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被诅咒的我活了三千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回到王宫

被诅咒的我活了三千年 白含逆 2099 2019.08.11 21:54

  经过几个小时的路程,两人终于回到了城镇,行走在充满人的街道上,两人都穿着披风,带着披风上的帽子。有些显眼。

  但行人们也不会多在意,毕竟这里是王国的中心,各地的人都会往这里跑,也些不愿意透露身份的,也会隐藏自己。

  有时候还会遇到一大群人带着披风的呢。就更不用说区区两人了。

  而艾白,虽然眼睛得到了改变,但他还是低着头,因为这样也习惯了,突然让他抬起头什么的,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此时两人已经来到了王宫门口。正打算进去的时候,却被两个士兵拦在门口:“站住,王宫重地不是你们想来就来。”

  艾白想要汐出面解决一下,但是看她也低着头,不怎么情愿的样子,似乎不想再回这个所谓的王宫。

  没办法,那艾白只能自己去解决。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国王之前给的那个徽章,艾白拿了出来,递给了他:“我找国王,有事。”

  士兵接过这个徽章,拿在手中琢磨着,他首先要判断的是这个徽章的真假,一般徽章的背后都有个隐藏的印记,士兵第一眼看的就是这个。

  的确有这个标记,但他还是有所怀疑,毕竟这是国家徽,这个国家拥有国家徽的也就只有两人。

  一个是尚老,一个是不知身份的神秘少年。

  虽然眼前这个少年满足了“神秘”,但还是让人不好接受。

  “光这东西,我不能判断你的身份。”士兵将徽章还给了艾白。并回道。

  这下可好,被拦在门外,艾白有些无计可施了。他不想来粗的,毕竟这人也只是在执行自己的工作。

  “这个徽章是真的吗?”国家徽没有让士兵相信,但却引起了汐的注意。

  “国王给的,总以为有点用,看来是想多了。”

  的确,汐在远处观看那场战斗的时候,觉得艾白的实力至少也有金徽,更上一层国家徽也有可能。

  但她没有想到,国王真的给他颁布了国家徽,也许他真的剥夺了国王的权利。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这一点让汐稍微有些激动,所以不管如何她总得去看一看结果。

  她摘下了帽子,看向士兵。

  “可以让我们进去吗?”

  士兵看向汐,他不认识艾白,但他认识这张脸,整个城镇又有谁不认识这张脸呢?他顿时激动起来。

  “你是,艾尔薇公主?可你不是被魔族……”

  “我被他救了。”汐打断士兵的话,说道。

  “那可太好了!我们的公主回来了!国王一定会很高兴的!”士兵激动的笑了起来,接着他又看向了艾白:“对不起,你能把公主救回,肯定是第二个国家徽的大人,我不该怀疑你的。”

  艾白沉默着,没有给予回答。

  “那你们快进去吧。普来,快去禀报给陛下!”

  士兵看向另一个士兵,让他将这一喜讯告诉给国王。

  “好。”接着,那个士兵连忙跑开了。

  而两人也直接走了进去,汐也重新带上了帽子。

  “那个是国王给我起的名字,我原来的名字还是安·汐。”

  “嗯?哪个?”

  艾白根本没有注意那个士兵说的话,而且士兵因为激动语速也比较快,所以艾白就更没有听清楚了。

  “肯弗雷特·冯·艾尔薇。”

  前面是国王的姓,而后面就是国王取得名。

  而国王的全名就是:肯弗雷特·冯·达尔。

  “哦。所以你还是喜欢你母亲取得名字。”艾白回道。

  “是我父亲的姓,名也是父亲取的。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汐从刚出生就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对于父亲的印象,只有母亲的一面之词。

  家里连张照片都没有留下。

  沉重的事,艾白一般选择沉默,应该这样也不怕说错话伤害到她。

  ……

  还没走到国王的大厅,他就带着尚老一起激动的跑了过来。

  “艾尔薇,艾尔薇,你没事吧?”国王跑到汐的面前,热泪盈眶的看着她,迫切的问道。

  “没事。”汐对国王只有厌恶,对她来说,这一份担忧,只是表面的假惺惺。

  但这也是正确,国王在乎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他的国家,艾尔薇没有事,那么他又有打赢其他国家的资本。

  毕竟双体质厉害的也不仅仅只限于超魔法而已。

  不过,如果是几个月前还可以,现在艾白在这,国王也只会是白高兴一场。

  “你从魔族中救出的?”尚老看向艾白,问道。

  “算是吧。”

  “老夫寻了那么久也没有寻到魔族的居住地,你是怎么找到的。”

  “它们有特殊的结界。”艾白回道。

  “难怪,看来布下这结界的魔族,比老夫还强。”

  “感谢艾白大人将我的女儿救下,真的太感谢了。”此时国王又看向艾白,感激的弯着腰,说道。

  这让汐有些难以相信,这个男人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弯腰拱手,对尚老也从来没有这样过,就算艾白把她救回来了,他也不会下那么大面子才对。

  “我听她说了,她不是你的女儿,这又是你犯的一项罪,而你现在也不用感谢我,她已经不是你的工具了。”

  艾白不打算给他好脸色看,这个国王实在是太令人作呕了,若不是自己不想整理国家之事,他早就死了。

  听到这话,国王脸色也就青了下来,不能为他所用,那这个公主有没有回来,不都是一样?

  “那可是扩展领土的机会……”国王也不敢大声反驳,只能小声的委屈说道。

  “让人民信任,处事合理。受贵族们支持,这才是一个国家强大的资本。很明显你是不合格的。就算你能有强大的兵器,也无法长久。”

  艾白好歹也是活了那么久的人,虽然有两千年不处人事,但也有一千五百年在看着世间。

  国王无法反驳,现在他完全高兴不起来了,自己的命掌握在别人手里,说什么也不是个办法。

  只能认命。

  “公主殿下,要去换身衣服,清洗一下身体吗?这几个月你受苦了。”

  尚老看向面无表情的汐,问道。

  而此时的汐还在懵里懵懂的状态,没有听清尚老说的话。

  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那个不可一世的国王,竟然在这个少年面前,恭恭敬敬。甚至话都不敢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