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龙皇降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中秋月圆人更圆

三国之龙皇降世 杨家小六子 2408 2021.01.13 06:20

  翌日早朝!

  随着上朝大臣们的到齐,便有内臣出来宣布早朝开始,众人按官职鱼贯而入。

  汉灵帝堂中高坐,张让随侍在侧。

  众人都是依礼上前叩见天子,行礼之后各自站回班中,左列武将,右列文臣,刘备便站在左首最后!

  而后,灵帝率先开口:“我大汉自高祖开国以来历代祖先神武雄才,方有如今锦绣河山,岂知到了朕的手上黄巾作乱,天下不定。”

  “亏得我大汉将士奋勇拼杀,朕决定效法武皇帝,复置西园八尉,拱卫京畿。”

  群臣都道陛下英明,只有何进眼中闪过寒光。

  “刘备,朕封你上军校尉,为八尉之首,虎贲中郎将袁绍为中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为下军校尉,骑都尉曹操为典军校尉,助军左校尉赵融,助军右校尉冯芳,佐军右校尉淳于琼,佐军左校尉谏议大夫夏牟!”

  灵帝话音落下,刘备与其他几人应声而出,跪倒于地皆呼愿为陛下效死。

  “除中山靖王意外,汝等原有官职暂且兼任,以后八尉轮值,望各位忠心为汉,勿负朕望。”灵帝又道。

  “臣等定效忠陛下,继之以死,不负陛下鸿恩。”八人皆道。

  何进看着这场景不住冷笑,灵帝此举他心中也打定了主意,你能封,我就能拉,这八人岂能人人为你效死。

  西园八尉,迟早要掌握在何某手中。

  想到此,他目光戒备的瞟了龙煌一眼,而龙煌完全不在意,他原本就志不在此!

  殿议过后,灵帝又如同当初拉拢龙煌一般,特地命刘备进宫,以叙宗族之情。

  转眼过了两日,时间来到184年八月十五,辰时刚过,龙煌将黄舞蝶接到了汉王府。

  赵云,张宇陪着龙煌,接待宾客。如同迎娶刘妍的那般,流水席从汉王府大院摆到了街口,汉王府内一片喜气洋洋!

  龙煌被赵云、张辽、张郃,荀彧等人缠到亥时才放行。

  龙煌先是来到貂蝉的屋外,停了停脚步,推开貂蝉的屋门。

  龙曜这个小家伙再也貂蝉这里,比较还没有一岁,他们母子二人早都熄灯睡下了。

  貂蝉一下惊醒过来,认出了龙煌,这才放下心来。

  龙曜见龙煌进来了,连忙坐起身,糯糯迷糊喊道:“父王!”

  龙煌笑了笑,揉揉龙曜的小脑袋,让龙曜躺下睡觉!

  “夫君,舞蝶妹妹在隔壁院落,洞房花烛夜,新郎官也能走错了……”貂蝉娇笑道。

  龙煌闻言笑问道:“吃醋了?”

  貂蝉双颊晕红,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柔媚无限地白了龙煌一眼道:“妾身怎会吃醋?只盼着夫君多找几个姐妹才好……”

  “蝉儿,委屈你了!”闻言龙煌来到床边坐下,将貂蝉抱在怀里道。

  “夫君,蝉儿一点都不委屈,蝉儿很幸福!有疼爱自己的夫君,还有了我们的孩子……还有娘亲……”

  说着忽然忧心忡忡地道:“妾身只是担心,”抬起头来,美眸看着龙煌的双眼,“妾身只担心夫君有了更多的姐妹,就不会像如今这样对妾身好了!”

  龙煌只感到心脏好像都要被她的柔情融化了,双手握住貂蝉的纤手,深情无限地道:“蝉儿,不管我将来有了多少女人,我都会像现在这样对你好的!”

  貂蝉闻言芳心颤抖,嗯嗯点头!

  “父王!”龙曜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两人顿时吓了一跳,忙朝身旁看去。

  只见小龙曜正歪着小脑袋,一脸好奇地瞅着他两人。

  貂蝉捏了一下龙曜的小肥脸笑道:“你这小混沌,又想搞什么古怪?”

  小龙曜看了看父王,又看了看娘亲,好奇地问道:“父王,娘亲,你们在干什么?”

  龙煌闻言故意严肃地道:“刚才父王在和你娘亲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是不能问这些的,知道吗?快点睡觉!”

  小龙霄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看了看貂蝉,哦了一声,连忙闭上了眼镜!

  貂蝉见龙煌吓孩子,撒娇着锤了龙煌一下道:“就知道吓孩子,你个坏人!”

  龙煌感受着貂蝉的“爱抚”,呵呵一笑。

  “夫君,快去舞蝶妹妹那儿吧,你可不能让舞蝶妹妹受委了屈……”貂蝉“教训”了龙煌,而后推搡着龙煌柔声说道!

  龙煌点了点头,让貂蝉躺下,并给她盖好被子,又在貂蝉的樱唇上亲了亲,这才出了貂蝉的屋子。

  而后,龙煌又去了刘妍,蔡琰的房间后,这才向黄舞蝶哪里行去。

  龙煌看到黄舞蝶,静静地坐在床边,黄舞蝶一身赤红喜服,姿态温婉,相比征战之时,少了几分英飒之气,多了一些闺秀柔情。

  龙煌几个跨步来到黄舞蝶跟前,缓缓的揭开盖头。

  龙煌被黄舞蝶那倾国倾城的容颜,震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今天的黄舞蝶,比平常多了几分女人味。

  黄舞蝶虽是比平常女子豪爽些,但此时此刻,也被龙煌看的脸红了。

  看见黄舞蝶害羞,龙煌心头大乐,笑道:“舞蝶,等急了吧?”

  黄舞蝶听到这话,心中大羞,低着头羞嗔道:“谁等你了!你不来最好!”

  龙煌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我走了。”说着故意双脚踏步发出走路的声响。

  黄舞蝶大惊,连忙抬头,喝道:“你敢!”

  随即却见龙煌就站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一愣之下,立刻意识到上了对方的恶当了,羞恼之下,一把抓起床榻上的鸳鸯红枕就朝龙煌投掷过去。

  龙煌接住了枕头,呵呵笑道:“这是投绣球吗!咱们都要洞房了,这简直就是多此一举嘛!”

  黄舞蝶面色通红地嗔道:“你真可恶!”

  龙煌拿着鸳鸯红枕走到床榻边,放下枕头,坐了下来。黄舞蝶突然紧张起来,美眸怔怔的看着龙煌。

  龙煌起身走到案桌边,拿起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一壶美酒,往两个葫芦瓢一样的酒器中间倒满了酒水。

  龙煌拿起两半盛满了酒水的葫芦瓢回到床榻边,将一半葫芦瓢递给黄舞蝶。

  黄舞蝶拿着盛满酒水的葫芦瓢,美眸温柔地看着龙煌。

  龙煌笑道:“喝了这杯酒,咱们就是夫妻了。”

  黄舞蝶轻轻地点了点头,眼眸中流露出激动之色,一仰头把葫芦瓢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娇颜被酒气一蒸,更加娇艳欲滴,美眸中仿佛要滴出水来了似的。

  龙煌又是一阵恍惚,笑了笑,也一仰头把葫芦瓢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放下葫芦瓢,笑道:“舞蝶,咱们该休息了!”

  黄舞蝶只感到一颗心怦怦直跳好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似的,垂着头不敢去看龙煌。

  龙煌见她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竟然变得如此娇羞无限,顿时大感兴奋。

  龙煌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得精光,黄舞蝶那曾见过如此情形,心下是又羞又怕又期待!

  龙煌解开黄舞蝶腰间的带子,将礼服轻轻的拿开。

  只见,黄舞蝶店上身,只余下一件,绣着麒麟送子的嫣红肚兜。

  当真是:

  腰悬宝镜喜团圆,

  鬓插银花更助妍。

  一见便教郎解带,

  此时心醉态嫣然!

  龙煌转身吹灭蜡烛,抱住了黄舞蝶的肩头,两个人滚倒在床榻之上。

  一室旖旎,此间快意妙不可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