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挨打

得鹿记 影来 2064 2019.07.01 18:56

  玉馨是个文静却心思极细的,话不多,但说出口的话都有几分道理。翡翠则活泼爽朗,二人一动一静,这一二日下来,与谢恒安倒也相处的不错。

  自打回到京城之后,谢恒安每日雷打不动给傅氏请两次安,时不时还会带点自己觉得好的东西,有时是水果吃食,有时又是自己弄到的新奇小玩意儿。

  她真正将傅氏放在了心上,而傅氏也明白她的想法,送来的两个丫鬟也是万分妥帖的。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谢恒安在心中感慨。

  “大小姐。”心细如发的玉馨犹犹豫豫地凑到谢恒安身边小声道:“芝香说是回屋休息,却偷偷出了院子,不知道……”

  谢恒安点点头,轻声笑道:“她是母亲送来的人,每日有其他事做,不是很正常么?”

  玉馨没想到谢恒安如此直接,又见她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便也明了,此事无须自己瞎操心了。

  芝香在谢雨薇处逗留了半个时辰,还不觉得解气,又掉头去了寻雪院。

  方氏这几日在筹划端午家宴的事,谢恒安暂且被她丢在了一旁,此刻听到芝香提起箱子里的东西,又说起罗姨太太送来松鹤院丫鬟的事,心中又逐渐升起了几丝不悦。

  果然,谢恒安这丫头,不是随意对付得了的。

  “你果然是个忠心的。”方氏压下心里的不悦,带着点笑对芝香说道:“此事你做得好极了,端午节过了,我自会赏你。你这几日继续如此,事事都要来跟我禀明才行。”

  说着,方氏对身边的绿玉使个眼色,示意她送芝香出去。

  “芝香,你可想过,跟着流光阁那位将来当如何?”绿玉将芝香送出寻雪院,四处张望一下,低声问道。

  “唉……我也不知道,她回来好几日了,眼看都快端午了,老爷也没回来看过她一次,跟夫人不是亲的,夫人定然不会多向着她……”芝香满眼绝望,无精打采地摇摇头。

  “你我曾经也是一个院子里的,我不愿看你就此跟了个没用的,此刻唯有一心为夫人做事,让她抬举你了。”绿玉握了握芝香的手,语气里带了几分坚定。

  芝香点点头,又道:“我不比你们机灵,现下夫人让我盯着,我也只能盯着,还能如何呢?”

  “当然能了!”绿玉眼中闪过一丝狠毒:“我与你说,夫人的意思是……”

  这一番话说了半刻钟,芝香仿若被灌了一口鸡血,听罢之后只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锦绣,离飞上枝头当凤凰也不远了。

  谢恒安瞧了瞧外面的天光,又看到偷偷摸摸溜进流光阁的芝香,心里暗暗计算一番,她这趟恐怕既找了谢雨薇,又去方氏面前献宝了。

  李嬷嬷正坐在院子里给谢恒安的荷包和络子配丝线,瞧见芝香从外头鬼鬼祟祟进来,心头火起,马上拉下一张脸,怒道:“你这丫头,说是身体不适,为何又偷偷溜出院子去玩?是大小姐这流光阁太小,容不下你了!”

  芝香心头有了主意,只道自己在这流光阁呆不久了,便冷笑道:“嬷嬷好大的口气,竟来教训我,我身体不适,去府上府医那里要了点药丸吃,大小姐都没说什么,需要嬷嬷来说我么?”

  李嬷嬷二话未说,劈面就是一个耳光,打在芝香一张嫩面上,马上就起了几条红痕。

  “你!你个老货!你竟敢打我!”芝香不防这一下,心里又惊又气,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就要上来揪扯李嬷嬷的衣裳。

  李嬷嬷头痛痊愈,她虽是年龄大了,但手上气力还在,一下挣脱了芝香的手,又是一掌甩在芝香头上,将一只银簪子打落在地,芝香发髻松散,满面通红,满口大喊大叫,形同泼妇。

  “芝香姑娘,我劝你一句,看人下菜碟也要眼里有些水才行,老太太怕大小姐才回府,镇不住你们这起子没规矩的刁奴,特特让我看着,今日不是我打你,是你要往我这巴掌上撞!”李嬷嬷说着话,一脚踹在芝香小腿上,痛的芝香一声叫唤,当场跪在了流光阁正中。

  “你今日就这样跪着,跪到你知道如何给大小姐认错再起来!”李嬷嬷一根手指点住芝香,照着她面前又啐了一口。

  “大小姐!大小姐您瞧瞧嬷嬷!她……”芝香没胆子爬起来,只能在地上捂着脸哭嚎。

  “嬷嬷是祖母吩咐下来教养我的,她能管得我,自然也能管得我身边的奴才。芝香,我不知你与嬷嬷有些什么矛盾,但她既要你跪,自然也有她的道理,你若是想跟我哭什么,等李嬷嬷放你起来再说。”谢恒安隔着窗子大声说道。

  芝香彻底讨了没脸,有心再说两句,又怕惹恼了李嬷嬷那个老虔婆,又挨她一顿打。

  谢恒安训完芝香,又转过身来对着身边一地的丫鬟说道:“除了琉璃之外,你们个个都比我大,也是从小在谢府上长大,跟着母亲和祖母二人的,你们若是没规没矩,我管不下你们,自然有人管得下!”

  说着,谢恒安有意无意朝着窗外瞟了一眼:“有谁觉得我这话不中听的,现在就离了流光阁,我不拦着。”

  流光阁堂屋里,静悄悄的,一根针落在地上也听得清,一屋子丫鬟大气不敢出,都跪倒在地,默默给谢恒安磕头表态。

  谢恒安点点头,面色稍微和缓了些:“你们若是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都来跟我说,只要不出格,你们尽可以去做,虽说主仆有别,但咱们都是人,你们的心思和要求,我也都能理解,更不会无故苛待你们。”

  这是谢恒安回到谢府之后第一次疾言厉色,水纹听了,更觉得自己处境艰难,玉馨和翡翠则暗暗在心中服她——想不到这大小姐小小年纪,不在谢府长大,却也这般有主见,从松鹤院到流光阁,这条路也走得不算太亏。

  小半天过去,芝香晕倒在流光阁,谢恒安倒也不惊不慌,只让人将她抬去屋子里歇着,这几日不必当面伺候,另一面让李嬷嬷去寻雪院跟方氏认错,说她苛待了方氏调教出来的芝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