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无情烟雨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温酒

潇潇无情烟雨空 汐潇 1778 2019.10.20 23:07

  周熙然边回着安太后的话,心里边着急东凌怎么这么慢还没有来长乐宫。给安太后准备一份礼物的主意是他的生母虞美人提出来的。

  那虞美人自己知道自己纵使生了一个儿子,但是凭借自己的娘家势力和她自己在宫中的位置,她断不可能和安氏相提并论,于是一直对安氏都及其乖顺。安妠见到虞氏顺服如此,自然也不加以为难。

  虞氏懂事,知道自己的儿子能登基成皇,都是安妠的功劳,于是早早的招了东凌吩咐要帮助小皇帝准备一份礼物送给安母后。

  周熙然这里正着急,终于见到了东凌捧着礼物匆匆赶来,心里突然又变得非常的激动。

  东凌走进长乐宫,向安太后行礼。“起吧,手里捧的是什么?”安妠今晨起床只觉得懒洋洋,看见东凌手里的东西,有些好奇地坐了起来。”

  “回母后的话,这是儿臣给母后准备的礼物!”周熙然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着急地就想把礼物送给母后,他太想要被母后夸奖了。

  “然儿还给哀家准备了礼物?”这倒是在安妠的意料之外。

  “儿臣见天气转凉了,于是儿臣每日清晨取晨露酿了两斤白酒,伴着两分六神曲,两分牛蒡子,五分沙参,三分白芍,三分熟地,三分羌活,两分大茴,三分枣仁,五分枸杞,五分威灵仙,两分大枣,五分前胡,两分甘草,两分肉桂,两分茯神,两分玉竹,两分木瓜,两分陈皮,三分防风,三分杜仲,三分川弓,两分秦九浸泡三昼夜,希望这酒能让母后冬日暖身子。”周熙然心中有些骄傲,他为了取这晨露,可是每日极早的起床。

  安妠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暖意,这个孩子还年幼,但是就如此有心,若这份心能用在天下社稷上,那普天之下必是太平和谐。

  安妠露出了笑容。周熙然平日里很少见到母后笑,这么一见着,突然觉得母后也有非常亲切的一面,想到这么就的努力都得到了肯定一般,不来由的开心。

  “然儿有心了。”安妠夸奖道。

  “能让母后冬日不再手脚冰凉,儿臣就值得了。”周熙然心里开心,但是平日的礼教让他还是很恭敬地不把心里的兴奋表现出来。

  安妠心情大好,封赏了周熙然身边的一众下人。

  “然儿该去学宫了,今日一定要认真了。”安妠温和地看着周熙然,叮嘱道。

  “是。那儿臣告退了。”周熙然心情也很好,说话的语气里终究带了些欢快。他撇了一眼立在角落上的闫让,小太监得了赏赐心情也极佳,他见到闫让开心的样子,心里更加舒畅了,转身唤他往学宫去了。

  东凌正准备也跟着小皇帝离开,但是安妠把他唤下了。东凌只好站住,垂手立在一旁,等着安太后发话。

  “近日然儿起居可好?”安妠见周熙然一众人都走了,边开口问道。

  东凌满脑子都是小皇帝清晨湿漉漉的衣裤,心里纠结着要不要禀报太后。

  安妠是何等精明的人,一下就看出了东凌心里有心事。不过她今日心情大好,且她向来赏识东凌,便也只是软软地问了声,“怎的,还有事想瞒着哀家?”

  “奴才不敢!”东凌听后一惊,忙跪下磕头,“回娘娘,奴才想回的是........皇上.....成年了了。”

  安妠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细细算了算,只是以周熙然的年纪,仿佛早了些。

  东凌本想把周熙然起床时候的反常一并禀告了,但心里一缩,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闭紧了本来想张开的嘴。

  安妠沉浸在思考小皇帝不再稚气的事情上,一时也没注意到东凌的变化,只是叮嘱道:“既是如此,此时先不得张扬,以防宫中有人动了歪脑筋。你多盯着点儿,不得出事。”

  “是。”东凌恭敬回答。

  “对了,”安妠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被察觉的敏锐,“整日跟着然儿在学宫伴学的小太监是个谁?”

  东凌心底一晃,莫不是闫让惹了什么麻烦,“回娘娘,小太监名为闫让,入宫三年有余了。”

  “嗯.....“安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着年纪倒是和然儿差不多大,以前是在哪房子当差的?”

  “闫公公入宫原是分在了寿药房里捣药的。”东凌老实地回答。

  安妠听闻了寿药房心里不禁一颤,按照往常的规矩,御医进后宫给后妃看病需要寿药房的人带领着,但是......安妠想起了昨夜良宵,不禁心神有些飘远。

  东凌垂着头,见安太后不说话,心里捉摸不定安太后的心思,但是又不敢多说一言。

  “然儿酿的这酒方可是这小太监呈上的?”安妠回过神问道。

  “回娘娘,酒方是皇上向林御医讨来的。”东凌见头上响起的声音不带愠怒,心里松了一口气。

  “林御医?可是那京城世家林府的二公子?”安妠一听是林御医,心里没来由的有些躁动。

  “是。”东凌如实回答。

  安妠点点头,不让自己失去仪态,让东凌退下,也遣退了其他的人。

  长乐宫静悄悄的,为有安妠独自一个人捧着那包装精良的一壶酒。

  “林长寞呀.....“安妠两鬓绯红,喃喃自语,捧着怀里的酒像是要把他捧到了心里去似的。

举报

作者感言

汐潇

汐潇

嘻嘻><那个酒方是真的有用哦^_^感兴趣的宝宝可以试试呀!

2019-10-20 23: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