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美人

得鹿记 影来 2052 2019.07.06 20:43

  傅氏和李嬷嬷看向谢恒安。

  谢恒安继续道:“说不定,就有人不小心剪到了手,嬷嬷先查一下谁手上有刀痕,反正流光阁里人手不多,挨个查下来也用不到多久。”

  李嬷嬷与傅氏对视一眼,傅氏挥挥手:“快去查。”

  李嬷嬷快步走出了松鹤院,傅氏对谢恒安道:“恒安,你今日打扮得很好,那人要暗害你,看来是不成的了。”

  谢恒安抿抿嘴,知道祖母心下已经明了了一大半,便道:“这衣裳是外祖母让绣娘专门给我做来逢年过节穿的,其实早就备下了,但我不大喜欢熏香的味道,就没放在偏房熏香,那人可能是会错了意。”

  傅氏点点头,面上不复从前的慈祥,而是带了几分戒备地扫视了一圈四周,又道:“你先去我卧房外间待一阵子,让丫鬟给你端些吃喝,再拿两本书看或者抱只猫儿来玩,没有人传我的话,你不要出来。”

  谢恒安点点头,边走边道:“祖母,您……”

  “你祖母是过来人。”傅氏微微一笑:“必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这间外间谢恒安熟悉得很,她主持谢府翻修的时候,在松鹤院住过一阵子,这个外间墙壁上有几块砖、桌案朝哪个方向,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坐了一阵,吃了两块点心,喝了杯茶,又与一个小丫鬟闲谈了一阵,就见琉璃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如何?”谢恒安笑着问道。

  “大小姐,就是芝香做的,她手上有一道划痕,但是她说那是她前几日做针线留下的,恰巧水纹手上也有一道划痕,二人现在斗起来了,互相抖了不少事出来,可精彩了!”琉璃笑嘻嘻地说道。

  “你还笑!”谢恒安笑着点了一下琉璃的脑门:“也不知道心疼一下我的衣裳。”

  “那衣裳横竖也不会再穿了,走了这两个瘟神可是大大的好事呀。”琉璃笑道。

  “玉馨那边呢?”谢恒安递了杯茶水给琉璃,问道。

  “正要说呢!”琉璃喝了口茶水:“玉馨姐碰上了二小姐,二小姐送了身衣裳来,说是一早就准备好答谢您的,就是上头的花还没绣好,让您今日凑合着穿。”

  “然后呢?”

  “玉馨姐还没说话,李嬷嬷就出来收下了衣裳,还谢谢了二小姐,说真是拖了她的福,大小姐您真有福气!”琉璃说着话,自己先笑了。

  “那是什么样的衣裳?”谢恒安也笑了。

  “我没看仔细就来跟您说话了,是水红色的上衣,柿子红的裙子,上头绣了几团皮球花还是什么的,看着很显老。”琉璃撇了撇嘴。

  谢恒安笑着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流星纱。

  这些衣裳,上辈子都是让方氏算计了去的,她只记得自己那些衣箱入了库,就再也没见到出库,自己身上穿的戴的,永远是方氏给她准备的。

  倒也不是不好,就是不怎么衬她,样子也不是最时兴的。

  上好的料子,精致的绣工,但就是与她、与整个衣裳和环境都格格不入,也难怪其他家的小姐会在背地里嘲笑她那么久了。

  这件流星纱的衣裳,上辈子是穿在谢雨薇身上的,当时她十三岁,正值豆蔻,一眼就被白玉藻看上了。

  白玉藻再怎么样,也是她谢恒安的议亲对象!

  想到此处,谢恒安忽然抓紧了自己的衣袖。

  “小姐小心!衣裳要扯坏了!”琉璃见谢恒安抓袖子,马上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有些紧张。”谢恒安脸一红,显得很是不好意思。

  “对了,李嬷嬷还说,让奴婢嘱咐小姐,无论如何都要端庄,眼睛不能乱瞟、不能举止轻浮……唉,反正就是那些话,小姐您能想到的。”琉璃有些无奈。

  谢恒安笑笑,不再言语了。

  宴席已经开了。

  说是家宴,其实还有许多想来巴结谢铎的人凑热闹。

  这天其实是傅氏的生辰,但日子太毒太正,算命的说不大好,傅氏便从此绝口不提自己生日在这一天的事,只是会办一场宴席,请许多宾客来热闹,也算是借着人气,压一压端午的毒气。

  大家也就心照不宣地按照平常的宴席来对待,但都会带些礼品来,只是不称是寿礼罢了。

  有的上午去瞧了赛舟,绘声绘色给傅氏讲着赛舟的热闹,有的去逛了街市,给方氏说街市上都卖些什么,大家挤在谢家宴客的暖厅里,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

  男客大都是在外厅,送过东西也就离开了,女客则要替丈夫好好在各家拉拢关系,于是都心照不宣地来了暖厅。

  “谢夫人,你家几个闺秀怎么不见?”何夫人笑眯眯地问道。

  何大人官至大理寺卿,也是日理万机的栋梁。他夫人小他整整十二岁,不仅是个美人,而且长袖善舞,这些年也在京城的贵妇圈子里小有名气。

  “什么闺秀,野猴儿一样,怕放出来惹人笑话呢!”方氏笑着拉了何夫人的手,目光却投向她身后。

  何夫人身后站着个小美人,腰挺背直、目不斜视,虽是热得脸上有些薄汗,但面上的表情却一点都没有变。

  “这是……佳人?”方氏眼睛一亮,问道。

  “是。”这小美人屈膝行礼,又道:“见过谢夫人,谢夫人好。”

  “以你我的关系,还要让女儿叫我什么谢夫人么?”方氏佯怒:“叫我方姨。”

  “方姨好。”何佳人展颜一笑。

  美极了。

  方氏想。

  “我都把家里的猴儿带出来了,你却不让我见见你家的小姐?她们姊妹坐一处玩岂不是更美,也省得你操心了。”何夫人笑道。

  方氏一笑,对身边的绿玉道:“去将几个小姐请来。”顿了顿,又用故意压低但何夫人还是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大小姐若是还没收拾好就算了。”

  “大小姐是……”何夫人疑惑道。

  “是前些日子才回来的,许是不适应咱们京城,一直不爱见人,也不爱说话。”方氏说道。

  谢恒安今天没有像样的衣裳穿,自然不想出来见客,就算是见了,肯定也不愿太露脸,那方氏的这些话,可不就全说中了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