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万象皆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春风依旧在

万象皆死 生而苦难 2295 2020.10.18 06:17

  在陈墟离开后,院长凝望的雨幕。

  对于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的来说,即使现在走到生命的尽头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孤儿院可以交由政府扶持,只是可能会委屈那些孩子们,希望新来的院长能给他们无微不至的关爱。

  唯一的放不下的就是太虚这孩子。

  性格孤僻,不喜与人交往,认定的事情又极为偏执,但是不可否认是个好孩子,从小到大独立的让他过于省心。

  如果不是怕拖累这孩子,他最想将自己创办的孤儿院交给太虚,同是院里长大的太虚一定会保护好那个家园,所以他的遗嘱中吩咐将来太虚成年,可以选择回去继承那家孤儿院。

  在那之前,十年内由政府方面打点。

  所有的后事都准备好,关系也疏通了,只需要陈墟在遗嘱上签个字就行,但陈墟一直拖着这件事情死活不肯签字!

  好像这样就能吊住他最后一口气。

  做法未免有些幼稚,但院长愿意给那孩子一个机会。

  而且,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他也想再次回到孤儿院的那片花田里,耳边伴随着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训斥着在花丛中睡觉的太虚,牵着一双双稚嫩的小手,像是被春风托起般轻飘飘,在芬芳的泥土中合眼…

  这是他最美好的祈愿。

  眷恋的思绪纷飞着,目光转向病房外鬼祟的身影,笑容慈祥的对她招呼说:“孩子,不进来聊一聊吗?真是稀奇啊,你是跟着太虚过来的吧?”

  珍珠一脸尬尴的探头出来。

  “老爷爷好,我是陈墟的……唔,学姐。”

  她一直在病房外转悠,打发了两个小护士,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发现的,但既然被逮到了也不再犹犹豫豫。

  院长和蔼的笑道:“我从窗户看到你偷偷摸摸的跟着太虚,太虚可能也发现了但是懒得理会,这孩子虽然聪明,但是性格太冷漠了,很少有关心和在意的东西。”

  “嗯,领教过了。”

  珍珠感同身受的点点头。

  老院长看到这样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心情也明媚了不少,说道:“很少有被太虚的冷漠所拒绝却还不放弃的人,到现在他也没有一个朋友,姑娘,有兴趣听我讲讲他的事情吗?”

  “姑且有那么一点兴致。”珍珠坐下,洗耳恭听。

  “呵呵。”院长眼神欣慰。

  有些操心那孩子的未来,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还不是完全没救,老院长觉得自己有必要助攻一波,说不定还有点希望。

  明年今天,春暖花开。

  那孩子会不会有些改变呢?

  他或许无法见证那一刻的未来,只是他的灵魂仍然眷恋着那片梦乡,驻足花田守望,春风依旧在,只是无故人。

  ……

  天色深沉,哗啦啦的细雨不绝。

  正在大雨倾盆中赶路的的陈墟脚步一顿,前方不远处传来清晰的摔倒声,朦胧的视野中隐约看见一个人趴在地上,陈墟本不想多管闲事,区区摔倒用不着他特意去扶。

  直到鲜红的流水冲刷到脚下。

  那混于滩水的血味令陈墟的鼻翼一动,夺目的血色让他犹豫的顿住脚步,然后破开滂沱大雨快步赶到那人身边。

  他还不至于无视别人的生死。

  噼里啪啦的雨幕砸得衣襟湿透,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是个湿漉漉的少年,脸色因为身体失去的热量而苍白吓人。

  奇怪的是他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创伤。

  大量的鲜血却积聚在他的身下,但似乎又不是他所流出来的,看起来是没受什么伤但并不能放着不管,否则光这场大雨就能夺走他的性命,陈墟背起这倒霉蛋起身离开。

  只是单纯的昏迷,陈墟就没带他去医院。

  实际上他穷的也掏不出几个钱子。

  只能把他背回家,一摸这家伙的脸热的发烫,显然是发烧了,能发烧说明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至少身体机能还能完好预警,陈墟松了口气,拖着这家伙的身体走进浴室。

  用热水淋浴之后,换好衣服放到床上。

  然后从医疗箱里翻出感冒药给他服下,脸色看起来果然好受很多,不再跟之前奄奄一息像条死狗一样。

  面色渐渐红润,好转的还挺快。

  陈墟将他和自己湿透的衣服扔进水盆里面,因为穷所以买不起洗衣机,而且从小干家务技能点早已点满,撸起袖子熟路的倒进洗衣液开始用手努力搓泡起来。

  之后将衣服拧干后搭到天台的晾衣架上。

  然后又到厨间做了两碗热乎的玉米粥,端到床边吹着勺子喂给昏迷的少年,神情淡漠但动作却轻翼又平缓。

  少年呼吸缓和下来,睡的香甜。

  从样貌上看,这少年长得面若白玉,眉心间微翘的妩媚弧度能看出是一双别致的丹凤眼,刀削一样的面庞稍显几分凌厉,不过酣畅的睡相倒是让他多出两分中正平和。

  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倒在路上。

  身下还留有大滩血迹,却找不到血迹的来源。

  不过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向来陈墟都懒得多想,这件事情或许有些奇怪但他不觉得可以影响到自己,所以吃完晚饭后天色也不早,他在床边打好地铺,关灯盖被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床上的少年动了动。

  下意识的抱着被子翻身,然后呼吸片刻猛然惊醒,几乎是反射性从床上弹射起来,一双手聚拢成爪对着身旁有生命的活物愤怒掐去,面目狰狞的一瞬间带着骇然的杀意。

  陈墟还未睁眼便已出手。

  双手爆射,瞬间卡住那少年的手腕。

  睁眼含露着冰冷的锋芒。

  “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

  那少年因为怒火而扭曲的俊逸面貌掠过一丝迷茫,手臂暴起的青筋潜伏下去,然后茫然的松开手坐倒在一旁,目光扫过着周围的环境被疑惑所取代,最后怔怔看着陈墟沉默不语。

  陈墟坐起身来,神色平静。

  “昨天晚上在大街上捡你回来的,有记忆吗?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有什么亲人或者朋友吗?”

  少年摇了摇头,抱着脑袋表情有些痛苦。

  “……抱歉,我完全想不起来,脑子感觉一团乱麻,我只记得我好像被什么人袭击了,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陈墟盯着他痛苦的样子不似在说谎。

  而且他没有说谎的必要,装失忆对两人都没有什么好处,只是他身上根本没有证明身份的物件,既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手机,面对一个失忆症患者未免有些抓瞎。

  陈墟确认道:“连名字也不记得吗?”

  他摇着头,但又迟疑道:“使……我印象很深的一个名字,好像曾经有人这么称呼过我。”

  陈墟不由思考起解决方案。

  带医院去看脑子是不行的,他现在连一点医药费都垫不起,不然就送到救助站去,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他的家人。

  “总之,先吃饭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