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无情烟雨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皇后

潇潇无情烟雨空 汐潇 2200 2019.10.26 18:14

  周胤齐从大殿上赶了回来,外面的空气有些寒冷,进了屋里呼出的气都是白雾。安妠果然像他吩咐的那样子穿上了那件蓝色的薄衫子,他欣赏着自己面前的美人,不自觉地勾起了笑容。

  “给朕倒杯茶吧?”周胤齐指了指檀木桌上的青花瓷茶壶,对一直羞涩地站在一旁的安妠说道。

  他最喜欢她从不邀宠的样子,不会像其他的嫔妃那样,见到了他就如饥似渴一般地献媚。她总是乖顺地等着他吩咐,偶尔也会主动地给他带来些惊喜。每日朝政繁忙早已分尽了他的精神,他就喜欢这样子懂事又不至于枯燥无味的女人。

  安妠服帖地端上了一盏茶,轻轻地在杯口吹了吹,跪了下来双手托起递给了皇上。

  周胤齐接过杯子,拉起了安妠,将她揉到了怀里,溺爱地说道,“地上这么冷,今后不许再跪了。”

  安妠脸一红,小声地说了一声,“是。”

  “怎么魂不守舍的样子?”周胤齐问美人。

  “臣妾无事。”安妠浅浅笑道,把头埋到了周胤齐阔大的肩膀里。

  周胤齐就喜欢她这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不禁放下杯盏,两手把她抱得更深了,轻轻在她耳边说道,“你无事要告诉朕,朕可有事要告诉你。”

  “是什么事呢?”安妠歪了脖子。

  “朕要封你当皇后。”周胤齐捏了一下安妠白嫩的涂了脂粉的脸。

  语音刚落,周胤齐就感觉到了怀中人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不禁心疼安抚道,“朕知道当皇后每日要管这宫中的事物十分劳累,但是朕觉得这宫内就只有你能够胜任。朕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朕失望。”

  安妠心中的思虑可与这完全不同。在这深宫中熬了这么多岁月,唯有权势是她一直努力向前的动力。在皇帝面前的所有顺服只是她博得欢喜的手段,心中她可从来没有甘愿居于这妃位。

  先皇后有富贵相而无富贵命,早早的就离了世,要说这其中,她每日容光焕发又娇滴滴的样子可没少让本就善妒的先皇后病情加重。安妠心下也知晓,如今的东洲不得无后,无后则不能安后宫,更不可能安天下。她也只是不显山露水地在等待,静谧地熬着,她知道总归会是她。

  所以当周胤齐的嘴中吐露出了“皇后”这两个字时,安妠心中只有为这天的终于来到而激动,丝毫没有操劳烦心的担忧。先皇后薨后,她晋升贵妃,接管后宫的事务这么久了,她早已掌握了处理这些事务的方法。她天生能干,这些事情不过是为自己的权贵之位付出的应有的责任罢了。

  不过此时,自然不可以就这么接受了这天降的后位。安妠一骨碌滚到了地上,边磕头边哭道,“臣妾何德何能,居然就敢受了凤位。先皇后贤惠,臣妾与她差远了,要是成了新的皇后,必是要被老人们不服气的。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周胤齐见这个女人一丝贪图权势的心都不曾有,心下更加的怜惜,拉起了跪在地上的安妠,“不哭了不哭了,这凤位还是要受的,至于要是有谁有了异议,朕便割了他的舌头。”

  安妠噗嗤一下怪喃道,“皇上如此明德之君,这要是割了舌头,人怕是要骂我迷惑了君心心狠手辣了。”

  “你本就迷惑了朕的心。”周胤齐环过怀中的美人,目光从安妠的发簪子一直看到了她浅蓝色薄裙的裙角,末了笑道,“朕看你与刚进宫之日比来,只愈加动人了。”

  安妠羞涩一笑,“皇上又欺负人。”

  “那朕今晚怕是要欺负个够了。”周胤齐甩开龙袍的袖子,双手抱起了这个心尖上的丽人,直径撩开床帏。

  #####

  “这地牢又臭又脏,叶公公还亲自来,实在辛苦了。”黑暗里铁链锁拖动,发出“嗦丝”的声音,钟梁子慢慢拖着脚上沉甸甸的镣铐走到了牢门边上。

  “钟前总管看起来倒是在这儿过得快活得很。”叶全尖锐的娘娘腔响起。领着叶全进这地牢来的那个值守的狱吏不尽琢磨着,要不是钟梁子被单独一个人锁在了最角落的单人牢间,外面还加了一层厚厚的石门,别的那些小犯怕是要吵闹着把着栏杆都要望望,今儿可就又得是个躁人的夜了。

  “是娘娘派你来处置我吧。”钟梁子叹了一口气。在这牢房里这么久了,他早就已经不再那么害怕死亡,他早已做好了随时被处决的准备。他只是有一事未放下,那遗诏不在,他实在对不起先帝。“让我去地府吧,”钟梁子心中说道,“老奴实在无脸在天上见先帝。”

  “娘娘菩萨心肠,还没让你上路。”叶全在黑暗中翻了一个白眼,随即不屑地说道,“我要是娘娘,你早就碎尸万断了。”

  钟梁子的心晃动了一下,纵使叶全毒舌,在这大内滚打着这么多年他的敏感和直觉让他倒是听明白了一件事。

  太后还没打算杀了他。

  为什么呢?钟梁子吸了一口气,只闻到叶全尖锐的声音又在黑暗中响起,“不过,娘娘只是说没打算杀了你,可没有说你不许自己死在这臭气通天的地方。”

  “你要做什么?”钟梁子收回了神,神气变得相当紧张,僵硬地问道。

  “钟公公,先帝一直护着您才让您上了总管的位置。可您要知道的呀,如今已经.......翻天了......”叶全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笑声在这黑森森的牢房中显得狰狞。

  “你竟敢违了娘娘的意思私下杀我?”钟梁子咬牙。

  “哦,那您老可错怪我了,是您自己疯了要杀了自己。”叶全露出了微笑。

  “什么意思?”钟梁子疯狂地站直了起来,抓住了牢门的铁栏杆。

  “您服这癫药已经五日了,这两日应该发作了,”叶全笑道,他怎么可能让他老老实实地在这牢里呢?每日他都嘱咐人悄悄在他饭菜里加一小些计量的癫药。“你也已经是要死的人了,我来不过也就是来送你一程,顺便问个事儿,为何你给先帝放遗诏的金镶玉小盒子里边还放了一个少了两颗琉璃珠子的丝帕?”

  钟梁子闻言后只觉得心脏刺疼,他大吼道,“你怎么知道里面装的东西!那个盒子去哪里了!”

  “那等你去了阴间,再好好想想吧!”叶全狰狞的笑声传遍了整个石板门内的牢房。

  钟梁子疯了一般地扑上前,但是无奈铁链束缚了他的双脚。过了一会儿,他瘫软的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