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被诅咒的我活了三千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进入矿洞

被诅咒的我活了三千年 白含逆 2075 2019.07.16 10:52

  四人踏进矿洞,依靠可习的火焰勉强可以看清楚前方的路。矿洞的墙壁都是土加石的结构,被一排排的木版支撑。漆黑的洞里隐隐约约传来水滴落下的声音。

  “呐,你们说村民一般都在这里挖什么矿物啊?”缇非娜转过身子来,清澈的笑了笑,问道。

  “铁矿或者水晶等东西吧。总之就是用来做武器的材料。村子采矿卖给城里,然后开武器店的就去进材料。不过村里也有可能有个人炼制的。”大门想了想,回道。

  “附魔呢?他们有专门的附魔师嘛?村里。”

  “这个说不定,毕业的附魔师回来工作也有可能。”

  “嗯?有人会放着城里的钱不赚回来赚村里的钱嘛?”缇非娜疑惑的问道。

  “什么样的人都有,况且学魔法也不一定是为了赚钱。我们不也是嘛,总有一天要进入王宫。”大门笑了笑回道。

  “喂喂喂,别聊这些了,前面好像有动静了。”可习走在最前面,所以看得最清楚。他注意到动静之后打断两人的对话,警惕的说道。

  “来了嘛?”大门拿出一直背在身后的大剑,进入战斗状态。缇非娜也拿出了她的魔法杖。

  吼!吼!

  伴随着两声吼叫,六个黑影从深处走了过来。透过火的光亮,他们看见了巨大的獠牙,以及全身都是刺的身体。

  深棕色的魔兽,一共六只,有着野猪的外表,但身子却比野猪足足大了两倍。

  “都是E级的刺獠猪,大家散开阵型,小心它们的獠牙和刺。”做为队长的大门,应付这种情况也拥有相对的反应力与决断力。

  缇非娜和可习从大门面前跳开,拉开距离一左一右一中。唯独最后面的艾白却无动于衷。

  “按照我们平常练习的那样,数量太多,我们逐个击破。”

  大门双手举着大剑,在指挥的途中冲了上去。目标上最近一只魔兽。

  “可习,隔开。”

  “好!大自然的精灵啊,燃烧那凶猛的火焰吧。火烈焰墙!”可习伸出右手,以手掌为中心聚集魔力,接着赤红的火焰出现在他手中,在朝着魔兽猛地一划。火焰如同一条线在地上散开。顿时将目标外的五只魔兽隔绝起来。

  目的是避免大门在杀那只魔兽时,遭到其他魔兽的干扰。

  炽热的火焰挡在魔兽面前,光顿时照亮了整个矿洞。被围住的魔兽无法后退,那么它只能去迎击面前的敌人。

  它猛吼一声,右蹄疯狂往地下踩,顶着那两颗大獠牙,它冲了过去。

  “獠刺猪的武器只有牙齿和身上的尖刺,只要躲过了就没有多大的伤害。缇非娜,帮我吸引注意力!”

  大门一脚跳起,举起大剑猛地劈下去。这时缇非娜也发动了自己的魔法。

  “水的精灵,来自大海的力量,水扑!”以缇非娜的魔杖为中心聚集魔力,接着巨量的水朝着魔兽扑打过去。

  当然这并不能造成伤害,但能使它在一瞬间停止思考!

  “大门!”

  “铁之钢,力之硬,剑斩!”大门拿着大剑瞬间劈下魔兽的头部,伴随着哀嚎,魔兽倒了下去。化成黑影消失在原地。

  “干的漂亮!”

  干掉一个,三人有些振奋。

  大门干掉之后连忙退回原地,凝聚着呼吸再次看向其他魔兽。

  “火墙要消失了。”

  “冷静,再用刚才的战术。”

  三人继续战斗,他们的默契似乎完全将艾白忘记在脑后。而艾白也在后边观察着。

  “默契还行,可用的魔法都是最低级的。像这种魔兽一个高级魔法就可以全部解决,为什么要?”

  看着他们蹩脚的战斗,艾白有些疑惑,在E级魔兽面前使用低级魔法,纯属是浪费时间,为什么不用高级魔法?这样算得上打败过龙的人嘛?难道是故意试探我吗?

  正当艾白疑惑的时候,大门叫住了他:

  “艾白能帮个忙吗?在我们牵制住它们的时候你释放雷魔法,应该可以对它们造成较多的伤害,之后我来补最后一刀。”

  “嗯。”艾白低着头小声应了一下,接着他举起右手食指,聚集魔力,下一秒紫色的雷电从手指尖迸发而出,伴随着刺耳的滋滋声,雷电的亮光从三人眼前穿过。

  顿时,五只魔兽倒在了地上,然后慢慢消失。

  “嗯?”

  三人脑子有些缓不过来,看着地上的魔兽,又看了看收回右手的艾白,接着万分惊叹涌了上来。

  “刚才那个是无吟唱的高级魔法?”缇非娜眼睛都瞪大了,她连忙跑到艾白面前,询问道。

  “莫非艾白你是王宫里出来的高手?”另外两人也凑了过来,分分询问着。

  艾白他还是低着头。按着自己的猜想,他们绝对是在试探自己的实力,所以才会故意留魔兽让他来杀。

  “试探,没有必要,杀我的时候我不会还手。”艾白简洁的说道。

  “还在说这件事啊?艾白你莫非是在王宫里面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所以才想让我们杀你啊?”缇非娜回道。

  “是啊是啊,动用私刑我们也要受罪的,你还是自首比较好,艾白兄弟。”可习也在一旁接话。

  “艾白,你的铜徽是假的吧?真正的身份是什么徽?”较为沉稳的大门也好奇心大重,问道。

  “我不是王宫的。只是让你们杀我。”

  艾白也有些搞不懂状况,只是试探的话,为什么说我是王宫的?

  “那你是隐居的高手吗?你的年龄明明看上去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可你却连高级魔法都会,天才吗?”缇非娜将惊叹的心情变成了敬佩,笑道。

  “能杀我吗?”

  艾白不想和他们废话,到底能不能动手,他只需要一句话。

  “你怎么一直再说这句话?我们没有办法杀你,杀人这件事我们做不到,但能告诉我们你想死的原因嘛?”大门甚是疑惑,有实力的人不是一般都向往着去王宫获取职位,过好日子吗?为什么他却一直再说能否杀死这种话。

  “那么,再见。”

  艾白得到答案,也不管刚才的事是不是在试探,既然没有办法杀,那么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虽然他不缺时间,但这种事情终究是没有意义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