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白泽教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研究的价值

白泽教廷 清醒之梦 2682 2020.09.15 23:22

  呜声忽起,白芫茜吃了一惊,才发觉那不过是开着的房门缝隙与窗缝形成了对流,形成的风声罢了。

  她深吸一口气,重新低头注视陈禹抛给她的小笔记本。本子边缘泛起了皱痕,述说着它被不断使用的经历。

  重点是里面的内容,白芫茜衰弱地想到。事态让她分外疲倦,注意力涣散得难以集中。

  “……那家伙给我感觉很奇怪,情绪变化这么频繁,说话也颠三倒四的。”柳川穹向她走近,望向笔记本的眼神有些复杂,却没有进一步行动。

  “也不是不能理解。”韩静延轻轻从白芫茜手里拿过笔记本翻阅起来,“要是我没有猜错禹君他的意思,他其实想说:刚才我们不该急着拿到银白羽毛就从那地方出来,他在现场进行勘探时发现了一些关于任务物品的资料需要解读,结果在我们催促下,才导致烈君发生了那样的惨剧。”

  柳川穹不以为然:“你认为是他不想指责我们,故意把话说的这么绕,要我们自己猜?哼,搞不好只是他自己也混乱了。那,他是发现了什么?”

  “……禹君的记录有些繁琐,我找一下有没有一些推断的部分——哦,在这。”

  女生们都凑到了笔记旁,开始交头接耳交换她们的观点。不过白芫茜仍不时惊醒一样,抬头四顾周围,确认是否没有异样。

  笔记的前半部分,大多记载着关于任务物品的奇闻轶事,都是来自须臾镇附近,以及在热河村打听到的情报。

  情报来源大多不可察,既没有根据,亦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大概是说银白羽毛是从某不知名的神兽身上掉落,若将其拾取回家供奉,则可以给一家人带来回避妖怪的好运气。

  而大多在野外的羽毛都已经受到污染,不再焕发银光,而是呈一种灰白模样。而羽毛越为银亮,则越能起到效果。

  有没有效果暂不可察,那些被供奉在家的羽毛,大多在很短的时间内消失不见,似乎被盗贼入室窃取。有人说,他们曾在家中听见吱呜的怪叫声,怀疑是被猿猴所偷。但大部分人都认为这只是自己离那大白猿妖怪过近而产生的噩梦。

  陈禹在笔记中的结论是,弥留在此地区山间的大白猿,或许与他们的任务物品即银白羽毛有一定关系。但这结论又被陈禹自己否定,理由是少有记载妖怪会采取如此柔和的手段夺取它们要守护的东西。

  补充在后的,是许烈花了大价钱买到的重要信息:有情报探险家曾深入到一处位于热河村旁小坡上的低层建筑里,发现银白羽毛的存在。

  看到这里,女生们再次被无可挽回的现实刺激了一下。

  恐怕大罗天院发步寻获银白羽毛的任务,就是基于这以贩售情报为生的情报探险家故意透露的次级消息。

  情报探险家或许具备矫捷的身手和独到的眼光,但他们不会亲自根据一手情报去做冒险取得宝物、进行稀缺品贸易、揭露水面下的阴谋等实际行动,而是泄露含糊不清的风声,好把详尽的情报兜售给急切需要的买家。

  许烈携着两项重要情报——银白羽毛所在地,以及大白猿的温和特性——向三位女生发起了承接大罗天院的高难度任务。恐怕他没想过,自己会死在这稳操胜券的行动里吧。

  女生们接着看笔记,发现陈禹进行了部分补充。

  在出发前,许烈只是简单地对情报进行了介绍,而把进入建筑后的探索细节藏到了他自己心里。也许许烈是担忧把情报全盘托出,就会失去自己独特的价值。

  但陈禹很快把这所建筑物的历史给翻找了出来,他把冗长而支离破碎的线索们整合到了一块,又得到了一个新结论——

  这是一所古早时代遗留至今的实验场,是专门为了支撑附近的研究所实验项目而建造。

  随后,陈禹又在笔记中作出了大量假设,并在小队前去取得银白羽毛的同时作了大量证实与证伪。

  “银白羽毛……可能是从精魂与妖怪的融合体上面掉落的!?”

  “大白猿在这里是为了守护融合体!?”

  “融合体可能已经被消灭,银白羽毛是它的存在体现!?”

  阵阵惊呼从她们三人间爆开。如果笔记上的这些推测,真的在研究所里被陈禹证实,那么几乎就可以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将等同于“融合体”存在的银白羽毛被她们从实验场拿出来,大白猿必然会将其夺回去。

  “难怪,陈禹哥看上去有些不正常。”白芫茜神色纠结,“就算他当时和我们说这些,我们也不会停下脚步吧……”

  “谁管这些啊!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他还觉得能继续任务?”柳川穹从陷入思考的韩静延手里夺过笔记,飞快往后翻阅,“现在那羽毛都被大白猿拿回去了,又怎样从它手里夺走嘛!?”

  白芫茜合掌道:“上面提到这里有避难所设施,会不会这里有一些装备可以用?”

  “拜托,这里要是有避难所,早被人挤满了啦。”柳川穹没好气叉腰反驳,“要是有装备也早被人取走了啊。”

  “这倒不见得,要是这里任谁都能擅入,银白羽毛也早被人拿走了。反过来说,擅入此处的人很可能因为在下面实验场的遭遇,而没办法来到这研究所。”

  这下,轮到韩静延对柳川穹的反驳不以为然,她继续说:“只是我们也可能没有办法从避难所设施的军械库里拿到装备,这类设备的出入口是极难攻入的。”

  柳川穹看着窗外,焦急得跺脚:“那我们到底在这里费个什么劲。你们就那么想解读那个吊车尾颠三倒四的话?我们实在是在迷雾里泡太久了,天色马上转暗,说不定这里还会出现什么妖怪,会有什么特性来要我们的命。”

  韩静延一脸惊讶:“你还没有从笔记上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情吗?我们正站在一间古早时代的军事级别的特殊研究所里,而它研究的对象,正是所有人都几乎一无所知的妖怪和精魂!

  “就算退一万步说,我们不能完成任务,而大罗天院也不愿承认我们用获取情报的方式替代获取银白羽毛,最终我们遗憾淘汰退学。在这里得到的情报的价值,可能比我们从大罗天院里上得到还要多。

  “要不是你的迎击课程得分和我一样高,我都不想提醒你留在这里,好独吞掉璞玉一样的陈禹君和研究所里的资料了,柳家二小姐。”

  柳川穹听到一半就张目结舌,木然的脸上红白变幻。

  “韩姐姐,你说退一万步又是什么意思?我们还能找到什么?”白芫茜急急问道。

  “谁知道呢。还是让我们动身吧。”韩静延脸上带了点坏笑,开始向门外迈步,“我只不过是想,既然笔记提到是研究所的人,让大白猿去守护羽毛。那么他们有办法驱使大白猿这么做,可能也有办法解除大白猿的行为模式。”

  韩静延的话,把在一旁的柳川穹吓出了一身冷汗。

  在这混沌而充满灾祸的世界里,光是为了清理妖怪和迷雾,就足够构建出各个聚落地都当作珍贵专家厚待的废土道士这一职业出来。

  有些强大的废土道士更是一种战略级资源,被当作宝贝一样捧着。

  但纵然如此,废土道士们前赴后继地牺牲在迷雾之中,仍不能揭露些许关于妖怪与迷雾的本质。人们终究不能有效而作计划地应对迷雾这一异象,眼巴巴看着自己的生存空间愈来愈小。而曾各种在废土上崛起的大势力,则在重建废土的愿景上一次次折戟……

  而这里,竟然有着古早时代关于妖怪的研究资料?

  这就是柳川穹把自己生命豁出去十次,也不能够为她家族带来的价值啊。

  她差点就这么错过!

  “哼,那阴暗的家伙,竟然不声不响发现了这些奥秘。”

  柳川穹心里暗暗想着,对陈禹的观感不由变得更复杂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