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账簿

得鹿记 影来 2057 2019.07.04 19:11

  谢铎不大关心这些家事,在他眼里,谢府就从未缺过一分钱。

  所以从前沈氏的东西,除了几样他看着眼熟的,其他的还真觉得都是新鲜物事了。

  “多谢母亲。”谢恒安端端正正给方氏行了一礼:“在外公家时,常有好事者说起母亲的嫁妆,说我一个丧母之女如何如何,外祖母听了很是生气,将那些恶人都逐出沈府,不跟他们往来了。”

  谢恒安做出一副非常气愤的样子:“自打我回来之后,吃穿用度样样都是好的,爹爹,若是有人跟你也提起此事,你可万万不能相信他们!”

  的确,自打谢恒安回到谢府之后,有说方氏对谢恒安不住的,也有说谢恒安刁钻,故意与后母为难的。

  这些风言风语,少不得要随着跟在谢铎身边的谢家家奴传道谢铎耳朵里了。

  现在见女儿说得斩钉截铁,谢铎倒是觉得自己多虑了。

  一方面,在他面前,方氏确不是那心胸狭隘之人,另外,谢恒安如此懂事听话,谁会不喜欢呢?

  方氏笑吟吟地拉起了谢恒安的手,道:“恒安,这些谣言家家都有,你听进去也好,听不进去也罢,它都在那里。若是不去管它,过段时间那些人倒觉得没意思,就不说了,你不用事事都跟无关的人解释了,咱们母女的心思,自己知道也就够了。”

  谢铎一时间非常感慨,觉得方氏这个续弦,当真是自己娶对了。

  谢恒安在心中冷笑。

  这一番话上辈子她也听方氏拉着她的手在谢铎面前说过,只不过不是这一天,而是在祖母面前。

  “你辛苦了。”谢铎看着方氏,柔声说道。

  方氏端庄的脸上出现了两团红晕:“我是谢家妇,为谢家人考虑是应该的。”

  片刻之后,方氏又道:“老爷,虽说这些谣言咱们不必在意,但大小姐和先夫人的事却马虎不得。”

  谢铎一扬眉:“你是说……”

  “绿玉,去将我柜子下头那个匣子里的账簿都取来。”方氏吩咐道。

  “是先夫人的嫁妆,老爷不理府上庶务,一心在仕途上发展,恐将这些事都忘了。”方氏笑吟吟地:“这些嫁妆若是沈老爷与沈老夫人要,那就要归还,若是他们不要,那就是大小姐的东西。”

  人都没了,还看着这些嫁妆难过么?

  方氏在心中冷笑。

  她吃准了沈府不会要这点小钱,自然要将这些东西拿给谢恒安添妆,这丫头再怎么狡猾也只有十二岁,八年前她也只有四岁,这些钱,她当然有办法动手脚。

  “巧了。”谢恒安微微一笑:“在外祖父家时,外祖母也备了一本账簿,是当初给母亲的嫁妆,但就是账簿历时太久,有些不堪用,特意让我誊写了一本,上头都是母亲的嫁妆,我这就取来让父亲过目。”

  方氏的笑脸渐渐僵住了。

  那些嫁妆数额巨大,她已经将其中的许多东西换成银钱去放印子钱,这么多年来,靠着那些印子钱,方氏都给谢雨薇和谢月瑾攒了一笔,自己平日里穿戴精致,也少不了这些嫁妆的帮衬。

  但同时,她也早早与文嬷嬷二人造好了一笔账,这笔账是谢恒安有一日长大,问起母亲嫁妆的时候用来对付她的。

  果然,这丫头的心思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平日里沈家对她耳濡目染的结果!

  方氏在心中恨恨地想。

  但好在……绿玉还没有将账本取来。

  “既是如此,就用恒安的这本账簿了。”方氏不等谢铎开口,自己接过了话茬。

  谢恒安朝着方氏一瞥。

  方氏望着这对寒星一样的眸子,心头忽然没来由的一紧。

  她忽然觉得,自己对付的好像不是十来岁的小姑娘,而是更甚于她的对手!

  沈家……真的能将这些都预料到了?

  前朝龙威将军,果然名不虚传!

  绿玉送到了账簿,方氏马上就接过在手中,热切道:“我这几年打理家务,对从前的事了解也不大多,正好有恒安这个账本当参考,我好再整理整理从前先夫人的东西,其中有错漏,一定要纠正和补齐了。”

  方氏说着话,便将账本卷起来,又塞进了一旁的红乔手中。

  谢铎看出了几分方氏面上的不自然,便问道:“可是这账簿有问题?”说着,朝红乔伸出了手。

  他一手拿着谢恒安取来的账本,一手又要红乔手中方氏备下的账本,两下一对比,自然就知道了到底是谁的问题,到那个时候……

  红乔涨红了脸,看看方氏,又看看谢铎。

  谢恒安对着方氏,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嘴角。

  沈家二老根本懒得计较嫁妆这等小钱,更不可能做这种将送出去的嫁妆再造册之事。

  这本账本,是谢恒安上辈子的一片心血。

  她当家之后,知道了方氏没少糟践自己母亲的东西,便让人一样一样找出追回,追不回的,也要弄清楚究竟是什么,长什么样才行。

  我亡母的东西,由不得任何人糟蹋!

  谢恒安嘴角的笑慢慢消失,冷冷地盯了方氏一眼。

  方氏闭了闭眼,轻轻摇了摇头。

  她本想趁着谢铎心情好,自己与谢恒安上演一出母女情深的戏,然后趁机提出让谢铎过目沈氏遗物,谢铎根本不理这些家务,自然不知道自己动了哪些手脚。

  只要谢铎点了头,那沈氏遗物到底有多少,就是这本账本说了算,自己照样还可以继续从中得利。

  谢铎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谢恒安将目光从方氏身上移开,气定神闲地望着窗外。

  “怎么差了这么多?”谢铎看向方氏。

  “有差?”方氏也露出一副惊愕的表情。

  谢铎严肃地点点头。

  “我是从……从母亲那里接过这些家务的,许是当时弄错了……”方氏面露难色,又带了几分难以言说的委屈。

  谢恒安照旧不看她,目光游离在窗外,显得对钱财之事很是不关心的样子。

  “当真如此?”谢铎合上两本账簿,一字一句问道。

  “老爷,咱们家是缺那点银钱的门庭么?我又何苦做这等事,给别人留下话柄……”方氏说着,眼圈一红,马上掩面痛哭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