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白染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遇袭

白染尘 抚琴望月 2034 2020.02.18 16:38

  商队已经走过益城有些日子了,他们在这山郊野外也露宿过几个晚上,还算过得去。

  他们现在要去的是南边的怀安城,在那里,白染尘才能安心的让商队歇一下脚,而如今,不行。

  因为他们现在所在的这片山林里,是出了名的土匪出没地。

  传言这里的土匪又多又乱,不时会有这支那支小土匪设局夺货,不少前往南方的商队在经过这条路的时候都被洗劫一空。

  说来说去,也就是说,这里的土匪是出了名厉害,或许,还有修行者存在。

  白染尘虽然是一代使徒,但他也不是神仙,他也有会失败的时候,所以他还是有些谨慎,毕竟人家是这里的山头地主,人家对这里地形比他们这些路人熟多了。

  临走前,玄帘还在益城门口与他告别,提醒过他,这山崖岭的土匪甚是凶狠歹毒,务必小心。

  连九星道的第三使徒都叫他小心点了,他怎能不重视?毕竟能被使徒认为要重视的东西,不得不是强悍的家伙。

  经过几天的风餐露宿,商队的其他人员也没有显示出一种特别疲惫的神情,依然斗志昂扬,没有一丝的携带。

  看来他的老朋友选的这些人物还是不错的,都是一些硬汉子,一看就很专业。

  黎阳骑着黑马,一直都跟在白染尘的身旁走在最前方,握着大刀的左手倒是显得有些无力。

  黎阳一开始还不知道白染尘的真实身份,只觉得后者应该是某位大人物,能让镖局里的老大亲自开头。

  后来玄帘来了,亮出了九星道第三使徒的腰牌,还有她和白染尘的谈话,黎阳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白染尘的身份了。

  他是一位使徒。

  使徒对于他们这种平民百姓来说,即神秘又强大,就像是传说中的天上神仙,不为人知,但又被人传诵。

  这倒是让黎阳对这才白衣少年又恭敬许多。

  使徒和普通人毕竟还是不同的,用上九星道的话来说,就是使徒是上天派下来的使者,他们的出现,就是为了拯救这个可悲的世界。

  “你的手,怎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染尘已经注意到了黎阳无力的手臂。

  黎阳听了白染尘的问候,他才注意到白染尘已经看着他了,不知道心虚还是怎么的,他犹豫了一会,支支吾吾地回答白染尘的话。

  “这个啊,前几日那场架,碰到手了,没什么大碍。”

  黎阳说得很直接,也不想掩饰的样子。

  白染尘也不想理会,继续看路驾马,手中的那柄长剑,从不离身。

  黎阳也是如此,好像刚刚的一问一答没有发生过一样。

  其实白染尘心底还是有人多疑虑的,或许他们,那日夜里与余帘见面的时候出现的那位黑衣男人,不知道为何来偷听他们讲话。

  自从那天消失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他的目的是什么?是九星道刑天道长派来监视他的嘛?

  但是那人的功法白染尘并没见过,话说他身为一代使徒,同门的功法他都略知一二,可是那人的功法,他从未见过,简单粗暴的攻击手段里,暗藏着阴险的杀机,若不是那天有余帘的琴音扶持,恐怕他也不敌。

  这世间,难道又出什么绝世的天才?

  再者,是九星道新任的第七使徒的继承者?

  那也不对啊,如果是新人继承者,那人不会这么躲躲藏藏,毕竟使徒新老交替之战,就是要向全世界宣布新人有能力坐上使徒之位,因为上一任使徒,不及我。

  这阴险招数,算什么?给自己抹黑。

  想了半天,白染尘肯定,有人在跟踪他,暗中窥探他的行踪,但是,不知道那人是谁,为何这样做。

  白染尘不想怀疑自己这个商队里的人,因为都是他的那位好友选出来的人,以他和那位朋友的关系,他不回怀疑朋友的人。

  而且一直以来,商队的人都不可疑,哪怕是黎阳。

  白染尘也怀疑过,当天他回到客栈之后,他便偷偷的查看过商队每位人的房间,发现一人未少,反倒是睡之前喝了点酒,睡得很昏沉。

  “怎么这么大的雾?”黎阳看着周围的环境,还是疑惑的出了声。

  白染尘看了看,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刚刚好好的,怎么一下起雾了?

  “不对,屏住呼吸,这雾有毒。”还没等白染尘反应过来,黎阳就大喝一声,自己用手臂捂住了口鼻。

  白染尘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动作,但是自己已经是把心中的那口气给憋住了。

  这是,之前一声大喝响起。

  “小的们,查货。”

  就这么一声,周围树林里不知道冒出来多少人,向白染尘他们这边涌来。

  是劫匪,白染尘和黎阳的脑海里都想到了这个答案。

  他们被蹲了。

  白染尘眼神一冷,意识里想着刀剑出鞘,但是手中的刀依然没有一丝的变化。

  这时的他,才明白这雾到底是什么。

  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能让人感到无力,失去精气。

  浑身的疲惫感向白染尘涌入,如同破来大坝的洪水,将他吞噬。

  黎阳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

  看来是这群土匪制造的这场大雾,因为他们来的太突然,太有防备了。

  每个人用黑布捂着口鼻,动作也不惊慌急促,但是有点像检查自家东西一样上了白染尘这支商队的马车,检查着马车上的东西。

  土匪中,一个皮肤有点黑的邋遢女子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看着一群和普通人相差无几还被土匪用刀架着喉咙的男人们,表情中但有些得意。

  “你们反应这么慢,早就中毒了都不知道,看来你们这群镖局的人真是菜狗,以前打劫过很多商队,就是没有你们这支队伍简单。”邋遢女人边走,边讽刺道。

  黎阳眼睛也是恶意满满,打劫就算了,还讽刺一下,什么意思?

  但是他也没开口说话,没办法,刀架在他的喉咙呢,没准一个不注意,就一命呜呼了。

  “哟!这小哥长得倒是俊俏。”女子看到白染尘,仿佛很诧异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