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斗艳

得鹿记 影来 2009 2019.07.15 15:20

  “我不太懂,也不知搞这些东西有什么意思,等下我们去旁边喂鱼如何?”赵仙仙仿佛看不见谢恒安的脸色,还是自顾自说道。

  谢恒安不理她。

  赵仙仙等了一阵,没等到回音,只能讪讪地将探出来的身子收了回去。

  旁边一位姓吴的小姐瞧见了,偷偷抿嘴一笑。

  赵仙仙对自己有些过度热情了,这份热情与她二人的关系并不匹配。谢恒安心不在焉地抿了一口茶,想道。

  她不大信“眼缘”这种说法,这世上哪里有没来由的爱与恨?这赵仙仙肯定是因为某些原因才与自己亲近的,前世没有发生此事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此次雅宴,谢雨薇与谢月瑾也到了。

  赵统领为人耿直,不怎么喜欢结党营私,他女儿也是这副要在人家院子里跟另一个女孩子比划比划的性子,应该不可能与朝堂有关……

  难道是因为自己外公的事?谢恒安低头忖道。

  沈将军武功高强,军功更是无双,功成身退的又很彻底,难道是赵统领孺慕外祖?

  不可能,若是孺慕的话,上辈子早就找上门来了。

  难道是……这赵小姐存了和何佳人一样的心思?

  谢恒安忽然反应了过来。

  这可能也是为何其他小姐都在背后偷偷笑她的原因。

  若是拿这二人相提并论,赵家与何家不相上下;何佳人貌美,赵仙仙英气;何佳人做事妥帖,赵仙仙也是个耿直的人……

  虽说这赵仙仙做事有些不计后果,但她到底也不像是个坏人……

  谢恒安忽然犹豫了起来。

  她知道作为一个女子,被自己喜欢的人忽视、抛弃的感受,虽然她觉得大哥与何佳人二人更加合适,可……那也只是她觉得而已。

  “谢小姐,你才回京城来,今日来的人你大都认不得,我来介绍给你。”象征性地吃了几口东西,何佳人就走到谢恒安身边,打算跟她说说今日来的闺秀。

  “不用了。”赵仙仙一把拉住了谢恒安的胳膊:“我已经跟恒安讲过了,在场的所有小姐,她现在都认得了。”

  言语之间,多有些倨傲。

  何佳人有些好笑,她知道赵仙仙对她敌意的由来,但她与谢靖和八字还没一撇的事,赵仙仙这没道理的敌意就已经起了。

  “是赵小姐好心,省去不少麻烦了。”谢恒安带着几分无奈地看向何佳人。

  何佳人会意,也没有继续为难谢恒安,只道:“谢小姐若是吃好了,咱们一起去调香如何?”

  “不用了!”赵仙仙直接将谢恒安掩在了自己身后:“我要跟恒安去喂鱼。”

  “我不去……”谢恒安有气无力地为自己争辩。

  “那香料左不过就是香味,有什么意思?喂鱼多好玩啊,撒一把吃的,那些鱼都围过来,多好玩。”赵仙仙兴致勃勃地说道,又晃了晃谢恒安的胳膊:“走嘛,陪我一回好不好?”

  她们这一番拉扯已经被几个眼尖的小姐瞧见了,她们三五成群,都在一旁窃窃私语。

  何佳人丢不了这个人,丢下一句“赵小姐若是想看鱼,莲湖就在旁边”就去招呼其他人了。

  赵仙仙如愿以偿,将谢恒安推拉到了莲湖边。

  这里只有几个何家家奴时不时路过,小姐们都在另一旁制香品香,并没有人过来。

  “恒安,你平日里跟你哥哥关系如何?”赵仙仙闪着一对大眼,黑黑的睫毛小扇子一样,欢快的扑棱着。

  “我有两个哥哥。”谢恒安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

  “自然是你大哥啊,在太子跟前伴读的那个。”赵仙仙随手撒了些鱼食进湖里,却也不看那些鱼围上来吃食的样子。

  “挺好的,大哥很疼我。”谢恒安看向那些追逐食物的鱼儿。

  “他平日里喜欢什么?吃的玩的都行。”赵仙仙继续追问。

  “他……好像挺喜欢香的。”谢恒安哭笑不得:“今日我答应了他,要给他制一味香带回去。”

  “啊?这样么?”赵仙仙瞪大了眼睛:“好!咱们就去制香,快走!”说着,一把扔光了手里的鱼食,拉着谢恒安就朝着那群制香的贵女中走过去。

  “不看鱼了?”谢恒安笑问道。

  “不看了,鱼有什么好看的?我瞧着制香就很好玩。”赵仙仙个头高,步子也大,将谢恒安拽得气喘吁吁。

  何佳人看见,无奈地摇了摇头。

  赵仙仙学着其他贵女的样子,有些笨拙地操纵着手上的制香工具,一点点将各种香料配进一个小盒子里,又仔仔细细闻了一阵,像模像样地朝里头添东西。

  其他贵女见了,都三三两两偷偷嘲笑她。

  此事得让大哥知道才行,这二人是决计不可能都嫁给大哥的,趁早了断了,也省得伤心。

  谢恒安想道。

  当然,还要将大哥从伴读这个位置上劝下来,还有父亲……

  任重而道远。

  “要我说,娶谁都不可能娶赵仙仙的,听说她在家里还打过她弟弟,动不动就舞刀弄棒的,谁敢与她一道?”不知谁家的小姐小声说道。

  “是啊,针线女红都不会,香也不会调,哪里有一点点贤德的样子?”另一个小姐搭话道。

  谢恒安却觉得不该是如此。

  赵仙仙是个女子,不过是喜欢了一些更特别的东西,难道就至于惹人非议么?她不善看人脸色,也不懂如何与人勾心斗角,也成了她的错误?

  “我教你。”谢恒安笑着拿过了赵仙仙手里的小瓷瓶。

  赵仙仙对她粲然一笑,脸颊旁的两个小酒窝甚是可爱。

  寻常雅宴都是有些彩头,将小姐们的作品分个三六九等,赢这些彩头的。彩头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名气比钱更重要,也无怪一些小姐卯足了劲争个第一了。

  何佳人没有设计这样的东西,她给人人都备了自己做的礼物,大家调香也都随性了不少,互相之间也多有讨论,显得很是和谐。

  何佳人果然是永远不肯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上的,她懂得怎么低调,也懂得怎么徐徐图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