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神探一上来就把身体弄丢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抬头有高能

  门铃还在“叮咚叮咚”的响。

  李敏和舒清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瞧出了几分惊诧。

  她们走到门前,看向门边上的门铃显示器。

  显示器里是一个推着个小车的老婆婆。她站在“清花”旅舍的庭院前,两手推了个小车,步履蹒跚,动作迟缓,没什么攻击力。

  李敏惊道:“她好像是半山腰的那家旅馆的主人。”

  舒清皱眉:“你认识?”

  李敏疑惑:“你不是在这里埋伏了两天吗?你没看见?”

  舒清摇了摇头:“我之前调查过,那家旅店是停业待售状态。而且我埋伏的这两天里,也没看到那家店有人进出。”

  李敏更疑惑了:“怎么会?我们路过的时候,我还看到那旅店的灯敞亮呢。”

  一时之间,两女孩陷入了沉默。

  就像李敏这样的傻白甜玩家也发现了这老妇似乎有点不对劲。

  舒清戴着面具,不知在想什么,李敏凑近舒清,小声问道:“我们要怎么办?”

  同时,她想去掏手机,李敏的手机正藏在舒清口袋里呢,怎么可能找得着。

  李敏“哎呀”地低呼了声:“我把手机忘在楼上了!”

  牧骏无语,并且想翻个白眼。

  舒清也瞟了李敏一眼,不知眼前这20岁左右的小女孩是真傻还是装傻。

  李敏道:“姐姐你看看你手机现在有信号吗?我们赶紧报警吧!”

  舒清似乎送了口气,收回了自己藏在毛衣袖子里的一柄利刃,将自己的手机屏幕展示给李敏,果然,还是无信号。

  能把“猎物”锁在这山上的旅舍里耍着玩的凶手大费周章布下的局,能让“猎物”有信号报警这不是逗呢吗......

  两姑娘又转向显示器,舒清拿着听筒,李敏也竖起耳朵凑到旁边。

  与此同时,屏幕中的老妇回头。听筒里传来老妇的声音:“哎哟,小徐怎么从外面回来啦?我还以为你在里头制作雕像,没听到门铃声呢。”

  这时,铁门外悬挂的监控镜头拍到了一双锃亮的黑皮鞋,然后是一双大长腿。

  老妇侧身,给来者腾出了位置。那人掏出钥匙,眼神划过镜头,露出丝微笑,是个十分帅气又文质彬彬的脸,赫然就是那个披着牧骏皮囊的冒牌徐寻。

  “徐寻”道:“刚去准备画具,有点麻烦。婆婆今天又来送好吃的了啊?”

  牧骏留意到这“徐寻”换了双鞋,之前分明还是白跑鞋。另外,他说要拿画具,但手上抱着的是一只用毛毯包裹着的小灰狗。

  李敏喜爱小动物,一下认出来了,对舒清道:“那只小狗好像就是那个老妇人养的!”

  于是,“徐寻”和老妇的对话就更诡异了。

  那老妇人的狗在冒牌徐寻手上,为什么老妇人好像一点也不奇怪的样子?

  还有“徐寻”准备的画具是什么?难道是小狗吗?

  李敏之前对“徐寻”还抱有一丝好感,这下似乎也嗅到了不详的恐怖气息。她回头瞟向舒清,惶惶不安地问:“我们要怎么办?”

  舒清一直定定地望着显示器屏幕,直到李敏拽住她的袖子晃了晃,她这才回过神,又眯眼观察了番李敏。

  李敏急道:“我们赶紧逃吧!”

  院子门口离她们所在的旅舍还有一段距离,按照老妇人的步子,应该会花上几分钟。

  她们不能从正门逃,但幸好还有通往后山的后门。

  然而,不巧,后门被锁住了。

  李敏握着门把手使劲撞了撞,急的快哭了。

  牧骏知道舒清一直观察着李敏的一举一动,大约是李敏的害怕实在太过真实,要是这都能演,那可真是演技太高超了。

  这时的舒清应该选择相信李敏,将李敏一把拉开,然后抡起一脚踹向木质大门。

  大门松动,但门外忽然又爆发出狼嚎声。

  李敏瑟瑟发抖:“对,对后山有狼!”

  舒清没理她,又飞起几脚,木门终于倒了下来。

  女孩们甫一出门,旅舍刹那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李敏吓得心脏都快停跳了:“这、这是跳闸了?”

  舒清打开手机照明灯,往后门看去。

  原来门外的把手上连着根绳子,绳子那头绑着的正是电闸的开关,滑块接口都有人为撬动过的痕迹,显然是经过了改造。舒清刚刚把门踢开,绳子松了,触动了凶手事先做好的机关,电闸开关自动弹起,于是整栋房子的供电都断了。

  后门附近有一条上山的小路,本来在路两旁还亮着几盏路灯,虽然灯光昏暗,好歹还能起到照明的作用。此刻,连那些路灯也都灭了,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树影斑驳,狼嚎狗吠此起彼伏。

  李敏赶紧缩到了舒清背后。

  牧骏看着客户san值疯狂掉,但考虑到自己只有15分钟的化形时间,决定继续不出手当护花使者。

  幸好还有舒清在李敏身旁,这很大程度上也给了李敏一颗定心丸。

  舒清顺着狼嚎的声源寻去,突然停在了几米之外的灌木丛间。

  她弯下腰,拨开一看。

  呵,哪里有狼。

  这分明是一个伪装成树墩的小型音箱!

  牧骏在舒清的大脑中打了个哈欠。

  看吧,他推测得果然没错。

  之前李敏被狼嚎声吓破了胆子,后山有路不走,偏偏要往三楼爬,然后又在这房子里像个傻子似的上上下下地捣鼓了这么大一圈。

  这一切都是那幕后凶手预先设计好了的,包括李敏会做出的反应,也无一例外地都在凶手的计算内。

  就不知道这舒清的突然出现是不是也是凶手安排好的。

  李敏再单纯也知道自己恐怕掉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现在只想赶紧逃出去。

  舒清皱眉:“你先走。”

  李敏忙问:“那你怎么办?”

  舒清:“我去会会那个人。”

  舒清要走,李敏一激动,一脚似乎又踢到了什么软乎乎的东西,她也没多想,追上舒清急道:“可、可是——”

  “咚——”

  “哗啦啦啦——”

  重物落地和类似玻璃碎开的响声打断了李敏的话。

  两人抬头望去,靠近房屋的一株高树上又掉下了一个重物。

  带着寒气和一股冰箱臭味。

  李敏忽然想到了什么,朝脚边望去,惊叫出声。

  与此同时,周围的高树上一连掉落下了好几块碎裂的东西。

  这一回,伴随着极其浓郁的血腥味。

  最后从她们眼前落下的......

  是一颗散着长发的头颅。

  鲜血四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