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白染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益城

白染尘 抚琴望月 2373 2020.02.11 10:12

  “先生,我们到了。”黎阳坐在马背上,看着不远处的城楼,说道。

  白染尘坐在黎阳旁边的马匹上,目光也很随后者望向远处若隐若现的巍峨城楼,眼神之中有了一些变化。

  白染尘没说话,黎阳没有再发出声来,商队悄无声息的前进着。

  缓缓间,傍晚的夕阳映红了天边的云彩,也就是这么的赶路,他们也走了一天了。

  渡过城门,白染尘也没有刻意的隐瞒身份,让守城的将士们检查自己的身份证明和商队的通关文碟。

  白染尘也不傻,他没有将使徒的身份牌拿出来,而是拿出了他一个伪造的身份牌,他人看不出,哪怕是守城的士兵们。

  九星道向来神秘,不管什么事情都会是暗地里解决,向来不会向世人公开。世间都有七位使徒的传说,但是大多数人都未见过使徒本人,所以说,使徒哪怕出现在闹市大街,也未必有人认得出来。

  除非,带有九星道特有的官文印的身份牌,人们才会知道使徒的身份,因为他们太过强大,太过于神秘,已不是凡人所能理解的了。

  车队进入了城门,绕过闹市,走在偏僻的小路上,。

  商队有十几二十来人,带有许多货物,也算庞大的阵容,白染尘不想引起他人的注意,也就想着低调些。

  这里和怀安城不一样,怀安城是呈国都城难免会繁华点,相比这里,还真的大巫见小巫了。

  夕阳无限好,夜幕两苍茫。

  白染尘带着商队,找到郊外的一处客栈,便带着商队入住一晚。市区人口繁多,这商队这么多人还有这么多匹马,这么进入也不是挺好,也就只能在郊外将就下了,也少了许多麻烦。

  根据地图和黎阳这个老镖师的肯定,走益城会比从先前被涨水的淮河岸要远不少。

  白染尘也做好了一些准备,别人不知道陌尚是什么人,他作为使徒,怎么不可能不知道,就凭借后者那对新鲜血液的敏感度,他就可能找上门来。

  也没办法,找上门来了,也要挡,谁也阻止不了他前往长云山。

  安顿好马匹,商队也就安顿下来了,白染尘付过一夜的钱,也便在这里住下来了。

  陌尚不比长空,长空能这么快追上他的进程,但是陌尚未必能,虽然他觉得他迟早会被赶上,但是至少现在是安全的。

  可是,自打他一进益城,心里就有些不安了,冥冥之中,感觉这益城里,有些什么东西,在等着他来。

  他路过喧闹的大街小巷,总能隐隐间听到那时有时无的琴弦扣动的声音。

  难道是她来了?

  白染尘心中带有疑惑,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还是带有不安。

  该来的,总会来!

  白染尘放下顾虑,跟随黎阳等人去客栈大厅吃饭。

  依然是一袭白衣,永不离手的长剑,精致而古朴的腰牌。

  白染尘和黎阳等人坐在客栈的一个角落,点了些酒菜。

  客栈挺大,人也挺多,大多感觉都是一些酒徒,划算猜字,迈动着嗓子不停地叫唤。

  吵吵闹闹,也无大事。

  白染尘环顾着四周,身前无酒,只有些平淡小菜,一小碗饭。

  坐姿也是端庄优雅,倒是有些书香门第的世家风范。

  相比白染尘,黎阳一行人虽没有他那么典雅,倒也是比以前收敛了许多,喝酒吃肉,有时候三三两两碰一下杯,说话什么也少了许多,大多是以眼神示意对方。

  毕竟外出陌生地方,尽量少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他们的任务是将人与物互送至长云山。虽说呈国治安也是不错了,人民安居乐业,强盗骗子并不多见,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他们也是一群做了好多年的护镖,他们也清楚。

  白染尘好像不跟他们同流合污,倒像是个与其他人隔绝了的少年,左右顾盼,眼神中的带有些高傲与不屑。

  冰冷的俊脸沉静得如同没有风吹的湖面,没有一丝波纹。

  “先生,我们离长云山本来还有一个月的路,现在绕路到益城来,会比原来的路程要慢上十几天,现在我们后面要经过荒野岭,那里土匪马贼较多,商队东西太多,不便快行,我想我们是不是还要绕路?”黎阳泯了一口酒,凑到白染尘身前,低声说道。

  被黎阳这么一说,在座的其他人也看向白染尘,好像是在等着他的命令一般。

  白染尘一脸淡然,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

  “按原计划进行,不绕路了,有谁想杀人截货,杀了便是。”

  白染尘的话并没有引起他人的反对,毕竟这位白衣少年是他们的正真老板,他的话,不能不听,再说,黎阳没发话反对,其他人是不会反对的。

  黎阳也是一位修行高手,在自家镖局里,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他看白染尘的时候,竟然会看他看不明白后者的修为实力,只感觉有股淡淡的迷雾拢在眼前,一会飘散一会又聚集起来。

  再说这次护镖任务是镖局大佬亲自点名要黎阳领队的,平常的镖镖局里的大佬是不会发话了,这次这么重视,想来这白衣少年的身份也不会低在哪里。

  总的来说,黎阳面前的此人,他看不透,但是总是感觉,他并不简单,一柄长剑带有冰霜,这又是何等的元气才能做到让佩剑结冰?

  此人不凡。

  这是黎阳心里对白染尘的评价。

  面对白染尘的回话,黎阳也没有反对,既然前者有信心,他也不惧。

  反正,这是这位老板的意思。

  “哟,你们是外地来的吧?怎么没见过?”突然间,一道声音打断了白染尘这桌人的交流。

  抬头望去,一个身穿得体的中年人提着酒壶醉醺醺的向白染尘他们这桌走开,脸上带有猥琐的笑容。

  看完字是城里某位小官在这里喝酒,然后喝醉了。

  白染尘没有理会,依然淡雅夹菜吃饭,黎阳等人也是默默喝酒,不予理睬。

  “我堂堂益城守备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中年人走到白染尘跟前,已经扑了上来,大喝道。

  “滚!”白染尘一字震退来者,眼神中带有一丝杀意。

  黎阳等人也是戒备起来,手中刀柄紧扣,随时拔出。

  全场的人都被这件事吸引到了,望向这边,只有白染尘依然还是一脸淡然。

  店小二看事情不对劲,冲了上来,扶着守备大人坐下,安抚。

  随后走到白染尘这桌旁,滴声说道:“客官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你们继续用餐,守备大人也只是喝醉了,多有冒犯。”

  小二说的低声下气,白染尘没有发话,倒是黎阳说了声没事,让他退了下去。

  店小二也是擦了擦额头的汗,一阵紧张,一边是益城的守备大人,一边是外乡来人,看起来都不好惹,他能不慌嘛,这要是打起来,这家客栈不是要被他们拆了?

  跟白染尘他们道过歉之后,店小二又去安抚这位益城守备大人。

  白染尘端坐着,脸色看不出什么东西,眼神一直盯着被店小二安抚到趴在桌子上睡去的中年男人,杀意满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