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潇潇无情烟雨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中毒

潇潇无情烟雨空 汐潇 2047 2019.11.15 08:47

  王潼涵只觉得后面有人来了,转过头不禁心跳加速。

  云西岚看也没有看王潼涵一眼,双眼就是紧紧地盯着床上昏睡过去的王子尘。第一天见到他的时候还觉得他看上去神采奕奕的,不知道为何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云西岚给周知意使了一个眼色,周知意明白了母亲的意思,悄悄走到王潼涵身边,在他耳边道,“元瞻伯伯,可否让阿娘单独和子尘哥哥待一会儿?”

  王潼涵眼神还在闪烁,听到了这句话便点了点头,唤着屋里的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周知意轻轻关起了门,只留下屋内昏睡的王子尘和一脸担忧的云西岚。

  “尘儿。”云西岚坐到了王子尘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掌传来了透心的冰凉。只是王子尘听不见边上的人的叫唤,他有些昏昏的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你怎么会这样呢?是不是他......是不是他没有好好照顾你?我不该走的.....尘儿都怪岚姨,都怪我.....”云西岚不知怎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弄湿了早晨擦上的胭脂粉,脸庞上迅速留下了一条泪痕。

  王子尘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云西岚握住他的手,只希望自己的体温能够温暖他。“尘儿,会没事的,阿姐一定在天上保佑你呢。会没事的.....不能有事,不能有.....”云西岚抽泣着。她的内心是全部对自己的责怪。这是阿姐留下来的唯一的孩子啊!虽然他们一直都在瞒着他,虽然她也跟着他们一起瞒着他,怕他卷入当年那些是是非非中。可是......这是阿姐唯一的血肉,她是他最亲的家人了,本该是她护着他的。可是她却服从了他们的安排,把他交给了王潼涵那个禽兽,自己去了南城,一去就是八年......

  王子尘微微有了些动静,云西岚大喜,赶忙擦去了眼泪,摸摸他的额头。虽然还是有些烧,但是比她刚进来的时候仿佛已经好很多了。

  王子尘缓缓睁开了眼睛,但是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本以为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会是自己的侍女,像往常每次发病一样。但是他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岚姨,不知怎的他好像在她脸上看到了些许余泪。王子尘心里有些疑惑,但是他实在是没有力气想这些,微微张了张嘴,有些歉意地露出了一个嘴形,却没有声音传出,“岚姨”。

  云西岚看见王子尘醒了,温和地笑,道,“尘儿别动,你现在还很虚弱。我去叫你爹进来。”

  ##########

  王潼涵从儿子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以后走到了府里的墙角。墙角前立了一个人,像是等待他多时。

  “解药呢?”王潼涵的语气充满着威胁。

  “大人与师父约定好的难道还能单方毁约?拿倾月换解药。”墙角前的人却仿佛不着急一般。

  “我助你们找倾月已经两年。如今也未见倾月,如何怪我?我护着你两年,至少你该给我解药。”王潼涵道,双眼放出了凛冽的光。

  只是墙角边的人倒是不这么着急,反倒微微一笑,“大人以为,如果没有我,少爷能每每病发却不致命?”

  “告诉你师父,如果尘儿出了什么意外,别说找什么倾月,就是你,也得为尘儿陪葬。”王潼涵恶狠狠地丢下了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开。

  他走了良久后,原本还微笑着的墙角的人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蹲了下来,用自己的胳膊包裹住了自己的头。

  #########

  云西岚走出了房间,终于抬起了头看了一眼王潼涵,“我警告你。尘儿不得有事。”

  王潼涵心里仿佛被针这里一下一般的疼痛,但是也只能笑笑说,“一定。”

  王潼涵走进了房间,王子尘已经稍微清醒了很多。

  王子尘有些疲惫。这个奇怪的病是从他十岁的那年开始的。一开始他也没有在意,就是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容易染上风寒,王潼涵也以为是因为周宥岐去了南城,少了一个能和他一起习武玩耍的人,儿子的体质变差了。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加,他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已经不再是风寒的症状,而是突然冰冷至极,又突然仿佛被火灼烧一般。

  王潼涵这才开始把这件事放到了心上,开始每次王子尘发病的时候都特别紧张。

  但是在全京城所有的名医都来为这位赫赫有名的王家少爷诊断后露出疑惑的表情后,王潼涵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眉毛越皱越深,从此再也没有大夫踏入过王家的大门。

  此刻王子尘看见父亲走到了自己的床边坐下。父亲多了些苍老的气息,作为京城第一大世家的家主,他不仅仅要照顾家里的事情,更要照顾整个京城的事情。本来作为王家的独子,王子尘也身负这种重担,但是他的身体时常要吃不消,王潼涵便也没有太让他插手这些繁琐的事情,只是时不时的慢慢培养他继承家主位子的能力。

  “尘儿,没事的,爹在。”王潼涵温和地笑了笑,慈爱的给王子尘盖好了被子。

  王子尘只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红。

  王潼涵唤进了小红,让她去煮些黄芪枸杞水来给王子尘喝,尽管不能完全地根除王子尘奇怪的病,但是好歹能让王子尘稍微缓解一些。

  “岚姨刚刚来了。”王子尘不知道父亲和云西岚已经见过了,只是喉咙干涩地说了一句。

  “嗯。你岚姨一直都是最担心你的。”王潼涵道。

  “她好像哭了。”王子尘把被子向上拉了拉,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不要暴露在空气里。

  王潼涵愣了一下,但是没有说话。王子尘看着父亲每次提起岚姨他都好像有很多话却又一言不发,心下不禁有些疑惑。心里多了些思绪,王子尘不禁咳了起来,索性的是没有痰也不再有血。

  王潼涵见儿子咳嗽不禁又露出了关怀的神色,正巧小红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碗黄芪水。

  “我来吧。”王潼涵平静地从小红手里接过了黄芪水,一勺一勺地喂儿子。

  ###########

  “世子!不好了!西境大军来了!”帐营里传来一声惊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