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白染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月下抚琴人

白染尘 抚琴望月 2130 2020.02.12 17:42

  白染尘跟随在女子身后,越过一间间城中小铺,脚步停留在一间益城西边的一个大宅子里。

  白染尘站稳的时候,先前的女子已经不见了,留下他一脸茫然。

  不知什么时候,那道时有时无的琴声再次出现,像夜里妈妈唱的安眠曲,温柔得如同静静地水,一沾既化。

  先前引白染尘来到这里的女子不见了,像是清水中的口水,怎么也找不到,哪怕凭白染尘的感知,也感觉不到这个女孩的存在。

  他感觉到了这里有人,一个很强大的人。

  其实他大概也猜到这人会是谁,因为先前女子想引他到这里来所说的那句话,曾经有个人和他说过,让他印象特别的深。

  九星道七位使徒之中,就有这么一个人善琴。

  白染尘目光看向了这个安静宅子的最内层。

  他感觉到那里有一个人在等他。

  白染尘我紧了手中的剑,也不曾有多少犹豫,沿着宅子的走廊一直走向里面。

  这个宅子好像没人住,夜里没有一丝灯光,但是看起来又好像有人经常打扫,宅子各处干净整洁,毫不凌乱。

  白染尘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同时他也来到了宅子的内院。

  琴声越来越大,仿佛就在耳旁。

  四周观望,才发现院子中央有棵小树,长满了绿叶鲜花,树下摆有一石桌,桌旁坐着一位身穿白袍的长发女子。

  白衣女子身旁,那位引白染尘到此地的姑娘现在前者身旁,提着茶壶将白衣女子手边的茶杯倒满,好像并没有休息到白染尘的到来。

  而白衣女子,认真舞琴,神色忘我,久久没有停歇。

  真的是她。

  白染尘心中的不肯定消除了,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九星道麾下七位使徒之一。

  想当年,在他堕落和犹豫的时候,是这个女孩的一句话,让他再次握起了霜寒,要不是她,或许白染尘已经在许多面前就已经死了。

  没有她,也就没有了现在的九星道麾下第七使徒白染尘。

  她是白染尘要好的朋友,也是白染尘胜利的引导师。

  九星道麾下第三使徒,玄帘。

  “你要知道,你杀了益城的守备,你是要背负怎样的一个罪名。”还没等白染尘反应过来,抚琴女子发话了。

  只见玄帘依旧弹着古琴,神色依然沉迷,好像任何事都阻止不了现在的她。

  “现在下命令抓你,呈皇陛下还未开口,只不过是刑天道长俩借一个罪名想解决你,你若是杀了益城守备,到时候朝廷出手,你就没有回路了。”玄帘声音温柔平淡,没有带有一丝情绪在里面。

  白染尘无声的笑了,虽然是嘴角的微微上挑,但是相比往常的冰冷,倒是好了许多,像是融化的冰河,给人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

  白染尘放松了,手中的剑握得也送了些,背靠在走廊的柱子旁,问道说:“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

  “因为我知道你和南毅的感情有多深,也知道你的为人,想去长云山,莫过于走淮河岸最佳,只不过这几天淮河岸上游的淮南城降水较多,引起淮河岸涨水,我想你不会就这么停下来的,觉得你会来益城,便早早的在这里等你了。”玄帘回答。

  在玄帘与白染尘说话之间,那位端茶的女子眼睛不时的瞟像白染尘,后者一看过去,她有有些避违的低下头去。

  玄帘虽说闭眼抚琴,但是身为第三使徒的她,怎么又会感觉不到?

  “钰儿,你先去外面等。”玄帘说道。

  “是,小姐。”女子答应一声,瞅了白染尘一脸,嘟起嘴,满脸的不悦,提着茶壶退下去。

  看着女子消失在眼前,白染尘看向树下的抚琴女子,又问:“这是……”

  “我刚收的侍女,叫秦钰。”玄帘直接回答出口,“虽说是侍女,其实也算是我的半个徒弟。”

  “你这个徒弟挺不错的。”白染尘想到刚刚在大街上,女子的到来让他都没有感觉到,实属不易。

  “钰儿天资聪慧,会是个好徒儿。”玄帘渐渐地停下了手指,琴声也戛然而止,美目睁开,直接看向白染尘,“怎么?现在都不敢靠近我了?我有这么可怕吗?”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不会也是想抓我回去吧?”白染尘没有理会玄帘说的,又问。

  “我对阻止你没有兴趣,因为我知道就算我阻止了,你也会去。”玄帘又说,“我也很想南毅那小子,当年的你们给我,给世间太多的奇迹,但是他最终还是入了魔。”

  玄帘停顿了一会,眼睛盯着白染尘看,接着问道:“你真的不反悔了嘛?这样道长会咬着你不放的,你觉得你们玩的过他吗?”

  白染尘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黑夜中的天空,沉默了。

  是的,他也想问自己,他玩得过九星道的三位道长嘛?他不过只是一个使徒而已。

  但是他想坚持,因为他想找回那个男人。

  因为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友情深厚至坚。

  别人都说他入魔了,会是一个吞噬世界生灵的恶魔,但是白染尘认为不会,因为他清楚,那个男人不会是这种人,永远不会。

  “不后悔,谁也阻止不了我,谁阻止我,杀谁。”白染尘好像想明白了说出了口。

  “但是他已经成魔了!”玄帘的语气开始变得强硬起来。

  “那我问你,什么是魔?”白染尘身上也渐渐地散发出淡淡的冷意。

  简简单单的几段对话,感觉他们在从慢慢的叙旧中变成彼此的仇敌一般。

  “修炼妖邪之术,祸害人间,就是魔。”玄帘语气肯定的的回答。

  白染尘看向玄帘,眼神中好像带有不屑,他用那对待敌人的眼神看着玄帘。

  “虽说南毅修练的功法是有些古怪,但是你是否有看过他伤害过一个无辜百姓?”

  听了白染尘的话,玄帘摇了摇头,苦笑的表情中带有些无奈。

  “刚刚我弹奏的那首曲子,是我的新作。”玄帘语气开始变得平淡,没有先前的锐利,“我知道我劝不了你回头,所以我把这首曲子送给你,名字叫《愿无悔》。”

  白染尘没有说话,仿佛这个时候,安静才是最好的,因为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但是这个时候,屋顶一个微弱的脚步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谁!”玄帘第一时间喝了出来,并望向黑夜的屋檐。

  

举报

作者感言

抚琴望月

抚琴望月

以后一天章了,因为接到签约站短了,合同也寄出去了,该存点搞了,等上推荐了来几次爆更。

2020-02-12 17: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