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白染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沧月离道

白染尘 抚琴望月 2005 2020.02.14 12:45

  见到玄帘手中的令牌,守备大人丝毫没有犹豫的跪了下来,脸上神情之中带有着惊恐。

  他虽为一成守备,别人不认识他,他认识别人吧。

  对方手上的那枚令牌,分明就是使徒的象征物,此物一出,全城都要以她为首啊。

  使徒,那个九星道的代表者,每一位使徒都只能由呈国陛下和三位道长直接管辖,其他人等,不管是在朝廷里的多大命官,这职业,都没有使徒的大。

  再说,使徒这名号也不是白叫的,唯有天下强者,才能成为使徒的人选,天赋不及,修为实力不强悍,哪能被选为使徒,使徒可是皇帝陛下的一道杀人的刀啊,这刀不利,如何杀人?

  更何况,面前的这位女子是第三使徒。

  传说九星道使徒都是以自身实力划分的,总共有七位,第一使徒被称为最强,而第七使徒是使徒中最弱的。

  但这也只是传说,没有人真的见识过使徒的决战,唯有那新老交替的时候,新使徒会手刃上一任使徒,才能拥有后者的位置。

  眼前的女子,是第三使徒,就说明,她的修为实力在七位使徒中,排名第三。

  守备大人他不敢得罪啊,传说使徒中的每一位都有屠城之能,又怎么是他这小小的守备能的罪的呢。

  “为什么还拿着这个腰牌,你使徒身份腰牌呢?”玄帘没有搭理益城守备的叩拜,反倒是问白染尘。

  听玄帘的话,益城守备心里大喊不妙,额头嗑在地上,直冒冷汗。

  这个家伙,是使徒!

  益城守备这是听玄帘说的话听出来的意思,心里一直在说完了完了,这两个字,极为忐忑。

  他就这样,得罪了一位使徒,就算有九条命,他也要活不成了吧。

  “掉了,找不到。”白染尘面对玄帘的问题,淡然回答。

  面对白染尘冰冷的表情,玄帘脸上好像有了些变化,看似在笑,好像又没有。

  “他送的?”玄帘看了看白染尘手上的朴素腰牌,问。

  白染尘注意到了玄帘的目光,将腰牌收好,没有回答后者问的话,而是反问:“你来干什么?”

  白染尘说完,还没有等玄帘回答,便转身想要上楼去,还对一旁被刚才的打斗场面吓得不轻的客栈掌柜的说:“损失的东西,我来赔。”

  站在原地的黎阳看到这一幕,有些懵,但是随着白染尘的有过,他也从懵中醒了过来。

  他一看白染尘,就知道这人不是一般的人,没想到,后者竟然有着使徒的身份。

  不过使徒就使徒吧,他的任务,就是要护住这个镖,管他这个老板是使徒还是皇帝老儿,都不是他的事。

  心里思考了一会儿,黎阳也跟在白染尘的身后上楼。

  “我来是想送你一句话的。”等白染尘走道一半,玄帘开口了。

  他这么一说,白染尘停在了楼梯上,身体仿佛就如此被定格,走在他背后的黎阳也就此停了下来。

  “怀有一颗勇敢无畏的心,方能取胜。”

  玄帘的话音飘荡在整个客栈之中,如同有回声一般,在白染尘脑海中一阵又一阵的响起。

  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当年他还是使徒备选的时候,他要打败当时在位的第七使徒顾前生,才能坐上第七使徒的位置。

  当成为使徒备选的时候,他和顾前生的生死之战就已经开始了。

  顾前生作为当时的第七使徒,实力强大,白染尘根本就不敌前者。

  经过无数次失败,当白染尘打算放弃的时候,是玄帘走了出来,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现在玄帘说的这句话,跟当年说的,一模一样。

  你也想我去找南毅嘛?白染尘望向那个一直都在看着他的女子,心里想问,但是又没问出口。

  当年我在失败困惑的时候,是你的鼓励,让我勇敢的去面对,时至过迁,又是你,在我违背道门的宗旨要被举世追杀的时候,又是你来鼓励我,支持我。

  “谢谢!”白染尘停留了许久,嘴里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然而此时远在天边的呈国都城,沧月道长看着大殿中央的那串玄奥的罗盘星相,眼神凝重,眼瞳掠过一抹白光,带来了许多的担忧。

  只见她双手高举,虚空中一握,整个天地间的元气仿佛都在向她这里聚集。

  时间维持许久之后,摆拍在大殿中央的金色罗盘动了,指针开始转动,渐渐地加快。

  沧月在等,她在等指针停下来的那一刻。

  可是,她感觉到了什么。

  她现在正在窥探着天象,察觉那让她心里一直感觉到安不妥的东西究竟在何方,又为何物?

  但是当她就要查到的时候,指针又开始不断地颤抖起来,没有指向哪个确切的位置。

  沧月开始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希望能够把这个不听话的指针安安静静的压在某一个方向不动。

  她开始聚集大量的元气,但是下一刻,我惊了。

  闭眼的黑暗之中,她竟然能看到一道白光一闪而逝。

  最后让她感到胸口一闷,整个人被天地间的元气反噬,倒飞出去,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去。

  侍女小雅叫了,惊慌的大叫了一声,跑过来将沧月搀扶起来。

  沧月嘴角血迹斑斑,艰难的站起来,刚刚被元气反噬,气息变得微弱,整个人变了一个样,没有了之前的朝气,反倒像一个年过八十的老太太。

  沧月看着金色罗盘,眼中似有喜色。

  因为,罗盘的指针,停下来了,指着某一个方向。

  沧月顺着指针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遥远的天边,一片蓝,没有任何的云彩。

  “在南边!”沧月目光一直盯着远方看去,低声喃喃道。

  随后有招呼侍女小雅:“小雅,快去收拾行李,我们去南边。”

  “去南边干什么呀。”小雅知道沧月的能力,但是还有些不解,后者这么做,到底是为何?

  “呈国大难临头,我九星道道长,又怎能不理呢!”沧月目光远眺,温和的语气中带有着坚定。

举报

作者感言

抚琴望月

抚琴望月

怎么说呢,最近合同寄过去了,我也要改状态了,所以断更几天,我改状态以后,就会申请推荐了,到时候来个爆更,现在断更今天,谢谢支持和谅解

2020-02-14 12: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