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无情烟雨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迷乱

潇潇无情烟雨空 汐潇 2071 2019.10.13 11:25

  “你来了。”老太监钟梁子感觉到黑暗中火焰摇摆了一下。

  黑暗里来者哼了一声。

  钟梁子本来悬着的心都因为看到眼前这个人而暂时有点缓了下来,心跳明显平静了许多。

  沉寂在无边黑暗中的牢房听见了沉重的铁链挪动的声音,钟梁子逐渐移到了离牢门最近的那个栏杆处。

  栏杆边上那人正把耳朵靠近钟梁子。

  空气中静谧地反复只能听见一点点“沙沙声”恍然,似有似无,仿佛上下唇摩挲而生。

  “帝也,南苏。”

  --------------------------------------------------------------------------------------------------------------------------

  每日小皇帝读书的时候便是东凌操劳的一天休息的时刻。尽管他比小皇帝也才年长两岁,但是事无巨细都处理得妥帖。最难得的是,这等安皇后赏识的人物,不仅仅前任大总管钟梁子喜欢,一直等着钟梁子下台以好上位的叶全也十分疼惜。

  小皇帝身边的贴身大太监人选,除了东凌大概没有人敢胜任。

  东凌望着南边的天空不知不觉就抹上了一层红霞,心里不禁疑虑。这个时辰,小皇上该回宫了。可四处静谧得慌,一丝人影也不见。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陪读的那位,东凌自然是熟络的。这么说来,闫让还是与东凌同房共寝的人。按照原来的规矩,本来只该留东凌一个人住在前院的配房中的,闫让该出宫住在皇城外。可是小皇帝向来对他们两个的喜爱等同,便让闫让也住进东凌的屋子里的偏卧。

  他宫之辈都以为此等越举,东凌必当细细报复闫让,却未曾想两人关系看起来仿佛却是非常的亲密,像是无话不谈的知己。

  世人只道东凌为大内第一良宦。

  “如沁,你去学宫看看。今日时辰已到,不知皇上怎么还没回宫?怎的也没差人告知些什么。”东凌从前院走到了后院,找到了管事的大宫女。

  那个名字叫做如沁的大宫女行了礼便要听从吩咐出门。

  “且慢!”如沁即将走到了门口被东凌喝住了。

  东凌回到未央宫里殿,拿出了小皇帝最喜欢的那件皮毛石青九龙袍,小心翼翼地递给如沁,“外边冷,见到了皇上,就嘱咐闫让伺候着皇上穿上,别着了凉。姑娘穿得也少,回里屋换件厚些的秋冬衣裳再去吧。”

  如沁心下一暖,脸上竟不知不觉起了红晕。她有些害羞,赶忙低头谢总管关心,小跑着回屋。

  东凌倒是全然没有再注意如沁。他望着愈来愈暗的天色,心里竟空落落。闫让调皮贪玩成性,整日与小皇帝嘻嘻哈哈打闹,这会子伺候着,实在别出什么大事才好呢。

  他守在了门口,心中七上八下的,望着学宫的方向。

  周熙然带着闫让回到未央宫的时候天早已黑了。

  “当皇帝也太累了。闫让闫让快来给朕捶捶腿。”周熙然一回到未央宫就赶紧叫闫让把大门关上,自顾自地把帽子摘了,顺势躺在了床上,四脚朝天。

  闫让听话地跪在床脚,双手握拳,用力均匀地锤着周熙然半垂在床栏边的腿。

  周熙然哈欠连天。父皇驾崩,他听从母后的安排,举茶,上食,祭酒,学宫的课业也不曾停歇。他明显感觉自己四肢无力,上下眼皮不受控制地相互吸引。

  “这才第一天。”站在一旁端着龙须酥的东凌见周熙然像是灵肉分离,不禁笑到,“皇上用点点心吧。”

  “凌哥哥,我也饿。”闫让闻到了糕点的香味,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受到了诱惑的。他吞了一口口水,一边锤着周熙然的小腿肚,一边可怜兮兮地望着东凌。

  东凌伺候着周熙然吃下了一块龙须酥,见周熙然已经疲倦地闭上了眼睛,便把盘子放到了桌上。用自己的手帕擦擦手,摸摸闫让的头,低声道:“你下去吃吧。我来帮皇上锤着。”

  闫让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麻利地起身,悄悄退出了里屋。

  东凌注视着闫让溜出去。这个小兔崽子,向来不大守规矩。今儿不会是因为被谁逮了个正着,连累了小皇帝?

  等到那瘦小又带着天真不谙世事的背影消失在门缝,东凌轻轻摇摇头。今后怕是要更加小心地护着他了。

  -------------------------------------------------------------------------------------------------------------------------

  “我委托了南城这么多的媒人帮你找如意夫君,你倒好,这个也不合意,那个也不想听。真真是要气死我了你才开心。”云夫人口急心更急,坐在那红漆彤几装饰过的椅子上直喘着气。

  云氏的大丫头浣纱轻轻拍拍夫人的背,给站在一旁的大小姐使了使眼神,示意她不要再和夫人赌气。

  大小姐知意苦涩着脸,有些不知所措。娇容微微扭曲,嘴唇抿得紧紧的,两眼汪汪略微失神,却仿佛随时能挤出泪滴来。

  “夫人可在里面?”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温润又不失浑厚的声音。镇南王步履极速,边走边问站在院里候着的侍女。

  “夫人和大小姐都在里面呢。”侍女妥帖地行礼轻声回答。

  镇南王撩起门上倒挂着的珠链子,迈步跨进了里屋。“夫人。”他直接走到了云氏的面前,关怀地揉着看见他进来起身相迎接的云氏缓缓坐下。

  “知意,还不快点回屋去。”镇南王给一旁的周知意使了使眼色,他自然是知晓今日夫人是为何而生气。为了大小姐的婚事,云夫人几乎认识了全城的媒人。知意温和地低头略带哽咽地向阿爹阿娘告辞,转身带着丫鬟玲珑退出了里屋。

  “西岚,这些日子你辛苦了。”镇南王周觉钧心疼地看着日渐憔悴的云氏,握住了她的手,唤出了她的闺名。多年夫妻,看着当年活泼明朗的结发妻子渐渐被岁月洗涤,周觉钧总恨时光过快。

  云氏疲惫地笑笑,摇了摇头。

  “你也不用操之过急,知意这孩子乖巧贤惠得很,全南城谁人不知道。缘分到了自然会降临的。”周觉钧拂过妻子的一缕鬓发,宽声安慰。

  “但愿吧。只是她向来温婉,不知道为何偏这事如此倔强。今日那几个媒婆上府上来,她竟不给面子说不愿意见就不愿意见。真是丢了这承镶府的颜面。”云氏说起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火气攻心竟咳了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汐潇

汐潇

【注】以前以为所有的太监宫女都是住在皇宫里的,后来才发现,就以清朝为例,大部分太监宫女都是住在景山附近,只有很重要很重要的太监宫女才会住在后宫中(o^^o)   -小闫让也是有参考一定的史料,但是身份和形象改动都比较大   宫殿:名称借鉴的是长安城。太后居所为长乐宫,皇帝居所为未央宫

2019-10-13 11: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