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制衡

得鹿记 影来 2015 2019.06.28 06:44

  若是自己上辈子能够看清究竟是谁对她好,不伤李嬷嬷的心,自己要走的路,可能要容易许多。

  “若……此事不是由我提出的呢?”谢恒安看向李嬷嬷。

  李嬷嬷何等精明的人,当场就明了了谢恒安的意思,她眼光一闪,会意道:“老奴省得。”

  “此事不好直接与祖母说,还是跟罗姨太太提比较好。”谢恒安沉吟道。

  李嬷嬷略微一顿:“老奴侍奉老太太许久,她老人家心思缜密,疑心也重,若是……”

  “我知道嬷嬷的意思。”谢恒安伸出一根手指轻扣着桌面:“祖母不可能让人越过她去,她敢用罗姨太太与夫人分庭抗礼,就是完全信任罗姨太太。所以,姨太太不可能将此事隐瞒不报,祖母心思缜密至斯,自然能够明白你的意思。”

  “若是她不同意……”

  “祖母不会不同意的。”谢恒安摇摇头:“她想分夫人的权定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只是我回来之后她觉得更有必要了而已。”

  李嬷嬷若有所思地望向谢恒安,片刻之后,严肃地点了点头。

  “大小姐……”琉璃欲言又止。

  “有什么说就是,你还要跟我藏着掖着么?”谢恒安笑道。

  “院子里人多了,各怀各的心思,万一……想的不是好事该怎么办?”琉璃看看笃定的谢恒安,又看看李嬷嬷,问道。

  “有心思是好事。”谢恒安伸手拍了拍琉璃的胳膊:“此刻你也许不明白,日后你自然也就懂了。”

  李嬷嬷则站起身,摘下了自己额角的药膏:“老奴这就去找姨太太去。”

  “嬷嬷!”谢恒安叫住了李嬷嬷:“休息好了再去不迟。”

  李嬷嬷笑着摇摇头:“这样更好些。”

  ……

  芝香与水纹二人办完了差事,却也不急着回流光阁去,在府上几个回廊里绕了一阵,终于来到了寻雪院门前。

  方氏最近头痛得很,府上大小事情跟罗姨奶奶一分,谁也不占便宜,倒成了这二人分庭抗礼的局面。心下也越发恨起谢恒安来——老太太分她权的心思估计是早就起了,但就是看谢恒安回来,才真正下定了决心。

  “夫人。”芝香水纹二人低眉顺眼给方氏行了一礼。

  “嗯。”方氏提着笔在账簿上勾勾画画:“交代你们办的事如何了?”

  芝香看看水纹,水纹看看芝香,谁都不肯先开口。

  方氏提笔等了半日也不见下文,便看向地上站着的二人。偏生这二人还在互相挤眉弄眼,没看到方氏的脸已经气白了。

  “让你们说就说!在此地鬼鬼祟祟商量什么!”方氏一杆毛笔直接甩在水纹身上,芝香也未能幸免,溅了满脸墨点。

  二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直接跪在方氏面前,芝香带着几分委屈道:“大小姐防人防得紧,什么都不肯说。”

  “不肯说?”方氏冷笑一声:“怕是你这等不识抬举的刁奴才见老太太喜欢她,上赶着去攀高枝儿了。”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芝香水纹二人一叠声否认,二人身上墨迹点点也顾不得擦,只管跪着给方氏磕头。

  “不敢,不敢我吩咐下去的事为何一件也未完成?”方氏满面怒容,但到底也是三品大员家出来的闺秀,没有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话来。

  “奴婢试探了琉璃,那丫头是个针尖大的胆子,什么都不敢说出来。”水纹低眉顺眼地解释道。

  “奴婢也当着大小姐的面问琉璃话,那丫头吞吞吐吐,什么也不敢说,还要偷看大小姐脸色……”芝香赶紧也跟着补了一句。

  “她能有这个本事?”方氏狐疑地问道:“待你们如何?”

  芝香与水纹对视一眼,半天才道:“很客气,也不大支使我们做事。”

  “倒是个不好对付的。”方氏咬牙道。

  “夫人,奴婢们……”

  “罢了,这事我另做安排。”方氏冷笑一声:“谢府的东西,哪有不造册入库,私自藏着的道理?我倒要看看她这点东西能捂到何时。”

  再看看地上的两人,又道:“罢了,你二人且回去盯着,有什么动静早点递话过来,莫要让这丫头再闹出什么动静来。”

  芝香与水纹二人如蒙大赦,磕了头就朝着寻雪院外去了。

  才出院子,二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人扯住了袖子。

  “二位姐姐,我们二小姐请你们过去说话呢。”谢雨薇身边的大丫鬟荔枝笑眯眯地对二人说道。

  荔枝年长谢雨薇几岁,却是自小服侍谢雨薇长大的,行事很是妥帖大方,在府上几乎与所有人都交好。

  芝香水纹二人模样狼狈,自然有些不大好意思,便道:“我二人回去换过衣服再来,还请二小姐等一阵。”

  荔枝还是没松手:“二位姐姐不如去我房里换洗过,我也有些姐姐们能穿的衣裳,等姐姐回去之后换过了,再来还我也行。不然这样子,就是给大小姐瞧见了,也不大好解释。”

  荔枝此话说得情真,眉间眼角都是满满的关切,没有流出分毫的幸灾乐祸来。芝香与水纹没有更好的选择,便跟着荔枝前去毓芳搂的厢房换衣裳。

  毓芳楼在寻雪院后不远处,谢雨薇半年前从寻雪院搬出来住进这里,一院子景致倒叫她收拾得不输新布置的流光阁。

  荔枝支使两个三等小丫鬟抬了水来,给芝香和水纹净了面,又取出自己的衣裳帮她们换上。看二人收拾停当,这才漫不经心地叹道:“两位姐姐也是辛苦,拿一份月例,倒要做两份工。”

  芝香是个话多的,便也带了几分怨气道:“若是大小姐是个好相与的也就算了,偏生不好对付,惹得我们触夫人霉头。”

  水纹心思细些,不愿在荔枝面前提起这个,便轻轻扯了扯芝香的袖子,对她使个眼色。

  芝香不以为意,还想再多说些什么,荔枝却打断了她:“两位姐姐,二小姐等着你们呢。”

  芝香和水纹进去的时候,谢雨薇正坐在窗边绣一张帕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