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血迹沙发(求推荐票)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2196 2020.10.11 19:48

  但周其还是用最后一点力气,转动了门把手。

  只是,门并没有打开,还是死死的关着。

  周其心想开门看来不会那么容易了,于是彻底放弃了开门的想法,改为专心缠斗,有了上次和纯阳一起斗瞎子鬼的经验,这回他直接用菜刀砍向脚下的位置,手电也换到手上,他用灯光照了照,只看见地板上被自己砍出一个坑。

  拖拽的力量消失了。

  但是在他的左手边,余光看见纸张人立在一米开外,正盯着他。

  周其迅速爬起来,用菜刀砍过去,但是纸张人轻飘飘的向后移动避开了。

  “砰……砰……”

  接着周其听到两声响动从后面传来,然后感觉整个身子被拖拽着向后倒去,倒下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刚好倒在了那张单人黑色皮沙发上。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被死死的限定在了沙发上,几乎不能动弹,同时背后开始传来刺痛,像是很多根尖锐的钢筋在对着自己的腰部脊柱胸腔心脏同时刺穿过来。

  周其很快听到了自己衣服被刺穿的噗噗声,然后感觉到第一根尖锐物体的冰凉温度。

  “啊……”

  周其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要往前挣脱,但背部刚离开靠背就又被重重的拉了回去,这次直接怼在尖锐物体上,疼痛钻心。

  手中的手电因为疼痛条件反射般的松开,直接滑落到地上,同时,他也用最后的理智让另一只手中的菜刀死死握着。

  周其穷尽最后的理智思考着。

  最后他大声的喊出了两个字:安倩。

  这是任务提示中他觉得唯一可能有用的东西,加上刚才自己喊出这个名字时产生的反应,这个名字一定有更多的含义。

  安倩两个字的回音在屋内回荡,他看到前面纸张人确实开始向后移动,像是很畏惧的样子,全身束缚的力道也一下小了很多。

  抓准时机,周其努力挣扎着站起来,同时嘴里还在不停的喊着安倩。

  但是随着喊出次数的越多,纸张人并没有再后退,而是再一次的向他靠近。

  “看来他们怕安倩,但是喊多了也成假把式了。”周其想着,立马趁机掏出一个黄色符文,再掏出打火机,点燃,抛向空中,学着上次纯阳的方法。

  这是他昨天买符的时候问的纯阳,纯阳说照着上次他的表演弄就OK了。

  周其依样画葫芦,随着燃烧的符文飞向半空,房间几乎整个被短暂照亮。

  后面的黑色单人皮沙发开始在地板上撞击,纸张人也几乎在瞬间打散,纸张开始自由翻飞飘落,同时伴有“呜呜呜”如狗在发怒的声音。

  “这么厉害?!”周其对符的威力产生了新的认识。

  上次周其没怎么看清,这次他很直观的看到了黄符被点燃之后的威力。

  “难道是因为火光?还是别的什么?”

  周其不明白这符为啥这么厉害,他想着下次好好问问纯阳。

  随着纸张人的解体,沙发也静止在了原地,接着火光开始弱下去,周其拿起掉在地上的手电筒。

  弯腰的瞬间。

  “哐当。”

  门开了。

  他用手电照了照沙发,沙发终于待着不动了。

  但是接着他又发现,整个房间出现了极大的变化,他用手电环视了一圈。

  发现房间里狼藉不堪,并不像之前进来看到的那样干净整洁。

  现在看时,书架上全都落满了灰,还结了不少的蜘蛛网,地板也是坑坑洼洼,灰尘满地,客厅的沙发上几乎被灰染成了灰白色,像是好久好久没有住人的样子。

  周其看着眼前变化的景象。

  “难道刚才都是幻象?”他转过身看了看纸张人的方向。

  发现纸张落满地,并且纸张上面并没有灰尘,就像是刚刚散落的一般。

  “并不是幻象。”

  周其继续返回书房查看,发现里面和刚才的布局差不多,只是落满了灰尘,看上去唯一动过的地方就是刚才他自己动的地方。

  电脑上也落满了灰,他将相片重新拿起来看,上面也沾满了灰,他用嘴将表面的灰吹掉,同时用衣袖擦了擦,相框上的画面和刚才看到的并无二致。

  依然是三个穿着学士服的学生,两个穿着粉色的花边,一个穿着白色的花边。

  “也就是说两个文科,一个学医。”

  “看起来这里的两位学文,那这个学医的是谁,他们为何都如此惧怕安倩这个名字?”

  周其将照片中的三人印在脑海,将照片放回原位,返回客厅,将那些散落的纸张全部捡起来,发现每一页的上面都有字。

  他根据刚才的读到安倩的那一页,猜测:“这应该就是支线任务一中未完成的小说了。”

  他将全部的纸张统统捡起来,一张不落,放进自己的包里。

  临走前,周其用手电照了照那张被自己砍了一道大口子的黑色单人皮沙发,发现上面还印着自己的血迹,他走近发现,自己那少量的血迹没有覆盖的地方,还有大面积的已经干掉的血迹。

  他看着那血迹,再看了看靠背上的那些孔洞,感觉自己背部的肌肉瞬间一紧。

  周其立马带着小说的手稿,快速逃离现场。

  ……

  回到家中,周其看到伊红依旧躺在沙发上,他上去将毛毯盖了盖,然后回到自己屋。

  他将稿子全部拿出来,上面并没有打印页码,顺序已经全部凌乱,他必须在一天的时间内完成全部的顺序整理,并在小说的内容中提炼有用的线索。

  好在小说的纸张并不太多,看上去小说刚写没多少就中断了。

  周其先将断句明显能衔接上的快速对上,然后根据前后文再将剩下不多的插入其中,最后剩下两张。

  一张上面写着:《完美爱人》。

  另一张上面是两个名字,这两个名字周其记得同样出现在房间里的照片中:万广禄、皮格。

  周其接着开始阅读小说,小说的内容是从初中开始的,讲了安倩和一个男生的爱情故事,除了知道男生的名字叫毛景之外,周其实在是从这残缺的手稿中提炼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结合支线任务五中提到的地点,云城艺术学院,这是一所二本类艺术院校,但是在小说中,安倩和毛景都还没有高中毕业,便戛然而止了。

  周其现在还想不清这几个支线任务之间的联系。

  他将所有有用的东西都在心里记下来,将稿子装进包里。

  然后拿出家中药箱,去往卫生间将背上的伤口简单处理了一下。

  好在没有很严重,全是皮外伤。

  回到卧室,躺在床上,一会儿便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