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白大褂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2028 2020.10.13 14:19

  “所以你就是熊锦坤?”

  周其看着照片中白色花边的人想到。

  他将照片放回抽屉中,出了313号房间的门。

  “所以支线任务一和这个支线任务二就连接了起来。”

  “那309号房中还有什么?”

  周其一时猜不到。

  他慢慢的朝着309号房靠近,刚走到311房门口时,他发现门边的标示牌不一样了。

  上面有名字,还有主治医生。

  这明显是病人的房间。

  继续往前,还是一样,直到他站在309房间的门口。

  周其看着牌子。

  姓名:毛景。

  主治医生:熊锦坤。

  “毛景……”

  周其默念这个名字,他记得,这是他在那部未完成的小说中读到的名字,也就是提示第五条,“安倩”的男朋友。

  周其做好准备,将菜刀和符都拿在手中,开门进去。

  里面的陈设异常简单,一张靠里的单人病床,病床旁边立着两个柜子,周其走过去,拉开抽屉,全是空的,他转头四周看了一圈。

  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没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任务名字叫309病房?”

  “难道就是让我知道毛景的主治医生是熊锦坤?”

  正当周其思考其中的连接时,外面走廊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周其一下紧张起来,他将手电筒关闭,让自己陷入黑暗当中,静静的听着走廊的动静。

  接着是脚步声。

  并且在向他这边靠近。

  周其紧紧握着菜刀,盯着门口的方向。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周其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突然,脚步声停止了,然后是开门的声音,然后脚步声又响起来,像是进入了一个房间。

  周其摸着黑慢慢朝门口移动,刚走两步,那脚步声再次在走廊上响起来,并向着他的方向走过来。

  周其只好重新慢慢的退回到角落里,两眼注视着门口。

  脚步声慢慢靠近,直到停止在他的门外。

  周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但是门口却并没有接下来的动作,没有离开也没有开门。

  “我去,什么意思?”

  周其不敢轻举妄动,他只能静静的待着,虽然他还有几个符在身上,但是没弄清对方是什么之前,他一刻也不敢动,按照伊红的描述,厉鬼很厉害,如果走廊上就是那只厉鬼,即使全部符都用上,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占上风。

  静止了一会儿之后,走廊又传来了开门声,但是并不是周其的房门,而是刚才开门的地方。

  “这声音难道是上来的楼梯通道门?”

  周其想着,“如果是这样,外面可就不止一个了。”

  周其手中的符越捏越紧,后来的声音也开始朝这边走来。

  但是门口的声音却没有开门进来,而是快速的离开了。

  接着周其听到追逐的脚步声。

  “什么意思?”

  然后外面的脚步声一片嘈杂,像是在打架一般,接着又只剩下一个声音,并慢慢朝着他这边走过来,最终又停止在了他的门口。

  “尼玛,有完没完,有种进来。”

  周其心中既害怕又迷惑,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干嘛。

  然后,他真的听到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这下周其的想法变成了:你TM 别进来啊。

  接着,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居然真的停止了。

  脚步声再次响起,并渐渐远去,周其再次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从声音距离判断,大概就是楼梯间的门。

  “走了?”

  他在原地待了大概五分钟,外面没有动静之后,他又重新打开了手电,慢慢朝着门口靠近。

  他并不急着开门,而是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

  外面没有任何动静。

  他这才大着胆子慢慢转动门把手,先是开了一个缝,他沿着亮光看出去。

  “卧槽。”

  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谁!”

  周其魂都差点吓没了。

  外面没有回应。

  周其将自己的菜刀准备好,再次将门打开。

  同时菜刀一刀砍下去。

  还没落到实处,他便停止了。

  因为他发现外面站着的根本不是什么人,而是一件白大褂被挂在了门上,晃眼一看就像是一个人穿着白大褂站在门外一样。

  周其看向袖子时,上面有一摊墨渍。

  “院子门口的白大褂?”

  “它怎么上来的?”

  周其越发好奇起来,他将白大褂翻动几下,发现上面居然有字,在胸口的位置。

  仔细看时,是一个名字:熊锦坤。

  再将它翻过来,他看到了背面上有一大滩污渍和好几个破洞。

  “等等,这污渍颜色不对。”

  周其立马发现异常,仔细检查了一翻,发现这污渍泛红。

  “是血!”

  “我丢。”

  他再查看那几个破洞时,发现他们从背面全部对着心脏胸口脊椎和胃部。

  “尼玛……”

  周其看到了相似性,和昨晚自己坐的那把黑色沙发上穿孔的位置相似。

  接着,周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向走廊两端确认安全之后,将白大褂取下来,穿在了自己身上。

  然后用手指沿着背后的破洞,和他昨天在沙发上受的伤进行对比。

  “几乎一模一样!”

  “这手法,太娴熟了吧!”

  “简直变态啊!”

  周其将白大褂脱下来,随意丢弃到里面的病床上,来到门口查看刚才两个脚步声的去向。

  正当他观察好,准备出门时,脚步声又响起了。

  但是这一次,脚步声的位置不是来自走廊,而是来自他身后的房间里。

  周其背上的肌肉开始快速收缩,汗毛竖立,伤口又开始扯痛。

  但他没精力管。

  “什么玩意儿?”

  “刚刚明明没进来啊?”

  “难道是……白大褂!”

  “只能是它了……”

  周其的恐惧进一步加深,想到刚才自己还将它穿在身上,一时不寒而栗。

  此刻他直接将符和打火机捏在手中,随时准备点燃。

  脚步声在靠近,很慢很慢,像是很虚弱的样子。

  周其待在原地,静止不动,做好致命一击的准备。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直到他感觉像是有一只手搭在自己肩膀上。

  余光看到,是一只鼓起来的白色袖子。

  周其二话不说,转身横着一刀砍向对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