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无情烟雨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极哀

潇潇无情烟雨空 汐潇 2544 2019.10.12 21:07

  帝都溟洛哀钟长鸣。

  巷坊静悄悄,无人言语,整座皇城沉浸在沉哀的钟声中。

  故帝驾崩。千年难得的良主骤然仙去,坊间不论是白衣,亦是士大夫之族纷纷停下手中的琐事低头默哀,由着钟声,神身俱痛。

  “可找到了?”向来在故帝身边服侍的老太监钟梁子神色紧张地质问眼前慌慌张张跑来跑去的一众小太监。

  为首的那个赶紧低头行李,“回公公的话,至今未有人找到。”

  “该死!”老太监低声啐了一句,吩咐众人接着快找。

  老太监皱着眉头四周环顾。已经派出所有的心腹小太监找了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是没有找到。倘若真心找不着了那装着故帝圣旨的金镶玉小盒子,该怎么向那安皇后回话?

  身为故帝身边的亲信,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丢了,这怪罪下来,必死无疑。

  更重要的,是那盒子里还装着天下社稷.........

  钟梁子惴惴不安地徘徊着,手心手背里全是汗。

  忽然,钟梁子的耳朵一震。是正殿方向传来的不一样的声响。尖锐的刺鸣声打断了原本沉哀冗长的哀钟。

  在这宫里待了这么久钟梁子自然知道这刺鸣声意味着什么。他感觉到自己双腿发软,眼前一黑,竟摔倒在门槛上。

  “钟总管,哎呦您怎么啦?皇后娘娘唤您赶紧过去呢!”安皇后身边的管事太监叶全从门后溜了出来,操着他那尖锐的娘娘腔,带着看好戏的口气向着钟梁子说道。

  钟梁子知道这位一直都在等着他出笑话,好继任他的大内总管职位。本来他最看不惯叶全仗着自己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就自傲的口气,但是眼下自己的处境艰难,心乱如麻,便也懒得与他争辩。

  钟梁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安地向安皇后居住的长乐宫走去。

  -----------------------------------------------------------------------

  安妠斜靠在那金线编织而成的软绒椅上,玩弄着自己的护甲,时不时冷冷地瞥着跪在下面的那个人。

  钟梁子浑身冒冷汗,自然是不敢抬头迎接安皇后的目光。

  “这么说,你找不到先帝的传位圣旨了?”安妠冷笑了一声。边上伺候安皇后的贴身侍女秋竹摇着裙摆上前给安皇后递茶,幸灾乐祸地偷偷从余光看了一眼老太监。平日里威风八面整个大内都得听他使唤,现在倒也跪在这里颤抖得像个受了惊吓的兔子。

  真是世事变迁,风水轮流。

  钟梁子浑身哆嗦得厉害,颤抖地发出像是“是”的声音。

  安妠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尽管自己没有子嗣,但是毕竟在前朝贵为皇后,哪怕先帝只有独子,就算非己所出,只要现在坐上皇位的是那个孩子,自己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后。

  安妠随意摆摆手,令人把这老太监押走关到他应该关到的地方去。

  “娘娘,未时已到。您今日不是说想去学宫看看皇上读书吗?”秋竹毕恭毕敬地行礼。

  安妠点头,缓缓起身。周围的小宫女伶俐地把安妠的白珠桂枝步摇和暖裘衣都递了过来,等着秋竹仔细地给安皇后穿戴上。

  秋竹打小伺候在安皇后身边,她需要什么,她自是通晓。

  凤舞辇早就停在了宫门外。安妠梳妆打扮完毕后,就在几个大宫女的簇拥之下上了步撵。

  安妠坐稳后闭上了眼睛歇息。她还是第一次亲自操心小皇帝的课业。

  这个孩子,虽然不是己出,但是安妠终究心里还是疼爱的。先帝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她本来是对这个由低品位的后妃生出的孩子耿耿于怀,心中含着不快。但是他的生母虞美人向来她尊敬有加,自认谦卑,从孩子一出生就一直把他交给安妠带大。安妠带着带着就仿佛是自己所出一般,对他的关怀,甚至胜于他的生母。

  周熙然还在书房读着今日先生布置的课业,小太监闫让毛手毛脚地给小皇帝磨墨。

  “这书怎么也读不完,不如我们偷偷溜出去后花园玩?”闫让俯身磨着墨,一边小声地给周熙然出主意。

  周熙然心里是有点被闫让说动的,但是他一想起安皇后那张严肃的脸,瞬间就没了胆量。“你这是想让朕被太后剥了皮!”周熙然瞪了一眼闫让。

  闫让受了呵斥,自讨没趣地磨着墨,委屈地盯着砚台不说话。周熙然看闫让不说话,心里不知怎的突然酸了起来,想劝劝他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两人只好彼此委屈地做着彼此的事情。

  “太后驾到!”两人都被宫外的禀报声吓了一跳,四目相对。周熙然顿时精神,挺直了腰板让闫让帮自己瞧瞧自己的衣冠是否整齐。闫让本来还沉浸在被周熙然呵斥的委屈之中,一瞬间也忘记了自己的委屈,连忙上前帮周熙然整理衣裳。

  周熙然看着细心服侍自己的闫让,本来就瘦小却还要穿上这宽宽的宫服,为自己做这些琐碎的事情,心里不由得一酸,拉住了他的手,神情也多了一些撒娇的姿态。闫让见状早已心软,用另外一只手把小皇帝胸前的褶子捋平。周熙然与他朝夕相处,自然知道他早已不再生气,瞬间放下心来,露出了笑容。

  安妠缓缓跨过门槛,走进了学宫。秋竹和安妠身边的大太监叶全一左一右把天马帘拉开,让安妠步入里屋。

  周熙然和闫让早就已经行礼迎接。

  安妠看向了眼前黄袍加身的周熙然。这身龙袍在他身上看起来十分的合适,还算是个天生帝王相。“起来吧。”她轻轻地说,又细细打量了他的穿着,只觉得越看越顺心。

  “今日课业如何?”安妠坐到了大红酸枝独板椅上,秋竹站在她身后执孔雀翎掌扇缓缓扇动。

  “回母后,基本完成了。”周熙然低头回答。

  “完成了?那予问你,宋昌进言孝文皇帝之三为何论?”安妠朱唇缓启,言语之中听闻不出任何的一丝情感。

  “为........”周熙然脸颊乍红,吞吞吐吐回答不上。

  “约法令,施德惠。”安妠的声音多了些不满意,但是面容依然不愠不恼。倒是站在安妠身后的秋竹见小皇帝答不上来有些暗自紧张,摇摆的扇子差点偏斜向了安太后。

  “儿臣知错了,儿臣必仔细读书。”周熙然有些慌张。

  “劝你好好修习课业的话予也不多说了。如今你做了皇帝,不比往日胡闹,要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安妠平静又不失威严地嘱咐。

  “儿臣遵命。”周熙然乖巧应答。

  安妠看了看跪在小皇帝身后的闫让。她自然知道要教好这个孩子,陪在他身边的伴读有多么重要。她瞧瞧那个小太监,尽管低着头,但是身形看起来似乎未曾见过。

  “东凌呢?怎么今儿伴读的公公未曾见过似的?”安妠徐徐开口。“东凌操琐东宫杂事,陪着皇上伴读的都是这位闫公公。”一直垂手站在安妠身边的亲信太监叶全道。

  “哦。”安妠抿了一口茶。今儿的茶喝起来味道极为甘甜,末了还有些余留的清香。这学宫的茶杯精致小巧,加上煮好的茶叶,算是应了那香生玉尘,雪溅紫瓯圆。

  东凌是安妠亲自培养出来送到周熙然身边的太监,为人处世向来都是最合安妠心意的。安妠一直以为陪着小皇帝的是东凌,没有想到竟是别人,心中自然有些疑虑。是这个小太监真的有实力,还是叶全收了什么好处。眼下在这小皇帝面前自然是不方便问的,那就慢慢再追究吧。

  ----------------------------------------------------------------------------------------------------------------------------

  “你来了。”老太监钟梁子感觉到黑暗中火焰摇摆了一下。

  黑暗里来者哼了一声。

举报

作者感言

汐潇

汐潇

这是一个架空的王朝,但是许多人物形象有历史依据的借鉴!安妠的形象借鉴的是东汉的皇太后梁妠;小皇帝周熙然借鉴的是汉恒帝刘志。阿潇还是忍不住新开了书,还希望亲爱的宝宝们喜欢嘿嘿!   【引】香生玉尘,雪溅紫瓯圆。------(宋)米芾《满庭芳·咏茶》   约法令,施德惠。------《孝文本纪》

2019-10-12 21: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