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风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暗下较劲

和风策 沉烟袅袅 3155 2020.03.26 00:15

  戚荣语又和康太妃说了一会话家常话,百里临之就已经拾掇妥当迈着欢快的小步子一蹦一跳的来到她面前。

  小胖子一头扎进他娘亲怀里,丝毫不在意在大庭广众之下是否会丢脸面。

  “娘亲,儿臣好想您呀,您好久没来看儿臣了”,百里临之还是一如既往的奶声奶气,听的戚荣语心都化了。

  “你在皇奶奶这里有没有乖乖听话?”,戚荣语捧起儿子圆润的小脸,其实她心里清楚,百里临之在陌生环境下一向都很懂分寸,根本不用她很操心。

  “儿臣听话,还练了好多字读了很多书,娘亲若是不信,回头大可以考考临儿”,百里临之挺起腰板,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膛。

  戚荣语和康太妃被他逗得发笑,窗外天色已经暗沉,戚荣语为了不打扰康太妃休息,又聊了一会儿便带着儿子起身告辞。

  百里丰旻近来被政事牵制,再加上后宫又不算太平,所以内心也甚是焦虑,在宋渊将掖庭纵火一事的结果化繁为简的禀报给他的时候,他突然有些想念以前在景严宫和戚荣语相处时那些恬淡的日子。

  荣宛思虽然够新鲜,也美的惊心动魄,才华更是堪比前朝诗圣,但皇帝对她那些小动作小心思也心知肚明,不挑明不戳破只是因为现在他还未明确自己的心意。

  宋渊还在一旁喋喋不休,“是秋茶害怕事情败露过于紧张,才失手打翻了烛台导致走水”。

  百里丰旻正欲落笔的手一顿,按下眸中的潮涌,声音低沉平静,“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荣宛思被迫折损双翼短时间内是不敢嚣张,这恰好随了湘嫔等人的意。一个月后,重峦宫侧殿传来好消息,湘嫔已有一个月余身孕。

  皇帝对此表现的不愠不火,他淡漠的态度一时间倒让湘嫔没了先前刚知道自己有孕时的那份惊喜,当欣喜渐渐转变成失落和委屈时,女人心底抑制邪念的最后一层保护膜也就此撕破。

  十月初三,秋狩在即,后宫嫔妃都在为皇帝可能会带自己侍驾做准备,湘嫔自知肚子里揣着龙胎肯定没戏,就只能到御花园周围散步解闷。

  而初次侍寝的赵婕妤则是更想在皇帝时常出没的地方,来个香艳的巧遇。

  百里临之在重新回到景严宫之后,经常带着已经会咿呀学语的妙儿出来玩耍,当然这基本上都是趁戚荣语正在忙没空搭理他的时候才敢做的。

  此时的乘月亭,湘嫔远眺着正在踢蹴鞠的百里临之。而赵婕妤则站在她身边,语气酸涩的抱怨道。

  “这御花园又不是校场,蕙妃也太放纵恪王了”

  湘嫔进宫多年什么话能听什么话不能听她还是非常清楚的,虽如今她亦身怀龙胎,但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她还没有那个资本和戚荣语闫聿妃她们一较高下,因此行事上也当然不可能如初出茅庐的赵婕妤一般随心所欲。

  “赵婕妤要是能有恪王这样的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难道还会处处拘束着他吗?”,湘嫔说着,身边的含珠将她扶稳,坐在了石凳上。

  赵婕妤本来就为没能偶遇皇帝而气不顺,现下被这么一激就更是又羞又急,竟是口不择言起来,“蕙妃不过是仗着有一双而女傍身,要不然偌大后宫哪有她的位置,也值得湘嫔姐姐这样忌惮”。

  “你说什么呢!”

  赵婕妤还没反应过来,百里临之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她的背后。

  “拜见恪王”

  在众人一致的告安声中,湘嫔对着眼前的小胖子微微点头,“恪王殿下来了,赶紧坐下喝杯茶歇一会儿吧”。

  面对湘嫔奉承,百里临之不为所动,视线还是紧紧放在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赵婕妤身上,忽然他攥紧小拳头对着满脸通红的赵婕妤隔空挥了挥,冷声道,“敢说我娘亲坏话,你等着!”。

  本来湘嫔已经做好了看戏的准备,哪知百里临之并没有预料之中的暴怒,顿时觉得有些乏味。

  “婕妤还是好自为之吧,本宫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众人基本上已经能猜到赵婕妤后面的处境,要么百里临之告诉戚荣语,然后让她来收拾这个小喽啰,要么告诉他父皇,皇帝将会冷落赵婕妤一段时间。

  但让她们没想到的是,戚荣语非但没有针对赵婕妤,反而还在皇帝面前提携她且在两天后让清欢备了一些表礼送去了宁虚宫以示安抚。

  这就让后妃摸不着头脑了,难道戚荣语突然之间大发善心了?还是被赵婕妤灌了迷魂汤?

  然而十天后,一切都有了答案。

  戚荣语连续两年没能陪伴皇帝参加秋狩,按照玄宗皇帝的习惯来说,此番秋狩名单里绝对有她和闫聿妃以及冷修仪等对皇室有功的妃子。不过让人感到意外的是,随性的人员中还包括了赵婕妤。

  皇家猎场远在郊外,所以车队必须一大早就启程才能赶在天黑之前抵达安札在猎场周围的营帐,戚荣语等几位高位妃子因身份不同所以可以享受单独的马车空间,而赵婕妤则没那么好运了,除了要和与自己交好的林贵人挤在一处之外,还要同魏采女等地位低微的宫妃相处。

  魏采女穿着一身爽利的橙红色骑装,头上扎起一只高高的马尾辫,同色的抹额将碎发束在耳后,只留两根长长的丝带垂与脑后,整个人看起来都比一身繁琐宫装的赵婕妤俏皮可爱,再加上她浅浅的小酒窝,周身洋溢的甜美气息瞬间甩赵婕妤几条街。

  百里丰旻正值壮年,又因政事繁忙许久不曾跨马奔驰,所以一到营寨便迫不及待的想舒展筋骨,而这一环节必不可少的就是他心心念念的美人们的陪伴。

  这厢,戚荣语她们已经从马车上下来,不论主仆皆是清一色的飒爽边塞骑装,唯有赵婕妤拖着她那身冗繁的宽袖长摆留仙裙显得格格不入。

  百里丰旻见状,不自觉的皱起眉头,“骑马打猎穿成这样,赵婕妤你觉得方便吗?”。

  “皇上,妾……妾以为今日只是游玩赏景,所以才做此打扮”,赵婕妤头一次觉得这样丢脸,到底是哪个该死的贱婢出的主意,偏生让她打扮成这样来勾引皇帝!

  “噗嗤……赵姐姐,秋狩秋狩就是秋天的狩猎嘛,难道您连这些都不懂吗”,搭话的是长相娇嫩的魏采女,在这一众新人中还算很得皇帝喜欢。

  “皇上,既然是在郊外,您又何必在意这些细枝末节,随赵婕妤高兴便是了”,荣宛思前些日子被皇帝冷落了一段时间,现下早就按捺不住,急切的想得到玄宗皇帝的注意。

  百里丰旻表面风流,其实骨子里还是挺专一的,就比如要问他荣宛思和其他新人放到一起挑选更中意谁,那他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荣宛思,毕竟费尽心思才能拥有的珍宝和随时唾手可得的平常物件,任谁都会更倾向前者。

  酒宴、歌舞、皇帝拉弓射白杨这一系列流程,戚荣语已经熟悉,所以并没有太大期待,只是当宴席下角那道熟悉的身影离开座位时,她心中隐隐不安,若是不出意外,她那好表妹应该又要做什么惊世骇俗之举了。

  随着悠长的古琴乐声在歌女指尖缓缓流出,穿着妖异的异域舞女从宴席的四面八方蹁跹走来,百里丰旻被舞女们妙曼的身段吸引住目光,撩人的舞姿让他的双眼应接不暇。

  就在众人沉浸在歌舞升平的祥和气氛中还未清醒时,四名舞女簇拥着一位蒙面女郎迎着皇帝小步踱来。

  戚荣语和闫聿妃对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一丝不屑的意味。

  荣宛思好好做她的才女难道不好吗?偏偏要去学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妓子,用这样的方式去拢住皇帝。

  “皇上,你瞧中间那位美人,是不是很像元嫔妹妹”,戚荣语就坐在皇帝左手边,所以可以很自然的与他交谈。

  “爱妃好眼力,朕也觉得很像元嫔”,百里丰旻还没从香艳的舞姿中缓过神,因此只是随着戚荣语的话头走。

  “元嫔妹妹胆大心细,知道您喜欢异域风情的舞蹈,就在酒宴上跳给您看,这份心意旁人真是万万比不得的”,戚荣语一面观赏席下的舞娘,一面顺手剥了一个气味清新的柑橘送到皇帝口中。

  皇帝后知后觉的转过头,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粉嫩的鼻头,玩味道,“爱妃吃醋了?”。

  “妾才没吃醋,您喜欢元嫔妹妹妾高兴还来不及,哪会如此小肚鸡肠呢”

  百里丰旻一把握住戚荣语微凉的玉手,放在自己掌心中,用自己手上的热气为她取暖,“朕只知道元嫔平日里喜欢习字练画,倒是头一次见识到她还有如此与众不同的一面”。

  戚荣语会心一笑,“皇上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比方说您也没想到元嫔妹妹会在今日这样盛大的场合给您这份惊喜吧,这要放在常人身上,还不一定有勇气上来呢”。

  百里丰旻起初也没觉得有何不妥,被戚荣语这么一提醒,他才想起来这是在皇室酒宴上,除了他自己和后妃以外,还有很多宗室贵族也都在场,也就是说荣宛思扭着绿腰仪态万千的样子,都被他们这些人偷偷看了去,想到这里,皇帝顿时觉得口中的柑橘味同嚼蜡。

  ……

  

举报

作者感言

沉烟袅袅

沉烟袅袅

今天有点卡…舔着脸求一波收藏加红豆吧…

2020-03-26 00: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