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被诅咒的我活了三千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国王

被诅咒的我活了三千年 白含逆 2033 2019.07.21 21:06

  此时艾白众人已经随着他们来到了王宫。

  这王宫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庭院,分为七部分。

  第一部分:国王与家人的行殿,一般进行重要的会议也是在这边。

  第二部分:训练广场,军队的训练场地。

  第三部分:大营房,军队或客人的休息处。

  第四部分:王的宝库与粮仓。

  第五部分:装备制造与存放处。

  第六部分:监狱。

  第七部分:处刑台。

  女骑士带着艾白等人来到了国王的行殿的大厅,宽敞的大厅由十几根石柱支撑,每个石柱面前都有一个士兵派守。

  而在大厅最上方有一个华丽的貂皮座椅,而这就是统领整个王国的最高指挥人坐的位子。

  而国王就坐在位置上,等着女骑士禀报归来的消息。

  “是国王,好酷。”

  众人朝着国王走去,期间可习不俊的小声说道。

  国王看上去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他有着整齐的络腮胡,铿锵有力的眼神无疑透露着一种国王才有的气息,威严十足。身上穿的衣服也十分华丽,红白相间的厚重衣服,头上还戴着一顶黄金做的头冠。

  女骑士率先走向前去,单膝下跪:“陛下,我已经将他们带来了。”

  “嗯。”国王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女骑士身后的四人。

  国王那沉厚的眼神,将三人吓了一跳。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无礼,立马跪下了来。

  当然除了艾白。艾白的状况一直是低着头的,所以他完全看不见国王的眼神正聚集在他身上。

  虽说看不见,但他多少也知道了。只不过要让他下跪什么的,还是有些做不到。他活了3000多年,好歹也算是长辈。长辈给后辈下跪是有些无礼。就算他是国王,艾白也不会做这种荒唐的事。

  “艾白,不能对陛下无礼。”缇非娜看向艾白,顿时就着急起来。就算是这个国家最强的人在,也要对国王行礼。他一个小小的铜徽,虽然实力不止于此,但铜徽还是铜徽。区区铜徽,不对国王行礼,是非常大的不敬。

  “哈哈哈,没事。你们也起来吧。”国王听到了她的话,便慷慨一笑,回道。

  还好国王心很广,不然就出大事了。缇非娜松了一口气,跟着众人也站了起来。

  “露西,报告此次伐龙的具体情况。”

  在一开始的报告里,女骑士只简略说明了一下情况,具体的事情国王并不清楚,要进行犒劳奖赏他就必须得清楚发生的所以事情。

  “是的陛下,此处的伐龙作战只能说是有惊无险。我们太低估龙的实力了,派去的魔法师与体能师都不足以跟龙对抗。若不是这位名为艾白的男人将我们救下,恐怕我们早已经命丧黄泉……”

  女骑士将具体的事情都一一说了一番,当然她还有隐瞒的成分,那就是艾白的眼睛,如果让国王知道,艾白有紫色的眼睛,恐怕这件事情就不没有那么容易混过去。

  “与龙交谈,能制造顶级药水,竟然会有这种事。这位艾白兄弟,敢问你的真实身份是?”国王听了女骑士的讲述也大为震叹,不经意中对艾白产生了些敬意,连兄弟二字都说了出来。

  让国王称之为“兄弟”的,他还是第一个。给了那么大的面子,看来是想留住他。

  “一个普通人。”艾白的回答依然还是如此,一个深陷诅咒的人,饱受千年的痛苦,谁又愿意把自己的过去全盘托出呢?就算是一点点也不愿意透露。

  “有这等恐怖的实力,又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露西,快去安排酒宴,邀请各大贵族,我们要给艾白兄弟举办一场欢迎宴会。”

  国王激动的挥着手,他一定要留下艾白,不管用什么手段。先不管艾白的实力究竟如何,光是一个制造药水就足以让人惊叹不已。若是他能为国家效力,每个军队都能配置一小瓶药水的话,那在领土的争夺战中,一定能征战四方的。

  “是的,陛下。”听着国王的吩咐,女骑士退下了。

  “艾白兄弟,你能否在现场为我制造一瓶药水?需要什么材料我都会给你找来。”国王现在只想看看真伪,若是真的可以,他要什么都会答应他。

  “如果你能用你宝库里的魔法杀死我的话,我会帮你做。”当然艾白还是那个目的,如果不能做到,那其他的全都免谈。

  可这话却把国王给难住了,说要杀他什么的,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让到嘴边的鸭子白白去送死,这一点他没有办法做到。

  “这是为什么?艾白兄弟还这么年轻,还有着大把时光,为什么要想死亡这种遥遥无期的事情呢?”当然他不会立刻就拒绝,他不蠢,这种时候就是要顺着他来,才有可能成功。

  “遥遥无期,令人可怕。”

  是,的确是遥遥无期,他还不知道诅咒会持续多久,有可能会一直残留下去,让他获得永生。让他可以在时间的长河中游来游去。但这并不是艾白所期望的。他不想要永生,因为那是痛苦的。

  这种痛苦他忍受了很久,他已经不想再忍受下去了。只有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脱。

  “可怕?人人都想长生,为何到了你这里就成为了可怕?说发生了什么令你无法忍受的事?”

  “长生并不是一件好事,也许你能看到很多,但绝对不想接触很多。看着自己的朋友亲人都逐渐死亡,那是一种无限的痛苦,它徘徊在你的脑中无法散去,慢慢的就会羡慕那个可以正常死亡的人。”

  这是艾白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说出那么多话,也许是被国王问到点子上了,也许是他想发泄一下多年来的痛苦。

  “这不能说是绝对吧?我们都不是不死人,我们又怎么会清楚不老不死究竟是怎么的感受。看到时代的更替,看到子民的贫困或繁荣,这不都是一种喜悦嘛?”

  国王笑了笑,笑叹他的幼稚,谁会讨厌不老不死呢?得永生者得天下,都得天下了谁又会在乎身旁亲人的老死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