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迷雾救援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3603 2020.09.29 10:07

  周其跟在咪咪后面,感觉自己正在转一个圈。

  而远处的那些哭声笑声也正在向他靠近。

  雾气越来越浓,咪咪即使走在前面不远,周其的视线也看得不是很清楚。

  “咪咪,慢一点。”

  猫并没有理会周其,自顾自的向前走,周其只得在后面艰难跟上。

  走了大概七八十米之后,周其再次感觉到四周围着什么东西,因为此刻不仅是他听到笑声哭声围着他,而且他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阴冷气流从四周围过来。

  这种阴冷的层度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来得强烈。

  “咪咪……”

  周其继续呼唤,尽量跟上。

  但猫的身影已经有点模糊,周其喘着气想要快跑两步上前跟上猫,突然一道雾气出现在他和猫中间,将他们彻底间隔了。

  猫消失了。

  “卧槽,咪咪,咪咪……”

  猫没有回应,也没有回来。

  周其再一次迷路了。

  他想了想,还是回到原地等救援比较好,于是只好凭着自己的记忆又开始往回走。

  经过两次经验,他已经知道自己一个人是不太可能走出去了。

  但往回的路也不容易,他走了两步又被彻底拖住了,这次并不是一只手,而是有无数双手朝着各个方向向他伸过来。

  “尼玛,啊啊啊啊……”

  周其开始挣脱,他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开始嵌入自己的肉里面,并且试图开始撕扯他的血肉。

  “啊……”

  疼痛让他发出痛苦的叫声,同时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他抱着画册疯狂砸向那些手,同时将那一团团的雾气彻底搅乱,并用手中的画册对着雾气一阵乱打,才勉强脱身逃走。

  他加紧步伐,在前面走,同时也能清晰的听到,后面大面积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周其只管盯着脚下,尽量按照原来的道路返回。

  没走多远,他便又撞上了一个什么东西。

  此时他低着头,发现前面是空的,并没有什么东西。

  接着抬头一看,一个有着半截身子的披头散发的东西悬停在他的身前,头发遮着脸,但是露出一双完全浑浊的眼睛。

  周其全身开始颤抖,并试图不动声色的绕过对方。

  但是,随着他的移动,对方也开始动起来。

  正当周其准备开始跑时,对方突然向他的身上扑来。

  “尼玛,什么鬼啊!”

  周其此刻已经不管什么方向了,只管一个劲儿的往前跑,跑了至少几百米之后,才停下来喘口气时,接着他心中一乐,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树桩的位置。

  “尼玛这也太狗屎了。”

  他紧急回头看了一眼,想确认那东西是否有追上来,结果发现那东西就停留在不远处,看着他,没有向前一步。

  “这不对啊!”周其看着这奇特的一幕想到。

  他再看了看周围的雾气,发现就连之前争相往前的雾气也只是跃跃欲试,没有再靠过来。

  紧接着,一阵像人踩在干枯枝叶上的声音响起。

  “喳喳喳喳……”

  周其转头看着地面,发现那些之前散落在地面被盖住的骷髅纷纷从地下冒出来。

  不仅如此,骷髅还越来越多,越来越多,都不仅是被树叶盖住的,很多从底下冒出来,渐渐都堆成了小山。

  周其连连后退,他再回头看时,反响后面跟着他的东西已经消失不见。

  “尼玛,难道是大BOSS?”

  此刻周其心里虚得很,因为此时他啥武器都没有,就剩个手电和画册。

  他用手电照射了一下面前的那堆骷髅,发现还在不停的往外冒,同时看到那堆骷髅的中间位置开始冒出一个满头黑发的头顶。

  周其盯着那个头顶,一点点的往上冒。

  直到整个头部冒出来,才看清那并不是一个骷髅,而更像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干尸。

  就那样直立立的往上冒,周其打着手电盯着,都忘了自己该干什么。

  正当他欲看清对方时,他发现,那具干尸突然睁开了眼睛。

  “卧槽……”

  这下他终于反应过来他要干嘛了,转身拔腿就跑,但不料刚转过身,又有一个什么东西就跳到了他怀里。

  “啊……”

  他双手胡乱的抓着,险些晕过去,直到他听到叫声时,才稍微松了口气。

  “喵……”

  那跳到他怀里的东西是咪咪。

  接着他看见拿着菜刀的伊红站在面前,旁边站着另外三人。

  “你们他妈终于来了,你们也跑得太快了,都不等老子,赶紧的,带路,离开这个鬼地方。”

  伊红没有理会周其的抱怨,而是紧紧的看着他的后面,说道:“怕是没那么容易离开了。”

  周其都不敢回头看,快步走到那三人的后面才回过头来。

  他用手电照了照从那堆骷髅上冒出来的干尸,发现她已经完全走出来,并站在原地,与他们形成对峙。

  “愣住干嘛,赶紧走啊。”周其小声说道。

  伊红没有动,她用手电扫了扫对面,发现和眼前看到的干尸一样的,后面还有很多个。

  “这不像是普通的,你觉不觉得这像是一种祭祀。”

  周其现在还那管你什么祭祀,“祭祀你妹啊,赶紧走吧,待会儿全部过来可就没机会了。”

  这句话刚说完,周其便看到对方朝着他们走过来。

  “快走,不管听到什么,只管往前,不要回头。”三人中年轻妈妈语气冷冷的说道。

  周其和伊红对视一眼。

  “那你们怎么办,要不我们还是留下帮忙吧。”

  “赶紧走,你们帮不了忙的,目前我们还没事。”

  这次说话的是小孩。

  “要不菜刀你们拿着,这好像不是普通的菜刀。”

  伊红说着将菜刀递到他们面前,他们反而往旁边闪了一下。

  伊红见状,只好缩回来。

  “你们自己留着,回去路上你们用得上,快走,记住不要回头。”年轻妈妈催促道。

  “咪咪。”

  伊红喊了一声,猫便从周其怀里跳到地上,开始在前面带路。

  他们跟着猫没走两步,后面便开始响起诡异的叫声,像是呻吟,但比呻吟来得更细更长,就像两根无限长的金属丝线在摩擦着。

  他们记得年轻妈妈说过的话,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看。

  “他们没事吧?”

  周其问道,他刚才虽然已经有些吓尿了,但还是有些担心,不管咋说,尽管之前他对他们还很怀疑,但看到他们现在居然不顾危险前来救自己,就算不是同类又如何。

  “不知道。”

  伊红回答,她也是真不知道,不过她之前看到老妇能让他们来,多少还是有点把握的。

  “啊……”

  后面传来小孩的呼喊。

  周其是真的想回头看一眼,但想到嘱托终于还是忍住了。

  “快走吧,他们都说了我们留下来也没用。”伊红见周其有些犹豫。

  此时半道上还时不时冒出一些雾状的手,伊红举着菜刀,见招拆招,手起刀落。

  他们很快便看到了房屋。

  老妇站在外面看着他们,说道:“快进屋。”

  “可是他们……”

  “你们不用管,你们帮不上。”

  周其和伊红只好快速进屋。

  进屋之后没多久,老妇和另外三人也出现在了门口。

  周其看到他们脸上手上出现了许多伤痕,但是都没有流血,只是一道道伤痕。

  “关门。”

  老妇吼道。

  周其和伊红迅速上前关上堂屋的大门。

  接着外面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吼声,并不断的往门上扑打。

  “都退后。”

  老妇说道。

  接着房屋的四周都开始传来扑打的声音。

  “他们不会进来吧?”周其担心的问道。

  “一时半会儿还不会,不过时间长了就说不定了。”

  老妇说着将一把钥匙和一封信交到了周其手中。

  “里面左边有一道门,门里有个通道,通道尽头还有一道门,你把这把钥匙插进去便会打开,你们快走。”

  周其看着钥匙的形状,外型似火,一下就知道这就是他任务需要寻找的那把火形钥匙。

  “然后呢?门进去是什么?”

  周其问道。

  老妇没有理会,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她端起堂屋里的一根点燃的蜡烛将搭建灵堂用的白色纸花点燃。

  “你干嘛,这样我们都得死在这。”

  伊红对着老妇说道。

  “快走,你们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这里是被诅咒的地方。”

  “你们不走吗?”

  周其对着他们四人说道。

  此时除了老妇以外的三人都转过头来,看着周其。

  周其感觉自己的视线突然闪了一下,闪烁之间,他看到面前的是三具骷髅。

  他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相信你们也已经早已察觉,其实你们砍杉树时遇到的就是我们。”

  “那天你听到的哭声就是我,你确实把我弄疼了。”小孩对着周其说道。

  “你们砍倒了杉树,解救了我们,但同时也放出了外面的这些东西,那是一道双重的禁制。”

  周其听着怎么有点绕,问道:“不是你们让我们砍的吗?”

  此时堂屋里火光开始大起来。

  “是,因为只有那棵杉树才能镇得住他,也就是被埋进井里的那个,事实上他并不是什么我的老伴儿,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在这里烧了六年的纸钱,六年前也曾来过一个路过的人,他说只要我一直烧纸,保证火盆里的纸钱一直燃烧,便会什么事都没有,直到等到有人来能帮忙砍倒杉树并打造棺材。”

  听到六年前,周其神经一下敏感起来,那是他父亲失踪的时间点。

  “你说的那个人是谁?长什么样子。”周其有些期待的问道。

  “不知道是谁,长相也已经记不清了,他说他只是路过,很快就离开了,他只教了我方法,并给了一封信,就是你手里的那封,并让我交给下一个进来能一起打造棺材的人。”

  “那他是不是有大约一米七的样子,样子偏瘦,中分发型,和我有几分神似?”

  “我都说了我记不清了。”老妇答道。

  伊红听着周其的询问,倒是好奇起来,“你认识那人?”

  “那可能是我爸。”

  此时堂屋的火势已经完全烧起来,顶上的房梁都开始往下掉,不赶紧离开看来是不行了。

  伊红见状拉着周其就往通道的方向走去。

  周其还想要问更多的信息,但明显来不及了,走之前,他问了老妇最后一个问题:“你和他们是不是一……”周其说时指着旁边的三位。

  老妇笑笑,说道:“你那把菜刀是把不错的菜刀,就是道行还浅了一些。”

  周其了然,知道之前自己举着菜刀靠近时她不怕了。

  接着伊红拉着周其开了后面的门,走过通道,果然看见一道门,周其将那把火形钥匙插进钥匙孔。

  “咔嚓。”

  门开了,接着是一阵极其强烈的光,等两人再次睁开眼时,发现已经在周其父亲周泰儒的书房中了。

  而那把火形钥匙,就攥在周其的右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