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枯木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3198 2020.09.25 13:26

  周其不敢多作停留,快速返回房间,他已经不敢睡了,全程握着菜刀,等待天亮。

  第二天一早。

  伊红走出自己的房间,看见周其坐在外间桌子旁。

  “睡得怎么样?”伊红问道。

  周其抬起头,伊红看着他那双充血的眼睛,吓了一跳。

  “你昨晚就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吗?”周其看着伊红,问道。

  “没有啊,一个晚上都风平浪静,刚开始我还在想安静得有些过分了,想着想着后来就睡着了,怎么啦?”伊红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个面包开始啃。

  周其不说话,而是伸了伸脑袋,露出脖子上的勒痕。

  “我去,怎么弄的?”

  周其示意伊红靠近点,并将昨晚上的经过讲给她听。

  伊红越听嘴巴越张大,面包拿在手里都忘了咬。

  “你说会不会是你昨天动了灵帆的缘故?”

  “不知道。”

  “不管那么多,我们尽快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鬼地方。”伊红啃着面包朝堂屋走去。

  老妇依然跪在堂屋中间烧纸,看到伊红走过去,抬起头来看着她,说道:“我和老伴生活了一辈子,现在他走了,我就想为他打造一副上好的棺材。”

  借着昨天的灵帆,伊红已然明白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打造一口棺材了。

  进屋将这个任务给周其说了后,周其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伊红,“就我们俩,打造棺材,还上好的?”

  “她是这么说的。”伊红指了指老妇。

  “你有问她钥匙的事儿吗?”

  伊红轻轻的摇了摇头,“现在不可能,我觉得我们至少要把她老伴儿入土之后才能得到有用的线索。”

  周其也站起来,昨晚的惊吓让他神情还有点恍惚,“现在怎么办,不会就用这个吧?”

  周其一直到现在还抱着那把菜刀,此时将刀举起来晃了晃。

  伊红也觉得为难之际,老妇来到门边,“工具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我老伴指定的棺材木是后山的那棵最大的杉树。”

  “有标记吗?”周其问道。

  “你们沿着那个方向,树的底部已经被我砍过几刀。”老妇说着朝房屋的后山方向指了指,老妇还交代了几句其他的事项便继续开始烧纸。

  周其走到那堆工具面前,有斧子,还有柴油的电锯,最后是一把大砍刀。

  周其提着柴油的电锯和斧子走在前面,伊红扛着大砍刀走在后面,路过灵帆时,周其抬头看了看,发现灵帆下面的四个小球均已打结,并且他观察到,中间两个小球打结的方式已经不是昨天他手动打的那样。

  “昨晚你听见有风声吗?”周其问走在后面的伊红。

  “没有啊,我不是说了吗,昨晚一点声音我都没听到。”

  周其听到这个回答,用手指了指灵帆下面的四个小球,伊红看过去,愣了一下问道:“你昨天不是只打了中间两个?”

  “是。”周其回道:“所以说这个地方很诡异,明明晚上有大风但老妇却说灵帆不打结,而经过昨晚之后现在却一个不落,还有这晚上和白天简直是两副模样,我们得赶紧在天黑之前将棺材所用的木头弄回来。”

  “就我们?”伊红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其。

  “那不然呢,反正不管怎样,我们都得在天黑之前回来。”

  说时他们已经来到了森林边缘,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景象和昨天来时又完全不同,森林中充满了雾气,加上枝繁叶茂,下面简直和夜晚没有多大差别。

  周其将电锯扛在肩上,右手提着斧子时刻提防着慢慢前行,伊红也是双手握着大砍刀,时刻注意着周围。

  大杉树离房屋的距离大概两百米,但是当他们站在杉树底部时,已经丝毫看不见房屋。

  周其抬头看了一眼杉树,和旁边的树木不同,这棵杉树已经完全干枯,外面的树皮几乎已经完全脱落,露出坚硬光滑的主干,并且最主要的是,它的顶部已经没有了,只留下主干部分,周其预估了一下,大概四米高的样子。

  按照老妇的交代,要尽可能的齐底部开始锯,为了确保不会锯错,周其看了一圈,但并没有看到老妇说的砍过的痕迹,他拿过伊红手里的砍刀将底部的枯枝败叶刨开,果然露出了几道刀痕。

  同时露出的,还有一个坑洞。

  这个坑洞几乎是镶嵌在树干中,地面被挖掉一半,杉树的主干被挖掉了一半。

  “难怪会干枯。”周其心里想。

  周其将坑洞上面的覆盖物刨开之后,几个骷髅头露了出来。

  周其心里是毫无防备,一时被吓得连连后退,伊红上前查看,两大一小,看起来已经有些年月了,看不出什么东西。

  “别管了,锯吧。”伊红说道。

  周其拉动锯子的柴油发电机,锯子高速旋转起来,对着杉树的底部就开始锯。

  声音响彻整个森林,他们所在的位置由于杉树的干枯天上几乎没有阻挡,还算亮堂,但是周围依然是一片朦胧漆黑的状态。

  随着声音的响起,伊红总觉得在这片迷雾当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注视着他们。

  “你感觉到了吗?”伊红走到周其身边小声问道。

  “什么?”

  周其停下来,用一只手的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还没几下,他已经全身发热,常年在家不出门导致身子发虚。

  “周围。”伊红简短回道。

  周其听了几秒钟,同时看了一圈四周,并没有发现异常。

  “这是白天,应该没事。”周其安慰伊红道,同时自己又开始锯起来。

  伊红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握着大砍刀注视着周围,她隐约感觉到,这迷雾中一直有视线盯着他们,还不止一双,同时,这迷雾在试探性的向他们靠拢。

  她看向哪边,哪边的迷雾就慢慢后撤,而另一边,就会慢慢靠近。

  “这雾有些奇怪啊?”伊红再一次说道,很警觉。

  “别疑神疑鬼的,白天不可能,要是害怕可以把求的驱邪符拿出来。”

  周其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而是更加卖力的锯。

  周围的雾气更浓了,并且还在不断变浓,一层层的雾气不断叠高,颜色也由浅入深,刚开始看上去还是白茫茫的一片,现在已经呈现暗黑色。

  而他们所在的地方,随着雾气的变幻,慢慢变得像是一口天井,而中间这棵枯而不倒的杉树,就像是一棵从一口枯井长到井檐的朽木。

  而他们像是在井底。

  伊红越发觉得不对劲儿,示意周其停下。

  周其停下来,也看了看,此时的雾气宛然像是一堵城墙,将他们围在中间。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我们像是在一口井里面?”周其抬头看着天上的亮光,而亮光的口子在慢慢变小。

  “但愿你说的是错的。”伊红边说边用砍刀朝着雾气砍了几下。

  空的,并不是真的墙。

  她再往雾气里走两步,来到更浓的地方,隐隐约约望去,里面像是伫立着几个直立的黑影,像是树木又不太像,伊红挥刀砍去,那直立的黑影随着砍刀挥舞的气流流动起来。

  是幻影,伊红慢慢向后退。

  此时听到一声剧烈的响动,周其将杉树砍倒,一半倒在了雾气中,雾气开始翻腾起来,里面的黑影随之舞动。

  “那些是什么?”伊红小声问道。

  周其没有回应。

  伊红转过头,看见周其盯着剩下的树桩,她跟着看去,发现树桩里面中空,堆满了骷髅,还有丝丝胡乱搭在上面的毛发。

  两人面面相觑。

  周其将电锯丢在旁边,提着斧子便开始修理多余的树枝。

  “赶紧的,这地方太邪门了。”

  伊红也提着砍刀过去帮忙,两人站在杉树的两侧,齐头并进。

  刚修理没几下,伊红便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在拉扯自己,她用砍刀在周其的斧子上敲了一下提示对方。

  周其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伊红不断比划的眼神,接着向后看去。

  周其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东西,后面雾气太大,看不清。”

  但伊红的拉扯感很实在,她确定有东西在后面想把她往后拖。

  她握紧砍刀的刀把,使劲儿挥舞起来,朝着后面用力一刀砍下去,结果砍空了,除了雾气开始流动什么都没有。

  但那种拉扯感也同时消失了。

  伊红松了一口气,同时恐惧也加深了。

  “赶紧的,这地方邪门。”伊红催促道。

  两人同时加快手上的动作,并且随着往杉树尖部推进,能见度越来越低,即使两人站在对面,也不能完全看清对方的脸。

  “快快快……”周其喊道。

  快到尖部的位置时,两人都同时受到了来自雾气中的东西的拉扯。

  两人在原地用力的挥舞着手中的砍刀和斧子。

  “赶紧修理完回到底部。”周其喊道。

  接着他们三两下解决完回到树桩的位置,此时周围的雾气已经向前推进了很大一步,几乎快要就剩下树桩的位置,周其面对着雾气,一步步向后退。

  突然他踩到什么东西,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树桩里那堆骷髅头上。

  此时能看到雾气靠近得更加厉害,雾气墙中有一股股小小的向前冲出,变换形状,就像是站在雾气背后的人向前伸出的一支支手在乱抓。

  伊红不断挥舞着砍刀,刀锋过处,手状的雾气随着气流断裂。

  周其也立马爬起来,却发现脚上似乎有东西,低头一看,发现鞋尖踩在了那个小骷髅的嘴里。

  他猛地一抬腿,小骷髅头朝着雾气中飞了出去。

  接着,一阵小孩的哭声从小骷髅头落地的方向传来。

  “呜呜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