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白染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使徒令牌

白染尘 抚琴望月 1936 2020.02.13 18:07

  初生的太阳伴随着阳光唤醒了大地,益城慢慢从睡眠中复苏,开始热闹起来。

  一大早,白染尘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客栈下面吵吵闹闹的。

  告别玄帘之后,他就自己回到了客栈里,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坐着冥想了一晚上。

  知道天亮的鸡鸣声响起,他才感觉到早上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极为吵闹的争吵声。

  “把全部人都给我叫出来,够崽子的,你肯定住在这里!”一个蛮横的声音响起,白染尘也听的出来是谁的。

  无非是那位他昨晚想杀的益城守备大人,看来他也不蠢,还会找上门来。

  白染尘不惧,眼睛慢慢睁开,没有一丝的感情变化,冰冰冷冷,和往常一样。

  外面的声音依然吵闹,依稀还能听到客栈老板的萎靡求饶声。

  对面房的房门打开了,发出了一阵木头磨动的吱呀声,随后,有关上了。

  对面的是黎阳的房,想来也是被这楼下的吵闹声吵醒了。

  白染尘握起了剑,起身开门出去。

  他突然想会会这个守备大人了。

  只见对门的黎阳也来问了,两人直接面对面相见,四眼相对。

  “先生。”黎阳叫白染尘出来了,打了个照顾。

  白染尘向黎阳点了点头,便提剑剑欲要下楼而去,黎阳关上了门,紧跟着前者。

  客栈还是挺大的,但是已经被身穿铁甲的士兵站满了。

  士兵现在守备大人身后,端正而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有一部分士兵还在不断地杂客栈里的东西。

  客栈老板和小二低三下四的在守备大人面前喊着就放过,但是后者都不给予理睬,命人该砸的砸,脸上倒是有些得意。

  “是哪只狗一大早就在这里吵吵闹闹的?让人睡不好觉。”一个声音从楼上下来,吓挺了正要上楼的士兵。

  只见白染尘持剑缓缓走下来,黎阳跟在他的身后,大刀也是抱在怀中。

  刚刚的声音,是黎阳发出来的。

  两人缓缓走下来楼梯,刚要上楼的士兵随着他们的下楼,也慢慢退下来。

  时间仿佛被定格,还在砸客栈里东西的士兵看着下来的声音,也停止了动作。

  这两人在装逼呀。

  守备大人看着下来的两人,眼睛眯了好久,感觉两人很熟悉,又感觉不认识这两人。

  “哦……”过了数息,守备大人才一打岔,说,“我记起来了,就是你们。”

  “来人!”守备大人认出了白染尘,毫不客气的大喊,“把他们抓起来。”

  士兵们听了守备大人的话,直接想上前将两人制服住,不过看来着两人都有武器在身,也抽出了手中的大刀。

  可是白染尘依然不慌,面对向他砍来的士兵,他连出手的意思都没有。

  因为他知道,黎阳会出手。

  只见身后的黎阳抬脚一踢,直接把离他们最近的士兵踢飞几米。

  士兵被踢飞出去,摔在客栈吃饭的的桌子上,把桌子摔了个粉碎。

  客栈掌柜的见了,甚是心痛啊,但是心痛归心痛,他组织不了啊。

  黎阳的这个行为让守备大人一惊,但是后者也并没有下令收手,因为他人多,整个益城的守城军都由他管。

  你以为你们得罪了我你们能出城?守备大人白了黎阳和白染尘一眼,自己心里洋洋得意。

  外乡人就是不识抬举。

  士兵们似乎有被黎阳的一脚所震撼,但是他们命令在身,不好违抗,毕竟自家的守备大人也不好惹啊。

  他们没有停留下来,一股劲的冲向白染尘和黎阳两人,手中的大刀高举,面容狰狞,像是一群还没投胎的丧尸。

  黎阳也是随意,毕竟这些都是这没有修为的小士兵,对付他们,他甚至不用出刀。

  只见他用没有出鞘的刀拍向一人,直接拍到他的脸色,又是直接飞出去。

  这边一下,那边一下,黎阳兼顾白染尘,在他身旁来回武动,士兵们也是被三下五除二的一一被拍飞出去。

  至始至终,白染尘都没有出过手,连动都没动一下。

  没过一会,士兵算倒在了地上,像是被斩成两半的蚯蚓一般在地上翻滚,微弱的哀嚎声响成一片。

  守备大人见状,大吼:“废物,起来啊!”

  被他这么一吼,倒地的士兵还是起不来,刚像是听不到他说话似的。

  白染尘动了,向站在原地不动还能流汗的守备大人走去,眼神中一丝冰冷,直直的盯着后者有些惊慌的眼瞳看。

  “你……你想干嘛?我是益城守备,你殴打守城兵,你还有没有把国家,把呈皇放在眼里?”守备大人看着向他慢慢走来的白染尘,步子都有些迈不动了。

  白染尘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在意守备大人是如何的惊恐,说:“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白染尘声音低弱,带有一切阴险的气息。

  说着,他取下身上的腰牌,摆在守备大人的眼前。

  腰牌上白染尘三个大字格外引人注目,大字周边,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花纹,看似神秘。

  守备大人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心里猜不透白染尘想干嘛了,听后者说话的意思,是想告诉自己他是什么自己的身份,现在有些尴尬啊,他现在知道他叫白染尘了,但是他还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不认识!”守备大人犹豫了好久,还是说出口。

  这是,白染尘的眼神更为冰冷了一些,盯着守备大人,杀意上头。

  “那你认识这个吗?”女声从门外传来。

  只见玄帘手持一枚金色腰牌,带着秦钰一起走了进来。

  金色腰牌上,玄帘二字摆在中央,其下方,第三使徒四个小字清晰可见,更有九个星星凹槽围绕周围。

  守备看清腰牌之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直接把头嗑在了地上。

  “参见使徒大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