群,再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开始大骂。

  “你们TM搞啥子哦,说好的二十分钟五十块钱的嘛,现在这啥子地方,天斗黑了,我还要赶回去,车费你们出哈。”

  这一口川渝方言说得在场的人一愣一愣的,周其更是莫不着头脑,只好问道:“大哥,你知不知道怎么来的这儿?”

  “嘿,不是你们你们拉来的,难不成我自己跑来的麦,搞笑索,完没得,完了结钱我要回去了,婆娘还待屋头的,一哈回去又要吵架了。”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更加搞不懂了,他明明一个人进来的,但说成别人拉他来的。

  只有周其知道怎么回事,他是故意这样问的,为自己洗脱嫌疑,因为不止一人看到他是一个人进来的。

  “怕不是个精神病吧?”

  说话的还是那个胖子。

  “哎,你说哪个精神病,你全家怕都是精神病了。”

  周其眼看吵起来,他先安抚了一下两边的火气,继续问道:“大哥,我们不骗你,我们都看见你是一个人走进来的,不行你问问他们。”

  周其说着指了一下在场围观的人。

  中山装男人抬头看了一圈围观的人,发现好几人都纷纷点头。

  “嘿,孤儿怪事哎,我不是在影视城搞改造麦,你们说差个啥子群众演员,就让我去,说的二十分钟五十块的嘛,咋个,现在是不认账索,天都黑了,按你们二十分钟五十块,到这个点差不多三百块,啷个说,真想赖账麦。”

  他刚说完,周其没想到门口警/察进来了。

  还是有人报了警。

  一看警察过来,中山装男人更加来气了,说自己当群演不给钱,要他们主持公道正义。

  经过警察的了解,中山装的男人原本是在影视城搞改造,穿中山装只是在扮演临时演员,警察问他怎么会来这里,他自己说不清楚。

  结果在在场所有人的证明下,证明不是周其拿着菜刀绑架胁迫对方,并表示不认识周其就让他走了。

  “MMP,几个小时白搞了,多谢警察同志哈。”

  中山装男人走后,警/察问周其:

  “你拿着菜刀干嘛?”

  “我出来吃饭,顺便找个磨刀的师傅磨下刀。”

  “真的?”一个警/察眯着眼,盯着周其有些怀疑的问道。

  “真的,不信你问她。”周其说着指向陈姗。

  陈姗轻轻点了点头。

  ……

  警/察和中山装男人走后,周其也没了继续吃饭的兴致,示意陈姗离开,结账的时候,周其本来还准备抢着买一下单,但看到价格的时候默默的让陈姗付了钱。

  1450块,虽然不是很多,但他本没什么钱,加上现在失业,更穷了,另外他的生命值也在增加,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每一分钱他都得计算着来。

  “我以后再请你。”周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陈姗倒是没太在意。

  结账出来,停车场位置,周其听到一声车解锁的声音,看去时,发现是一辆红色的奔驰。

  “走吧,我送你。”陈姗说道。

  周其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先走,我还有点事。”

  “这么晚了,你还有什么事儿,你不会还要去找磨刀的师傅吧?”陈姗开起玩笑。

  周其自然明白刚才找师傅磨刀这个理由是骗不过陈姗的,不过她既然没问,自己也不必过多解释,即便是问了,自己也会用磨刀硬拗到底的。

  陈姗眼看周其没有要送的意思,也就不再坚持:“下次再约,记得下次你请客。”

  送走陈姗,周其转向去灵云观的方向,他想去找道长好好聊聊。

  刚走两步,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伊红打来的,按下接听键,还没拿到耳边,就能听见电话那头的喊叫。

  “……没事吧,网上到处都是关于你举着菜刀的照片和视频……”

  “你还好意思说啊,是谁非得让我把菜刀带出来的。”

  “呵……你没死啊,吓死我了,你应该感谢我,你要是不带菜刀,人家早就可能下手了。”

  尽管伊红说的话毫无道理,中山装男人是在道长进来准备下手时才扑向的自己,但是周其也不能否认,在之后也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

  “好了,今晚,会晚一点回来。”

  “留下过……”

  伊红还没说完,周其直接按挂了电话。

  他直接朝着灵云观走去。

  晚上的灵云观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豪华气派,但是此刻人已经很少,除了门口还有些许大爷大妈在跳着广场舞,几乎看不到年轻人。

  年轻人大晚上也不来道观,大周末的,忙着呢,谁会来这种需要清心寡欲的地方。

  周其站在大门外看了一眼,继续向内走去,刚到门口,就被一位年轻的道长拦住。

  “我们马上关门了,明天再来吧。”

  “我找人。”

  “找谁?”年轻道长问。

  周其向他描述了一下几天前自己买符的经过,年轻道长随即明白过来。

  “哦,你说的是纯阳道长啊,他还没有回来呢。”

  “纯……纯阳道长,那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不知道,如果没什么急事,就请明天再来吧,或者不介意的话我帮你转告也可以。”

  周其笑笑,告辞转身出来,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穿着道士服装,低着头,走路有些歪歪斜斜的道士向他走来。

  灯光昏暗,有些看不清脸。

  渐渐走近仔细一看外型,才发现是纯阳道长。

  “纯阳道长,纯阳道长?”

  周其连续叫了两声,道长都没有答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