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吃瘪

得鹿记 影来 2037 2019.07.04 22:05

  “父亲,许是……外祖父母他们……他们记错了。”谢恒安虚虚扶了方氏一把,见她没有抬头的意思,也就松了手。

  谢恒安嘴上这么说,但眼里露出的却是难以置信和讶异的表情,谢铎看了,心里又是一痛。

  女儿怎么会怀疑她外祖父母的账本?怀疑的当然是方氏侵吞私产,但又不敢开口,怕伤了方氏的面子……

  谢铎丢下账本,轻轻抚了抚谢恒安的头,道:“这是你母亲的嫁妆,你外祖父母不要,就是留给你的,一分一厘都不能少。”

  “女儿是谢家女,这些东西,自然也是归咱们家管的,母亲每天要打理许多事,记错了也是正常的。”谢恒安抬起头,带着几分自责看向谢铎:“女儿恳求父亲莫要在这些小事上太计较了去。”

  谢铎知道,女儿是怕他们夫妻之间有什么嫌隙,惹得家宅不宁……

  说到底,女儿翻来覆去考虑的,都是别人。

  谢铎轻轻叹了口气:“你跟你母亲一样的性子。”

  谢恒安低下了头,小声道:“是女儿多事了。”

  能让谢铎看清方氏的这点心思,倒也不枉她上辈子辛辛苦苦追查母亲的嫁妆,这辈子又点灯熬油在芝香和水纹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写账本了。

  “你不必再插手这些事了。”谢铎看着掩面抽泣的方氏:“也不必在我面前哭,从前发生的事我不再计较,将来恒安的财产,就由得母亲和罗姨娘打理。”

  “老爷,我……我是一片真心为了咱们谢府,也是为了您……”方氏抬起头,双目含泪,面色绯红,倒添了几分娇美。

  “你是我的妻子。”谢铎叹了口气:“我一心待你,你也一心待我,我对你也再无旁的要求,你揽这些事上身,三天两头在我面前哭泣说这个不公,那个难做,我着实不愿意看到。”

  “若是你能做好,便不要在我面前哭,若是做不好,罗姨娘还年轻,母亲也还硬朗,再不济,还有个毛氏。”

  看来父亲虽然公务繁忙,甚少插手家事,但是对于府中的变化,还是一清二楚的。

  谢恒安想。

  方氏会告诉他,自己被老太太不信任的事;老太太自然也会跟儿子提起此事,但谢铎信谁,还要看谢恒安这一把火怎么烧了。

  谢铎方才这一番话说得不留余地,甚至连自己的小妾毛氏都提了出来。方氏再哭也没什么滋味,只能抽噎着起身,掩面朝着自己的寻雪院去了。

  “恒安,你放心。”谢铎伸手在谢恒安肩头按了按:“你是个好孩子。”

  谢恒安点点头,又带着几分忧色道:“母亲她……”

  “这是爹爹的事,你不必操心。”谢铎笑了笑,又道:“瞧你这地方也不错,你母亲也是下了功夫给你收拾出来的,好好住着,跟姊妹们多来往来往。”

  谢恒安“嗯”了一声,有心想开口跟父亲说太子之事,却到底没开出口来。

  罢了,下次再说,若是太着急,难免会惹得父亲疑心。

  谢恒安想。

  ……

  “着实不能拿她当小孩子看了。”方氏坐在黑暗里,一只手支着太阳穴,胸脯一起一伏。

  文嬷嬷在一旁轻轻打着扇子,却不发一言。

  “从前是我掉以轻心,没认清她的真面目……”

  方氏长叹道。

  比起上一次记恨老太太的怒,这一次她更恨自己为何没有早些看穿谢恒安的野心。

  “夫人,现下咱们更应当低调着些,事情一件接一件,得让场面冷下来才行。”文嬷嬷皱眉道。

  “你说得不错。”方氏抬起了头:“以后雨薇和月瑾每日都要到我房中请安,我亲自盯着她们写字、绣花、练琴。”

  文嬷嬷点点头,又想起黑暗中方氏不一定能看到,便赶紧应了一声。

  “毛氏怎么就这么无能?十六岁抬进来,今年快二十一了,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方氏又恨恨道。

  “夫人,有一事,老奴不知当讲不当讲……”文嬷嬷犹豫着说道。

  “你说,我难道还因为你说什么实话怪过你不成?”

  “此事……恐怕与老爷自己也有关系……”文嬷嬷叹了一声:“老奴在府上打听了一两年了,老太爷就是差不多那个岁数上,再没有过孩子的……”

  “你说什么?!”方氏猛然一拍桌子,一双眼睛在黑暗里借了月光发亮,里头更多的,却是惊讶和不甘。

  “以后……恐怕是谁都指望不上了……”文嬷嬷声音里也带了点哽咽:“不知老爷自己知不知道此事。”

  “怎么可能!老爷正是春秋的时候!怎么会如此?许是我们子女运薄,没这个福分了……”方氏摇摇头,不愿承认文嬷嬷的想法。

  文嬷嬷也知道,方氏与谢铎之间在房事一事上向来和谐,若是提起此事,她也定然不会相信,况且自己也无确切证据,若是传了出去可不是小事,于是也闭口不谈此事了。

  ……

  “二小姐,大小姐喜欢的,都是些娇嫩的颜色,说是沈老太太喜欢,从小就这么打扮惯了。”芝香小声说道。

  谢雨薇点点头,又递过来一个荷包,笑道:“我就知道芝香姑娘是个伶俐的,比旁人不知道妥帖多少倍。”

  这个“旁人”当然就是指同在一个院子里服侍的水纹了。

  芝香接了荷包,狠了狠心,道:“二小姐,奴婢对您一片忠心,将来……将来若是流光阁容不下奴婢……”

  这么早就考虑这个了?

  谢雨薇笑了笑:“那是自然,只要有毓芳楼一天,芝香姑娘就不会无处可去。”

  芝香感激地点点头。

  “芝香,有些事,我不愿开口吩咐你,但你自己也该懂得……”谢雨薇轻轻捏了捏芝香的手,转身走开了。

  她二人不方便聊太久,李嬷嬷上次打人的余威犹在,谢雨薇便也纡尊降贵,约了芝香在寻雪院外头见面。

  距离端午越来越近了!芝香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路小跑回了流光阁。

  “大小姐,她没再去毓芳楼,但是今日又去了寻雪院。”琉璃趴在谢恒安耳朵旁小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