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良言

得鹿记 影来 2022 2019.07.03 21:28

  “怎么说着说着哭起来了?”谢淮明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谢恒安:“是谁欺负了你么?还是回来之后觉得哪里委屈了?”

  “不是,都不是……”谢恒安抹抹眼泪,坐直了身体:“我前几日做了个梦,梦到咱们家……咱们家不好了……梦的好真切,我怕再也见不到二哥了……”

  “嘁——”谢淮明终于放下了自己的一脸紧张:“我以为是什么呢,就这点心思啊,二哥跟你说,梦里梦的不一定成真,都是有预兆的,你这个梦就寓意咱们家百年兴旺,是个好梦。”

  谢恒安抽了一下鼻子,心绪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对,现在正是提起此事的好时机,一次不成就提两次,两次不成提四次,她就不信父兄是那等愚笨之人,想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窍。

  “二哥,我做这个梦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谢恒安用帕子沾了沾眼角,望着谢淮明认真又俊朗的脸,严肃道:“在外祖家的时候,我常常能听到有亲戚到府上来说事。”

  “早些年我不晓得事,懵懵懂懂听着,那些人多半都是来求钱或者求外祖帮忙的,每次离开之后,外祖母就要和身边的嬷嬷说上好一阵子这家人的事。”

  “外祖也知道父亲当了詹士的事,也时常跟外祖母提起,说要让父亲懂得藏拙,若是以后太子有了其他更可靠的人,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事,看得还少么?”

  谢恒安目光灼灼,语气里的担忧更是藏不住。

  谢淮明摸着下巴,道:“圣人春秋鼎盛,朝中格局近些年不会大变,等太子变革,恐怕已经无法撼动咱们家的基业了。”

  果然,还是吃了太过自信的亏!

  谢恒安急道:“天有不测风云,若是太子失势呢?若是……二哥,咱们家跟太子拴得太紧,真真是不可取的!”

  “这是外祖父对你说的?”谢淮明狐疑地看着谢恒安。

  谢恒安知道,自己这个二哥虽然大大咧咧,但心思还是谨慎的,他怕自己是受了别人教唆,来挑拨谢家和太子的关系的。

  但太子的阴狠与毒辣,若非经历过,她又怎么会想到呢?

  “外祖父祖母从不跟我说这些,都是我偷偷听的。”谢恒安垂下眼睛:“外祖父没有理由在背地里乱操心,他老人家心思通透,又是几朝老臣,带兵打过的仗比我岁数都多些,他说的话,怎么会一点道理也没有?”

  谢淮明脸色变幻一阵,最终道:“大妹妹,我知道你的意思,此事,我会回去好好想想的。”

  谢恒安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有些效果,但终是没能打动二哥。

  但离皇上驾崩还有几年,她有的是时间慢慢对父兄说这些事,说一次有一次的效果,只要能起到一点作用,也是好的。

  “我本来是要嘱咐你一些话的,倒被你说教了一番。”谢淮明笑嘻嘻地:“不过看到大妹妹有这个心思,我也就放心了。”

  至少不会让方氏欺负了去。

  这句话谢淮明没有说出口,他潇洒地挥了挥袖子,然后离开了流光阁。

  平日里跟二哥混在一起的人是谁呢?

  吏部张侍郎的儿子,算是个小纨绔,不过人挺有才华,他倒不至于带坏了谢淮明,却也对谢家两兄弟帮助不大。

  那个“逍遥公子”又是谁?

  上辈子她似乎也听过这么个名字,但当时也就十二三岁,听了也就忘了,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可以找个机会打听打听。

  谢恒安想。

  ……

  谢恒安换好了衣裳的时候,谢铎也回了谢府。

  傅氏两旬未见儿子,现在高兴得合不拢嘴,一个劲说谢铎在外熬得又黑又瘦,今天得好好吃些东西补一补。

  方氏坐得端庄,但看向谢铎的眼神却是热切又欢快的。

  谢恒安觑见,倒不觉得这眼神可以作假,方氏对谢铎到底也是一片真心。

  上辈子,谢雨薇宠冠六宫,在宫中给方氏设了专门的住处,现在的太子、将来的天子还给她封了号,也不知那个时候的方氏,有没有想起来谢铎……

  “瞧瞧,大姑娘看她爹看迷了,在这里发呆呢!”傅氏指着谢恒安,对谢铎笑道。

  谢恒安与沈氏有几分相似,谢铎看到她便想起来了沈氏的模样,那时沈氏刚嫁给他,也喜欢穿红衣裳,他们二人琴瑟和谐,日子很是和美……

  如今沈氏去世已经十年有余,她的一切仿佛在府上已经被抹去,只剩下三个儿女昭示着她曾经的存在。

  如今,她的小女儿谢恒安也长大了。

  谢铎一时间也有些心酸,便十分和善地对谢恒安道:“恒安,八年未见,你想不想爹爹?”

  谢铎往沈家多有去信,不仅反复过问沈家二老身体,也时常打问谢恒安境况。

  “爹爹,我很想您。”谢恒安蓄了一汪泪水,到底忍住没有再掉眼泪。

  谢铎是她的父亲,骨肉至亲。

  他们在上辈子产生过误会,父亲对她贪吃贪玩不加收敛的性子管教过很多次,她因此恨过父亲。

  但在父亲去世之后,她却也明白了他的苦心,他想让自己成为一个和沈氏一样,有责任担当,又坚强的女子。

  “怎么哭了?”谢铎轻轻摸了摸谢恒安的头,柔声道:“爹爹知道你高兴,高兴就不哭,不哭。”

  谢恒安带着鼻音“嗯”了一声。

  本以为所有的眼泪早在上辈子就流干了,但能再次见到父兄,她真的很难压抑住自己的情感。

  方氏撇了撇嘴,眼睛转向了一旁。

  谢雨薇见了,垂下了头,眼里的目光莫测。

  谢月瑾懵懵懂懂,却也感到了几丝危机——这个大姐的到来,分了父亲和祖母许多感情和东西出去,她得到的似乎没有以前多了。

  ……

  这顿饭谢恒安吃得很是满足,吃完之后,谢铎还由方氏陪着,一起去瞧了瞧谢恒安的流光阁。

  “这些都是先夫人的东西,我一样也不敢动,都给大姑娘收着,现下她回来,才又拿出来摆着了。”方氏指着流光阁堂屋里的博古架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