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无情烟雨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南城

潇潇无情烟雨空 汐潇 2077 2019.10.14 11:26

  浣纱见夫人咳嗽,赶紧倒了一杯水,递给周觉钧。周觉钧点头接过了水,吹了吹让热气弥散开来,喂夫人喝下。

  “今日王爷回来得倒是比往日早了些。”云夫人望着丈夫淡淡地舒展开了皱着的眉头。尽管脸上多了些时光留下的皱纹,但是花容依旧。

  “近日这南城里公事反而少了,只是收到了宥岐的信,说是西界近来局势尚未稳定,不知能不能回家过年了。”周觉握住着妻子的手答道。

  “宥岐此去竟也有半年之久了。”云夫人想到了长子领兵在外,风寒露宿,眉目间不禁多了些担忧。她一共给镇南王生了三个孩子,长子周宥岐继承了周觉钧的英雄气概与英姿飒爽的相貌,自小就跟着周觉钧四处领兵作战,是周觉钧亲手教出来的少年将领。

  “宥岐英勇,你就不要太担心了。”周觉钧宽声安慰,随即四下看了看,问道,“阿音是不是又出去外面胡闹了。”

  在这远离京城的南城王府中,周宥岐虽是长子,但是在家却还排为老二,上边就是大姐周知意,下面还有一个年纪极轻却在南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小妹凌音。凌音年纪虽小,却像个男孩子一般有侠客风范,与南城中不论什么人都玩得愉快。南城顽劣的男孩子竟还尊这位小了他们近十岁的小姑娘“南城周大哥”,每日午后便来呼着凌音上街玩。

  云氏笑着摇摇头,“阿音要是哪天不出去胡闹老老实实地待在我这屋子里,我才要操心这鬼丫头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呢。”

  “王爷!”管家在里屋的门槛外朗声。周觉钧的眼光转向了门口,“何事?”“帝都来的信使求见,在外堂候着您呢。”管家禀报道。

  周觉钧的眼神中多了一些诧异,他望了一眼云氏,只见云氏脸上也露出一副不知其然的表情。自从离开溟洛,八年来他们夫妇二人在这南城中亲民乐事,守着自己的领地,与民同乐,除了每年按例朝见,几乎绝了帝都政事。皇城的信使还是第一次踏上这南城的土地。

  周觉钧起身,朝云氏点头示意她不用担心。管家在门口候着王爷出来,待王爷的靴子跨出了红色门槛,便跟着王爷往那外堂去了。

  “镇南王听旨:潜灵二十八年,帝崩。幼子熙然即位,年号及旸。今令镇南王周觉钧急速返程回京参加国丧。”使者高声宣旨。

  外堂迟迟无声息。使者只觉得奇怪,透过自己的手肘瞟了一眼依旧跪着的王爷。只见周觉钧一动不动,竟面无血色,双目无神盯着斜下方空空冰凉的地。

  “王爷,您该接旨了。”使者小声提醒。

  周觉钧停顿了许久,颤抖地伸出了手,摇摇晃晃地接过那代表着皇家威严的金黄色卷轴。

  使者向周觉钧行礼告退。管家和气地上前领着使者到偏房休息,又拿了些银子好言感谢使者到访。

  管家踏出外堂时回头看了一眼镇南王,王爷一言不发,浑身像是被抽了魂一般,与先前见到的威风潇洒竟判若两人。管家心里有些担忧,见王爷脸上竟有了一滴热泪滑落了下来,弄湿了往日刚毅的右颊。

  “快去叫夫人。”管家忧心地转过了头。旁边的侍女赶忙往后院的里屋去了。

  ##########

  周熙然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好像睡着了,一瞬间想起这个时辰不能睡觉,心中惊凉了一下,忽的就清醒了许多。

  跪在床边的东凌本来还在犹豫小皇帝就这么睡着了,一会儿要是长乐宫的人来了,手忙脚乱的,定又要被责怪。这会子见到小皇帝自己醒了,东凌心里松了一口气。

  周熙然睁开了眼睛却没有坐起来的心思,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睡眠中。东凌见状便唤来闫让进屋,他知道小皇帝向来最喜欢闫让伺候他起床。

  这会子闫让已经吃饱了,正无所事事地在后院的房间里摆弄着东凌很少用的那跟拂尘。听到了东凌的叫唤,把那拂尘撇在东凌的床上就跑出了屋子。

  闫让跑进屋的时候东凌正在伺候着小皇帝喝水。“闫让闫让!”周熙然一见到闫让,双目就充满了精神,摆摆手招呼他赶紧过来。东凌在一旁看见闫让边跑边差点被宽大的宫服绊倒,没忍住笑了出来,一面还小心地扶住饮水的器皿,生怕水洒出来弄湿了龙床。

  “今儿是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东凌看闫让来伺候了,就走到了边上给小皇帝拿帽子。

  闫让还气喘吁吁,原本白晰的小脸多了些粉红。周熙然只觉得闫让这个样子着实有趣,便伸手去拍拍他的脸。“今天母后突然去学宫了。”周熙然道。

  东凌拿帽子的手不禁一颤。安太后还是皇后的时候,虽然关心当时还是皇子的周熙然,但是却从未在意过他的学业,自然也从来没有亲自到学宫去过。今儿这去,怕是只是一个开始。

  东凌也知道闫让和周熙然平日里在学宫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这两人正值贪玩的年纪,又相互为伴,自然是从来不肯一心一意地专心修习。今后这两人在学宫的日子,只怕是要不好过。

  “太后娘娘去学宫看望也不至于到这个时辰才回来,可是还共进了晚膳?”东凌问道。“本来是的,后来不知怎么,叶总管在太后娘娘耳边说了些什么,太后娘娘就直径回宫了。”闫让小声嘟囔。

  东凌点点头,便退了出去。小皇帝最喜欢夜初和两个贴身的太监关起门来在未央宫里嬉戏打闹,对于年纪尚轻的小皇帝来说这段时间是他最自由的时光。未央宫事物渐多,加之东凌年纪比他两都大了许些,小皇帝只觉得和闫让一块儿玩更开心一些,东凌就不再参与小皇帝的游戏时间,只剩下闫让一个人陪着他嬉闹。东凌走出了屋子,关上了里面的门。

  他抬起了头,只见天上云层密布,几乎遮住了月亮的淡光。

  明儿大概要下雨了。

  ----------

  “你今天来得倒是晚了。”安妠坐在屏风之后,屏风映出了她侧脸的轮廓,与那牡丹图画融在了一起。

举报

作者感言

汐潇

汐潇

谢谢倾城月儿小可爱的推荐票嘻嘻(˃̶̤́꒳˂̶̤̀)   【注解】地理空间设定:南城远离京城,相当于江南水乡的一座非常繁荣的封地。而京城溟洛位于东洲大陆的中部偏北,是东洲全国的政治中心,皇帝所在的位置,相当于清王朝时期的北京。西界地处西边,属于外国,与东洲有土壤相接。

2019-10-14 11: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