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的画册能续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不打结的灵帆

我的画册能续命 栏杆生锈 2364 2020.09.25 09:51

  她的左半边脸有着一道巨大的疤痕,几乎整个毁掉,眼球外凸,眼神完全浑浊,另外一边脸虽然没有明显的疤痕,但由于受到左边的扯动而整个歪掉了。

  她年纪看上去七八十的样子,头发稀疏花白,皮肤松弛不堪,看着周其和伊红的时候,她抬起自己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自己听力不好。

  伊红已经感觉出来,要是正常人,她在叫第一声的时候是完全能听见的。

  “哦,你们到了,吃过饭了吗?”老妇对着周其和伊红说道。

  这语气像是知道他们要来,一直在等着他们一样。

  周其和伊红两人面面相觑,有着同样的疑问,她怎么知道他们会来。

  “吃过了。”伊红回答道。

  老妇听了回答,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大门外的灵帆,说道:“这灵帆怎么就不打结呢?你们说他是不是还有什么怨念啊?”

  听着这话,伊红问道:“他……是谁?”

  老妇偏着头,指着右边躺在一条高板凳上盖着一层薄薄被单的东西,“我老伴,刚走不久,这些东西我好不容易搭好,你说要是这灵帆不能打结,可就不能下葬了。”

  关于灵帆的风俗,在来的路上,周其已经给伊红讲过了,她隐约感觉到这是任务的一条线索,于是问道:“你知道一把火形钥匙吗?”

  老妇没有理会,而是转过身去继续碎碎念。

  “不打结,不打结,不打结啊……”

  周其和伊红也转过身去,看着灵帆。

  他俩对视了一眼,达成某种默契,同时向着竖灵帆的地方走去。

  灵帆被一棵竹子高高挂起,尽管灵帆重量很轻微,但是静静竖在那里,丝毫未动,周其上前摇了几下竹子,灵帆也只是在空中摆动了几下,两人都断定,这样并不能使它打结。

  “怎么办?”伊红看着周其,问道。

  周其并没有回答,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中尽管乌云密布,但是既没下雨又没刮风。

  “要不我们将它放下来试试?”周其看着伊红。

  “这样不会有事吗?”伊红将信将疑,不确定。

  “我老爹给我讲的时候,也有人是这样做的,不是每天都有风,都能将它打结的,试一试吧。”

  说着周其就将竹竿放倒,用手将灵帆的中间两个球套在了一起,然后再将它竖起来。

  “这样不会有事吧?”伊红有些担心的看着周其。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纯手工打造。”

  伊红看着重新竖起的灵帆,此刻她对于周其的这个冷笑话怎么也笑不出来。

  弄完之后,天色已经黑下来,他们转头看向房屋,房屋已经亮起光亮,没有电灯,全部是用点燃的蜡烛,远远看去,真就是一座巨大的灵堂。

  他们再看了看四周,除了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任何人家。

  “好了。”回到堂屋,周其对着老妇说道。

  老妇转头看了一眼灵帆,此时的天色已经不能完全看清。

  “结上就好,天色已晚,明天再看吧,已经给你们准备了饭菜和房间,随我来。”

  周其和伊红跟在老妇的后面去到堂屋旁边的一间屋子,里面有一张小方桌,桌子上有四五个家常菜,桌子的里面是两道门,貌似里面还有两间屋子。

  “你们的房间就在里面,要睡哪一间,你们可以自己选。”

  老妇说完便回到堂屋,并关上了通往堂屋的大门。

  这倒是让周其心里安心了一点,毕竟不想自己的屋子对着一个灵堂。

  周其正准备开始吃饭,却被伊红制止了,她指了指饭桌上的菜,有猪肝,青菜,四季豆,最主要的是,还有猪血旺。

  “你有看见任何和猪有关的东西吗?”伊红问道。

  被这么一问,周其心下也开始疑惑,回忆一路过来,根本没有看见和猪有关的任何东西,既没有看见猪圈,也没有看见杀猪留下的任何痕迹。

  “还真是,这地方电都不通,她从哪里来的,这些东西也不知放了多久了。”

  周其说着便拿出自己包里携带的速食开始吃起来。

  两人吃完后便各自上床睡觉。

  ……

  半夜,周其仿佛听见外面风雷交加,听了一会儿之后,就像是普通的雷雨天气,也没有管,继续蒙头睡觉。

  紧接着,他仿佛听见有什么东西在门上刨,吓得一下坐起来,并从枕头下面摸出早已准备好的菜刀握在手中。

  “谁?”

  门外的动静停止了,但是并没有人回应。

  “谁?”他再问了一声。

  刨门的声音再次响起。

  周其将菜刀握在胸前,慢慢起来打开门。

  刚一打开,一个人影站在外面,周其吓了一跳,像是只有半边脸的东西一直盯着他,仔细看时,才发现是老妇端着一支蜡烛站在门外。

  “我来问问你是否还需要被子,夜晚下凉了。”门外老妇问道。

  周其不说话,他知道平常的语调说了她也听不见,只好对着老妇摇了摇头。

  老妇看着周其的反应,拿着蜡烛返回了堂屋,周其拴上门,摸到自己的床上重新躺下来,一直迷迷糊糊,不能睡着。

  不一会儿,他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力道之强烈让他无法喊出任何声音。他知道自己的后面明明就是木制墙壁,不可能有一个人从后面套自己的脖子,他用手先在喉咙的位置扣了几下,企图让自己喘上一口气,结果却意外的摸到了两个球。

  球的质感摸上去很熟悉,软软的,有些粗糙,周其想起来,这不正是自己白天摸到的灵帆上面需要打结的两个球吗?

  容不得他思考太多。

  力道越来越大,他感觉如果力道再大一些,绳子可能会直接割断他的脖子。

  他用脚拼命的蹬,同时用手沿着绳子的两端往上摸。

  “嘶……”

  周其感觉到冰凉,他摸到的东西虽然摸上去像是两截干柴,但他强烈意识到,那很可能是两只无比冰冷的手,他忍着随时窒息的危险和脖子上的巨大疼痛,腾出一只手从枕头底下抽出菜刀,向后狠狠一刀看下去。

  “砰!”

  一瞬间。

  窒息的感觉消失了。

  周其坐起来狠狠的缓了口气,然后开门,去到堂屋,老妇稳稳的坐在中间烧纸。

  他在后面看了老妇一会儿,也不敢多做什么。

  然后从堂屋拿着一支点燃的蜡烛去到卧室对着墙壁观看,除了有一道被自己砍出的巨大痕迹,上面什么也没有。

  “我明明砍在了那双手上,难道歪了?”周其心下疑惑。

  接着他拿着蜡烛往外走,结果看到门上出现了几道划痕。

  “嘶……这划痕怎么这么眼熟。”周其回想着眼睛紧紧闭了一下。

  他现在脑子混乱,他明明感觉这划痕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

  站了几秒钟,毫无头绪。

  正当他准备将蜡烛拿回到堂屋时,他终于想起来。

  “这会不会是画册背面的划痕?”

  周其现在无从验证,站在堂屋门口,想到刚才有东西刨门的场景,然后再看了看跪坐在堂屋中间守夜的老妇,一时背上汗毛炸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