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剑与英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消失

剑与英雄 文过饰非S 2079 2019.06.13 14:04

  内功在外人看来是一种很神奇的功法,但实质上就像是把人体当做了生产能源的机器,有的是生产水,有的是生产石油。

  毛逸才的内功虽然极其阴柔,但是外功攻势却相当凌厉。以王侠的理解来看,就相当于毛逸才的内功是一股水流,而外功功法就是一只高压水枪,以点破面,直来直去。

  师父王陵的内功也是两仪诀,但王侠猜测师父应该还练过其他的内功。师父的外功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一招一式都带有很明显的百家风范,能够即为顺畅的在各种外功功法中切换自如。

  以师父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容纳百家之长,掌握天下武学精髓。

  但实际上确是学了个四不像,不伦不类,嘴上点评其他门派的武功倒是非常精准。

  “徒儿看好了,接下来我会以剑施展太祖长拳。这太祖长拳也算是百拳之母,刚猛有余,进退有序。但是在我看来,太祖长拳也不过尔尔,流氓打架的一些心得罢了。”

  “嗯,对付毛姓小子也足够了。”

  王侠的脸庞有些发烧,自己的师父果然还是这个脾气,看不起天下武学,极度自大,就连在生死搏杀的时候,也不枉贬低一番。

  而且...

  现在是生死搏杀,怎么又教起徒弟了?

  毛逸才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还没抬手,就看到一阵剑影闪过。

  嗞——

  毛逸才体内内力不断翻涌,丹田中原本沉寂的最后一股内力澎湃开来,被王陵的剑招引得上下波动,几近暴走。

  生死搏杀中,内力胡乱翻涌可是大忌,既要分心梳理内气,又要面对强敌剑招,再厉害的人,也难免会力不从心的。

  一个不小心,内力没有控制住,被师父王陵抓住破绽,一剑捅穿了肩膀。这次,毛逸才因为内力暴走的关系,无法迅速凝聚起内力修复身体,再加上王陵手里的那把古剑,带有极强的损伤魂魄效果,毛逸才纵然惊才绝艳也难挡王陵。

  心知自己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作为早已成名的魔道奇才,毛逸才也是生了逃跑之意,狠下心来放弃这次夺舍,暗暗全力运转起内力,凝聚于黑色石头之中。

  一遍暗中运转内力,一遍还要放点狠话,拖延下时间。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今日已经力竭,不可恋战,还是换个人夺舍,再藏进三千大山中将养几日,回头再报一箭之仇吧。

  打定主意,毛逸才就阴阳怪气道:“哼,王老头,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见你有什么长进。外功招式学的是挺多,却没有一样精通的,一个比一个粗浅,连我座下童子都不如。”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毛逸才怒道:“若不是老夫现在只有魂魄,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师父王陵却眼睛一亮,嘿嘿道:“有破绽!”

  当即,王陵抓到毛逸才说话的空挡,反手挽剑,一条剑龙遥指毛逸才。不料毛逸才早有准备,作为魔道中人,平日里都是他阴别人,自然也会倍加防范他人的阴招。不然的话,在惯于厮杀的魔道环境中,毛逸才都活不了这么久。

  毛逸才借助剑力,全力爆起内力,瞬间将黑色石头弹飞出去,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一旁的王侠也放松了下来,刚才自己被毛逸才释放的内力压制,只能勉强抵抗,根本来不及出手。毛逸才这一逃跑,随之也解放了王侠。

  看到王侠的身子软绵绵的,师父王陵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毛逸才早就起了逃跑的念头,卖了个破绽,借力逃遁出去。

  “徒儿,你就在家等着,师父我去诛杀妖邪。这魔头练的邪法,入魔太深,那黑色石头就是他的命门,不除此魔,恐怕又会让多少无辜的人流血流泪!”

  只见王陵一跺脚,将内力灌注双腿,一阵清风拂过,就化作了一团人影,跳上了屋顶。还没等王侠反应过来,王陵就选定了方向,再一纵身,就消失在了王侠的眼帘之中。

  王侠一拍脑门,师父还是这样的不靠谱,雷厉风行的,说诛杀妖邪就诛杀妖邪,一刻也不愿耽误。

  原地缓了片刻,王侠这才恢复力气,收拢了体内混乱的内力,看着院子里七零八落的样子,莫名感觉心口有点疼。

  “意思是师父负责降妖除魔,徒弟就负责收拾烂摊子呗。”

  好在已经习惯了,师父虽然不太靠谱,内功也忘记教了后半本,外功也只教了个套路,第二日就懒得教了,也不爱做饭,都是抓个兔子烤一烤就将就着吃了...

  “但是师父人还是很好的。”

  自己的师父到底好在哪呢?

  唔,没想到师父到底好在哪,但师父真的对我很好。

  王侠思索着,闷下头将院子收拾了个干净。直到傍晚,才堪堪休息了下来。

  “...”

  师父啊师父,你人去哪了啊?

  你怎么还不回来呀?

  不就追杀个石头吗,怎么就这么慢呢?

  王侠枯坐在椅子上,捧着小脸看星星。

  天上的星星很多,比城市里能看到的星星要多得多。鹿归山上从来都没有工厂之类的东西,也很少有外地人来打猎走私,大约是因为这里山势险峻,险峻到连山羊都嫌弃。

  蜗居在山中,能相依为命的自然只有师父,就连山脚下的村子王侠都很少去。

  他很少离开师父这么久,整整一天都没有再见到外出降魔的师父。就好像是自己丢了什么一样,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没有个主心骨。

  就连他平时最爱吃的米饭也变得乏味了,以前的时候,王侠最喜欢坐在收音机旁,捧着一大碗米饭,就着师父腌的肉和清炒时蔬,一边听广播一边吃饭。

  那个时候,如果师父不提着棍子揍他,他能吃一下午。

  就连...

  就连早上鹿琦说要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难受。

  师父啊师父,你不会是下山偷吃烤鸭去了吧?

  师父啊师父,你本来说要教我七伤拳的,你快回来教我呀。

  师父啊师父,你之前还说要带我去海洋馆的,你不会偷偷先去了吧?

  师父啊师父...

  一天了...

  你不会受伤了吧...

  今天,对于十六岁的王侠来说,注定是个难忘的日子。

举报

作者感言

文过饰非S

文过饰非S

序章结束

2019-06-13 14: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