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长脸

得鹿记 影来 2031 2019.07.02 20:26

  方氏心中虽恨,但李嬷嬷是傅氏房中出来的,在谢府上的时间比她方氏年龄都大,自己若是真的跟李嬷嬷计较,那就是打了傅氏的脸。

  她倒也不至于为了个芝香去犯傅氏的忌讳,当然也就跟李嬷嬷不了了之,然后将这笔账算在了谢恒安头上。

  一转眼就到了五月初一,这日谢铎本该随着太子上朝,但天子肠胃不适,头一夜在寝殿里呕吐不止,太子进宫照顾,谢铎则得了两日休沐的机会。

  李嬷嬷和玉馨二人喜出望外地跑进流光阁里跟谢恒安报喜的时候,谢恒安却在为自己到底该如何提醒父亲而发愁。

  上辈子谢铎也是这个时候休沐,但她因为头一日下午贪凉,喝了好些放了碎冰的绿豆沙,晚上起夜四五次,见父亲的时候面色蜡黄,双眼无神,有些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她自然在谢铎心里留下了个任性、身体差、没有闺秀的样子的印象了。

  说起来,那些绿豆沙还是芝香和水纹给她弄来的。

  “大小姐今日穿这件桃粉色的如何?”翡翠跟琉璃二人笑着从谢恒安的卧房里取出一身衣裳,在自己身前给谢恒安比划着问道。

  芝香在一旁低眉顺眼收拾着东西,偷眼瞄着那身衣裳。

  谢恒安点了头:“就这身不错,今日用前段时日祖母和姨太太赏的那对芙蓉玉簪子跟水滴坠子,颜色正好配上。”

  果然,这大小姐是个爱娇爱俏的。她本就长得端庄大气,看着比同龄人要稳重几分,穿这身衣裳倒也不是丑,就是辱没了自己的气质。

  芝香在心中想。

  还是个不会打扮的,就想着讨好长辈。

  芝香撇撇嘴,丢下了手里的帕子,上前伺候着谢恒安更衣。

  “我这几日要去老太太跟前忙些事,不能时时在大小姐跟前伺候着。”李嬷嬷将一串钥匙递给了琉璃:“这些钥匙你先管着,横竖大小姐的东西你也熟悉,找什么也能找到。”

  说完,李嬷嬷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扫过每个丫鬟的脸,最终在芝香脸上停了下来:“我不在的这几日,若是有人敢偷奸耍滑、以下犯上,又怂恿大小姐干那些个混账事的,我可饶不了她!”

  琉璃吐了吐舌头,像是对李嬷嬷的教训已经见怪不怪,芝香身体微微一震,然后才慢慢放松了下来。

  谢恒安面无表情地给自己手上换着几个戒指戴,仿佛没有听到李嬷嬷说的话一般。

  这番训诫还没结束,外头就传来一个轻快的男声。

  “大妹妹,你瞧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声音落地,人也站在了流光阁堂屋里,不是谢恒安的二哥谢淮明是谁?

  “来,翡翠,你给你们小姐打开,让她瞧瞧!”谢淮明满脸得意,一屁股坐在谢恒安堂屋的椅子上,端起旁边空着的茶杯:“玉馨,给小爷倒杯茶来,这天气,真要热死我了。”

  看他满脸期待,谢恒安就算早就已经知道了那匣子里是满满一匣子花露,还是做出了一副惊喜的样子。

  “二哥哪里弄到的?真好闻!”谢恒安捧着一瓶茉莉香的,闻个不住。

  “我跟大哥前几日与逍遥公子出去玩,他给的。”谢淮明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这才发现屋子里气氛有些古怪,左右看一眼,眼珠子骨碌碌一转,也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李嬷嬷,我小时候你就管着我不让我干这个干那个,大妹妹小时候你又总管着她不让她跟我玩,现在又管起这些丫鬟来了。”谢淮明笑道。

  虽然带了几分嗔怒,但谁都听得出来,谢淮明这话里,颇有些撒娇的意思。

  小时候他受了李嬷嬷不少管教,但长大了之后,也知道了李嬷嬷的一片苦心,见李嬷嬷从江南回来身体无恙,他也是极开心的。

  站着的丫鬟们也都在心里暗暗生出几分敬佩来。

  李嬷嬷能服众,敢随意打骂别的丫鬟,不是没有理由的。

  “这个是给嬷嬷你的。”谢淮明从袖子里摸出一个荷包来:“前几日他们做席我吃酒,从刑部张侍郎家儿子身上抢的。”

  那荷包很是小巧,里头装了香料,下头的络子上还缀了两颗小米珠。

  李嬷嬷谢了恩,接了荷包之后,马上又拉下了脸:“二少爷还是要以事业为重,老爷虽挣下了这么多家业,但二少爷也不能整日吃酒作乐,要像大少爷一样,多看书学习,跟有为的公子们往来。”

  “知道了知道了!”谢淮明用手指堵了耳朵:“从小就是这几句话,你比祖母还啰嗦。”

  一屋子女子都笑了,李嬷嬷眼里也带了几分笑意——二少爷也是她看着长的,能像现在这样记着给她这个老奶母带点东西,她心里总是十分欣慰的。

  “你们各忙各的去,我跟大妹妹说几句话。”谢淮明挥挥手,示意其他丫鬟下去,又忽然看到了一旁把衣裳收起来的琉璃,便笑道:“小琉璃也长这么大了,小时候我说你长不高,你还哭呢!”

  琉璃脸红:“二少爷就不要取笑奴婢了……”

  “行了,快去,这次小爷忘了给你带东西,下次也给你带个好玩意儿。”谢淮明对琉璃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琉璃脸更红了,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堂屋。

  “听说前几日李嬷嬷打了夫人送来的丫头?”谢淮明看周围没人,脸色忽然就严肃了起来。

  谢恒安点点头:“我手边有人用就行,懒得管教,李嬷嬷倒是看不下去了。”

  “别怕,有我给你们撑腰,谁也不敢欺负你们。”谢淮明朝着外头看了一眼:“谁知道她派这些人来到底安了什么心。”

  谢淮明虽然行事高调,但也不至于如此夸张,方才他不仅抬举李嬷嬷,还抬举琉璃,显然就是要给其他丫鬟瞧瞧,谢恒安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好惹的,更遑论谢恒安。

  “二哥,我省得。”谢恒安点点头,眼眶微红——谢淮明死时的惨状她再活十辈子也忘不掉,一想到自己还有可能再一次失去他,谢恒安就止不住地想掉眼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