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得鹿记

影来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20上架
  • 28.19

    连载(字)

90位书友共同开启《得鹿记》的古代言情之旅

执事马儿呀你快些跑 弟子书友20190711234712219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寿夭

得鹿记 影来 2009 2019.06.20 09:12

  春夏交接之际,京城的夜雨下得格外泼辣。

  二更天的梆子敲过一遭,衔竹巷里的谢家大宅依旧亮着几星寂寂灯火。秉烛长明本该是欢愉和热闹的,但放在谢宅里,又被大雨这么一淋,怎么看都怎么有些凄惶。

  谢家家主谢恒安坐在书房里,对着连爆了两下的灯花叹了口气。

  “灯花爆,有客到。家主,这是好事呢。”谢恒安身边一个梳着妇人发式的下人说道。

  “现下这般光景,我只盼着这起子亲戚旧人不落井下石,哪里还敢指望来客是做好事的?”谢恒安看着手边摊开的账本苦苦一笑。半晌,又回过头去对身后的人道:“琉璃,你如今也是有家的人,不必在此陪我熬了,我一人坐一阵,再等等,天也就亮了。”

  琉璃还想说些什么,但谢恒安摆摆手,直接断绝了她的后话。她二人主仆多年,琉璃是最知道谢恒安脾气的,也只能点点头,去隔间换上蓑衣,轻手轻脚离开了书房。

  琉璃走了,书房愈发显得空寂,外头又是雨又是雷,反倒还比这死气沉沉的屋子热闹上几分。

  不知道为什么,谢恒安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又有些没来由的烦躁,索性将账本胡乱推到一旁,对着一旁的铜镜发起了呆。

  铜镜里的人看上去怎么也不像个三十二岁的中年女子,这些年下来,她身体亏损太大,从前又厚又长的头发,现如今连个发髻也绾不到拳头大了;更不必说这张脸,颜色蜡黄、嘴唇层层起皮,眼里只剩下无尽的倦意……哪里还有半分当年明眸皓齿的神采。

  看了几眼铜镜,谢恒安又烦又气,索性闭了眼,靠在椅背上养神。

  这一闭,就闭得有些迷糊了。

  她本想借着这点困劲直接在案上趴着歇一阵,不想外头却不合时宜地响了个炸雷,将她这点睡意也给打得消散了。

  坐直了身体再看向铜镜,谢恒安发觉,自己身后多了个人。

  这人一身夜行劲装,用黑幂遮面,看身形不像谢府人,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进的书房。

  但谢恒安却出奇地镇定,她头也没回,对着铜镜问道:“要什么?”

  “你的命。”

  一个沙哑的女声从谢恒安身后响起。

  “呵。”谢恒安低头笑了笑:“你以为……”

  第四个字还未说出口,身后的女子一只手就扣上了谢恒安伸向抽屉的手腕,另一只手则并指如刀,冷冰冰地压在她脖颈上。

  “你不必知道是谁让我来的。”女子一捏,谢恒安只觉手腕一阵剧痛,抽屉里的防身短刀连摸都未能摸到。

  “我主子给你几个选择,”那女子低下头,俯在谢恒安耳边轻声说道,“第一,你拼死挣扎,我一刀掀了你的天灵盖,让你脑浆涂地,死无全尸;第二,你不挣扎,乖乖喝了我怀里这瓶砒霜,苦是苦了点,但胜在死了也是好看的;第三,你挣扎,但没挣扎到那个能让我掏刀的地步,我就用带子缢死你,那样你虽不怎么好看,但就是一下的功夫,快得很。”

  谢恒安是有点功夫傍身的人,见这女子影如鬼魅、出手如电,心下已然明了,她俩之间的差距已有十倍不止,自己再怎么挣扎呼救,今晚都是要将这条命交代出去的。

  事情发展至此,谢恒安的头脑里,却慢慢空了下来。

  既没有对往事的追忆,也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反倒是觉得嘴里没什么味道,想吃几个她平日里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吃的豆沙汤圆。

  豆沙汤圆是什么味道呢?

  谢恒安慢慢地想道。

  女杀手看着呆若木鸡的谢恒安,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将一条白索套上了她的脖颈。

  ……

  “咳,咳咳,咳咳咳……”谢恒安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多少次从梦中咳醒了。

  想吃豆沙汤圆的念想随着她的命一起消散的时候,谢恒安在一条大船上咳醒。

  琉璃的脸是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的,只不过这张脸比她死前看到的,还年轻了二十岁。

  她感到身下有些微微的晃荡,左右再看了一眼,心里既讶异,又欢喜。

  这时她才十二岁,正坐船顺着运河一路北上,从杭州外祖家回京城谢府。

  谢恒安的生母沈氏在诞下她之后一个月就感染恶疾病逝,远在江南的沈氏父母很是难以接受,便多次去信问谢家索要几件沈氏在世时常用的物件做个念想,字里行间亦多有责备谢恒安的父亲谢铎之意。

  谢铎与沈氏少年夫妻,感情一向不错。沈氏去世,他对沈家也有些愧疚,便在谢恒安四岁时将她送下江南,在沈家给外祖作伴。

  在外祖家度过了无忧无虑的八年,谢恒安养成了一副纯良的性子,但副性子却在她回到京城谢府的日子里,使她蒙受了无数磨难和委屈。最后父兄们去世,姊妹们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她被接踵而来的打击点醒,却为时已晚……

  想想那短暂的三十多年,谢恒安都替自己感到不值。

  当家主如何?谢家上下人人惧她、敬她又如何?到头来夜深更漏长,在书房里算账苦捱的,还不是她谢恒安?

  ……

  听到里间的咳嗽声,正在外头做针线的李嬷嬷赶紧搁下手里的活计跑进来瞧,一进来就见谢恒安坐在床边喘着粗气出神,一旁的小丫鬟琉璃正在给她拍背顺气。

  李嬷嬷上了些年岁,很懂鬼神之事,看谢恒安近几日频繁发梦,每次梦醒之后又神情有异,心里到底有些担忧。

  李嬷嬷凑到床前握住谢恒安的手,又叫了两声她的乳名:“阿珠,阿珠?可是又发梦了?嬷嬷这里还有些庙里师父给的香灰,等晚上用热水化了来,您好生喝一碗就好了。”

  谢恒安这才回过了神,见琉璃与李嬷嬷二人俱是满脸担忧,便轻轻握了李嬷嬷的手,安慰道:“我没什么事,就是坐船太久,晃得有些恶心,睡梦中气总是不顺,咳几下就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