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这是病吗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2386 2020.10.03 14:17

  周其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然后慢慢站起来再次确认了一翻。

  没有错,睡衣男孩就是在抱着一具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尸体睡觉。

  震惊过后,周其想到任务要求是查明真相。

  “这怎么查?难道直接上去问?”

  从之前睡衣男孩的表现,周其判断他对自己夜晚出来的一些列动作,一无所知。

  周其猜测,昨晚出现的黑衣男孩和此时躺在床上的黑衣男孩尸体是同一个。

  他仔细检查了睡衣男孩的房间,没有发现黑衣男孩的踪影。

  “奇怪,去哪儿了?”

  此时天色越来越明。

  再过不久,任务限定的时间就会到了。

  “怎么搞?”周其一时想不出法子。

  但就在此时,房子里有了响动,睡衣男孩的房间门被打开。

  接着灯被打开。

  然后走近睡衣男孩的床边,接着。

  “啊……”

  一声快要突破天际的叫声从里面传来,进房间的人是睡衣男孩母亲的,接着又有几个人围了过来,周其见势退到外面大马路上,他怕自己被发现。

  周其在大马路上将自己的菜刀藏好,他看了看天色,已经泛起鱼肚白。

  “看来任务真的要失败了。”

  周其想着,一时没了主意,他不知道如果任务失败,将会有什么后果,自己会不会回不到之前的地方,还是会一直在这里生活或者即刻就会死亡,这些都是他无法预测的。

  随着睡衣男孩妈妈的尖叫,房子里所有人都被惊醒,接着便看到睡衣男孩的父亲跑出了房子,往另一户人家跑去。

  路过周其身边的时候,对着周其看了两眼,但没有过多停留。

  周其此时看了看这里的环境,门口的大马路连通两头远方,刚才看他估计也以为他是路过的。

  过了一会儿,睡衣男孩的父亲领着一对年轻的夫妇模样的人进了自家的房门,然后睡衣男孩的父亲又出门去,一段时间之后,再领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进屋。

  周其站在外面假装整理自己的背包,此刻门口开始有围观的村民,渐渐的越来越多,周其站在远处看着,里面开始出现了争吵,周其看到之前进去的一对夫妇抱着黑衣男孩的尸体出了大门来到院落。

  “哎呀,这造的什么孽啊!”

  “怎么会干出这种缺德事啊,都已经下葬了,还要将人家挖出来。”

  “对啊,人家不小心淹死已经够可怜了。”

  ……

  外面围观的村民议论纷纷,周其听到大概的信息,大意是黑衣男孩是失足落水不幸淹死的。

  “你说这是不是中了什么邪,玩儿得再好也不至于去把人家挖出来吧,况且还是个孩子,真够邪门儿的。”

  “看吧,不是请了老先生来吗?”

  此时睡衣男孩的父母也拉着睡衣男孩出来了,站在门口,男孩开始时的表情还是受到极度惊吓的样子,但是接着便开始嗷嗷大哭起来。

  而他的父母只一个劲儿的道歉,并不断的质问小孩,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小孩在回答了一声不知道后,便开始一个劲的哭。

  此时男孩父亲请来的那位老先生发话了:“这几天他可有什么异常?特别是在鸿麟去世之后。”

  鸿麟就是王鸿麟,昨晚周其看到的墓碑上的名字。

  “没有……哦,对了,最近晚上他经常出来游荡,半夜三更的时候,每次我们找到他问他在干什么,他又说不知道,昨晚还有一次。”

  “对对对,昨晚我起来看他不在房里,就和他爸一起找他,结果也是在鸿麟的坟前找到的。”孩子的母亲补充道。

  “那你有看见他在干什么吗?”先生问道。

  睡衣男孩的父母亲都摇了摇头,然后父亲问道:“会不会是他们说的夜游症啊。”

  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

  “夜游症?”周其也小声念叨,他当然知道不是,但是他总不能告诉对方说,你儿子被鬼要求挖自己的尸体玩儿吧。

  不过男孩父亲此话一出,现场的村民都开始吵闹起来,这时周其又重新蹲在地上。

  因为他听到了背包里的打字机的声音。

  “糟糕,时间到了。”

  周其将背包打开,拿出画册,上面果然出现了文字。

  “此次任务失败,触发支线任务——怨灵小孩。

  任务要求:获取小孩怨灵的好感,同时带走他。

  任务惩罚:此次任务为‘幼灵’的补救任务,如果失败,将接受惩罚性的处罚,生命值减少6%。

  任务时限:明日凌晨3点之前。”

  然后周其看向最后的进度条,生命值显示14.58%。

  “还好还好。”周其想着,这处罚比他想的要轻不少,“可能是原本任务奖励就不高的缘故,如果是原本奖励高的任务失败可能生命值就是负了……”

  周其不敢继续往下想。

  此时他重新站起来,看了看那群人。

  抱着尸体的黑衣男孩的父母还在一个劲儿的问睡衣男孩,为何要这样做,旁人也不敢劝阻,任谁都认为这样的做法实在过分了。

  睡衣男孩早就停止了哭泣,畏畏缩缩的站在父亲的脚边,拉着父亲的裤子。

  好半天,睡衣男孩终于开口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男孩的父亲也有些发怒了。

  但是睡衣男孩没有理会自己的父亲,继续说道:“那天游泳我就是腿抽筋在水里打滚,我就按了他一下,谁知道他就上不来了。”

  众人听到这句,都有些似懂非懂,最激动的是抱着黑衣男孩尸体的父母:“你在说什么,说清楚。”

  男孩继续说着,断断续续,周其注意听着。

  “我不是故意的,我腿抽筋了,我没想按他,我当时就是慌了……”

  周其心里想说:“我靠,你早点说不好吗,都过八点了……”

  不过周其听完之后,算是明白了事情大概,大意就是两小孩下河游泳,睡衣小孩大概脚抽筋,然后黑衣男孩过去看情况,结果睡衣男孩不小心按住了黑衣男孩呛水导致黑衣男孩淹死了。

  “至于为啥要挖尸体,恐怕要晚上问问那位本尊了。”周其看着怀里的尸体,想着。

  由于吵闹的很凶得缘故,看热闹的村民和路过的人越来越多。

  为了让事情不至于闹大,老先生宣布:

  “不管怎样,先下葬再说吧。”

  所有围观的人都说是。

  周其昨晚是和睡衣男孩接触过的,他不能确定对方是否能认出自己,所以即便围观的人很多,他还是有意避让。

  但眼看黑衣男孩马上下葬,而他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取得对方的好感并带走,虽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带走,但是他还是大着胆子上去看了看。

  尸体满身黑衣上全是泥土,脸上也是,睡衣男孩看周其上前,两眼对着他看了看。

  周其心里打鼓,要是被认出来,说不定围观的人还以为这坟是他挖的。

  好在睡衣男孩看了周其几眼之后,也没有后续动作,周其看那眼神,观察到看他的和看围观的陌生人的没什么区别。

  他终于放下心来。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晚上,和面前的黑衣男孩好好聊聊。

  

举报

作者感言

栏杆生锈

栏杆生锈

求个票,求个收藏。

2020-10-03 14: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