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谈心

得鹿记 影来 2053 2019.07.13 13:03

  谢淮明越想越气,将这一笔大账全记在了逍遥公子头上。

  在闻香坊逛了一阵,谢淮明不敢带着妹妹在外耽搁,便催车回了谢府。

  脱下身上的男装换上自己衣裳的时候,琉璃的心还是砰砰跳的。

  “大小姐,今天真紧张,奴婢还是第一次去这么热闹的地方……”琉璃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虽然有些害怕,但到底还是非常高兴。

  “你千万千万莫要对别人说,往后若是有这样的机会,还是咱们两个去。”谢恒安第十八次对琉璃嘱咐道。

  琉璃就爱听那句“还是咱们两个去”,因而一样的话听了十八遍,倒也不觉得非常腻。

  李嬷嬷等人回来倒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谢恒安知道,此事若是让李嬷嬷知道了,那就是天大的事,她这半年耳边估计都不得安生了。

  因而此事也就这么过了。

  只是谢恒安偶尔还会和琉璃二人偷偷回味一番——那天出去之时,那闻香坊真是热闹,卖麻花的刚炸出来的麻花真香,不知道为何,府上的麻花就没那么香……

  有时琉璃也会有些好奇:“大小姐,您说,外头那些女人怎么就可以做生意,上街买东西呢?”

  谢恒安笑笑,这个道理她早就懂了。

  “可能因为咱们有钱,父亲又是朝廷命官的缘故。”

  “咱们可以雇人买东西回来,可以不用做生意也能过日子,可以舒舒服服躺着过一整天,外头的那些人若是躺一天,可能这一天就没有饭吃了。”

  琉璃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来。她还从来没有体会过吃不上饭是什么感觉,自小她就跟谢恒安一起长大、一起玩耍,眼里见到的,耳朵里听到的,全都是谢府或者沈府的人和事,她从没见过穷人的生活,自然是无法想象的。

  “你羡慕人家自由,人家羡慕你有钱。”谢恒安翻开了一本香料典籍:“这世上的好事,不可能被一个人全占了。”

  琉璃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穷到吃不起饭,那是有多穷呢?连粥也煮不起了么?

  又过了几日,谢淮明气鼓鼓地送了腐面花过来,将闻香坊的老板们挨个骂了一遍。当然,逍遥公子是挨骂最惨的一个。

  逍遥公子。

  谢恒安觉得这个绰号实在很俗,其人说话做事也是一副只会享受的纨绔做派,便有心劝劝谢淮明莫要与他再来往了。

  “二哥,那个逍遥公子是什么来头?”谢恒安问道。

  谢淮明微微一愣,什么来头?他好像从来没有提起过。

  但有听人说他家是江南一带做生意的,又有人说他自小在西北长大,还有人传说他家是开船在海上跑商的……

  “这个……”谢淮明挠了挠头:“我不大清楚了,他不爱提,我们也不能总问吧。”

  “二哥,这个人整日玩乐,实在不是什么正经事,而且在腐面花上都能一掷千金,更遑论其他东西?这无论是多少家产,都要败光的,他父母若是知道了,定要劝他的,可见他做这些事瞒着他父母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谢淮明摆了摆手:“他这个人玩就玩自己的,不会带坏我们。”

  “那他叫什么,是哪家公子呢?”谢恒安问道。

  “呃……姓……好像是姓易。”谢淮明有些吞吞吐吐,显然是心里没底。

  谢恒安知道,自己的二哥年龄不大,玩心十分重,父亲谢铎忙于政事无暇管教,母亲又是继母,无从下手,他这副性子,将来少不得要吃亏的。

  “二哥,你是个聪明人,若是喜欢什么,现在不做,将来许是会懊悔的。”谢恒安深潭一样的眼睛定定望住谢淮明,轻飘飘地说道。

  谢淮明低下了头。

  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的将来,有父亲在,他肯定是要走科举的路子的,但是他没什么想要出人头地的愿望,心中也没什么太大的抱负。

  但要问他喜欢什么,他却也说不上来。

  只是觉得每日学一学,玩一玩,上下不靠,耽着很舒服罢了。

  谢恒安看谢淮明不语,知道他心思还不定,便也没有继续劝下去,只是道:“人生苦短,二哥若是觉得这么过开心,也是好的。”

  是啊,没什么比活着更好了,二哥若是能一直一直活着,就算是个没什么用的纨绔又怎么样呢?

  “妹妹……”谢淮明叹了口气,目光里透出一丝茫然来:“我跟大哥不大一样,我跟他们……都不一样。”

  他一点也不笨,未来很有可能还是跟着太子,将来太子登基,他挂职在某一处,一辈子过得战战兢兢。

  他不笨,倒也不至于做不成事或者被人陷害,但总觉得这样没什么意思。

  他喜欢风浪,没有风浪也想掀起风浪来。

  “二哥……小心太子就是,旁的……其实也没什么。”谢恒安低下头去,打开了那个装着腐面花的盒子。

  谢淮明点点头,觉得再说下去没什么意思,便摆摆手,自己离去了。

  谢恒安轻轻用手扇了扇腐面花的香气,对这点腐面花的品质还是不怎么满意。

  但香料还是该做的。

  临赴宴之前,谢雨薇派荔枝过来说自己身体不适,无法赴宴,托谢恒安送一对儿金步摇给何佳人。谢月瑾也说自己近几日学习紧张无法出门,托谢恒安送一个双面绣插屏送去。

  望着自己要带的东西,谢恒安微微一笑——这两个丫头到底还是心气傲了些,这么点小事就受不了了。

  但想想自己这个年岁的时候,到底还不如这两姐妹。

  谢恒安自己带了一大盒子香料,又用小盒子装了许多盒,配上打好的络子,准备好一一送给需要打点的人。

  这么多东西,她一个女子自然是无法搬动的,这就需要有人帮她。

  旁的人不放心,但谢靖和她却放心得很。

  丫鬟们将东西一一放上马车,谢靖和在旁边非常耐心地看着,末了还要亲自去试试东西是否都放踏实了,防止路上颠碎了什么。

  看着谢靖和一脸认真的样子,谢恒安有些唏嘘——若是身边的人都是大哥这样的,那恐怕自己的世界要清净到有些寂寞的程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