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出府

得鹿记 影来 2012 2019.07.11 23:56

  罗姨太太便笑道:“门房常嬷嬷、花房秦嬷嬷都是府上几辈子的老人了,性格也都是稳重的,不如就她几人调进来?”

  “嗯,她们年龄大了放出去配人之后就没再进过院子了,如今老了,进来养着也行。”傅氏笑了笑,又看了方氏一眼。

  方氏愣了一瞬,又道:“此事全凭母亲做主,既是母亲用惯的老人,那放进来也是理所应当的。”

  “若是你没其他安排,让她们进来就是了。”傅氏摆摆手,示意方氏可以离开了。

  ……

  “大小姐,常嬷嬷从门房调去了松鹤院,依旧是二等嬷嬷,不过就是顶了个肥缺,管着三个三等丫头,料理松鹤院的花厅呢。”松香进门,笑嘻嘻地说道。

  琉璃正在帮着谢恒安研墨,一时间还没明白松香为何要提起这个,有些疑惑地问道:“常嬷嬷?怎么突然就调去松鹤院了?”

  松香摇摇头:“琉璃,亏你还一天到晚寸步不离大小姐,连她今早去做什么了你也不知道。”

  谢恒安淡淡笑了笑:“她不让我用香料,我便不让她用人,一报还一报,公平得很。”

  李嬷嬷从外头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婆子给谢恒安屋内的冰釜里加冰块。

  待两个加冰块的婆子离开后,李嬷嬷才道:“想来几个人都知道了其中原委,常嬷嬷私底下没少收别人的好东西,夫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她捂着。这下她虽是平调到了松鹤院,其实还是老祖宗抬举她,若是还跟夫人往来,那才真的是不识抬举了。”

  谢恒安“嗯”了一声:“祖母都不一定有如此通灵的消息,她动作如此快,必然是早就知道了。”

  “到底还是小姐反应快,直到提起常嬷嬷一事,我才晓得小姐的用意。”李嬷嬷叹了口气:“只是腐面花一时半会儿也没了。”

  谢恒安点点头:“没了便算了,用其他的代替虽不及腐面花那么好,也不至于完全调不出来……嬷嬷,明日你去一趟罗姨太太那里,瞧瞧现在还有哪些人不是她的。”

  李嬷嬷应了下来。

  在杭州往京城的船上时,她还担忧过自家这个单纯没心眼又不谙世事的小姐回来之后的日子,却不想回来不过区区一个多月,小姐就在谈笑之间在谢府给自己拼出了一条路来。

  “琉璃,你去一趟外头,把这个给二哥,记住,一定要交到他手里才算数。”谢恒安嘱咐道。

  琉璃接过谢恒安折好的信笺纸,郑重其事地放进了怀里:“您就放心吧,大小姐。”

  一个多时辰之后,琉璃才鬼鬼祟祟地跑到了谢恒安身边,一边提防着李嬷嬷突然出现,一边将一个小纸条塞进谢恒安的手里。

  小纸条是谢淮明写的,上面只有一个字——“可”。

  谢恒安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又低声吩咐琉璃道:“我记得你有个兄弟跟你差不多大,你去借他两身衣裳来,我明日领你去办件大事。”

  琉璃眼前一亮,她最喜欢跟谢恒安“办大事”,虽然现在还不知道究竟要去做什么,但见小姐也如此谨慎,定是非同寻常的事!

  “是我表弟,本来在庄子上的,现在送进府里来当扫院小厮呢。”琉璃一双眼睛亮得狼见了都怕,恨不得现在就与谢恒安将那件“大事”办成。

  “最好拿新的过来。”谢恒安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块银子,让琉璃绞一小块下来:“这个给你表弟,让他买些好吃的好玩的。”

  琉璃知道谢恒安的性子,倒也没有推辞,拿了银子又风风火火跑了出去。

  又坐了一阵,谢恒安找来松香和琥珀,让她们明日里去园子里摘几样花,然后去厨房蒸晒一番,又嘱咐说这是自己要送人的香料,万万不可马虎,须得她们自己盯着不可。

  松香和琥珀知道谢恒安去何府的事非同小可,也不敢托大,仔细将几样花名字记了,又将院子洒扫一回,预备着明日去园子里摘花。

  有些香料要用到鲜花,须得将清晨摘下来的花晒至半干,蒸出其中的香气和颜色,取水蒸气调和底香,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

  因而香道这几年在贵族圈是一件非常显身份的事,谁能买到好原料、谁能下功夫去做,都是可以拿来攀比的。

  随后,谢恒安又找来了玉馨和翡翠,将这二人并张绣娘手头的活计停了,递过自己画的样子和配色,让她们明日专门去一趟谢府绣房,在那里打二十个络子出来,她预备着到时候送人。

  翡翠有些不放心:“明日我们走了,李嬷嬷也不在,阁里万一有什么事……”

  “琉璃和琥珀在。”谢恒安随口道:“我明日也要看书学习,还要给祖母请安,忙得很。”

  翡翠只好应了,但她始终觉得……大小姐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夜里,其他丫鬟都歇了,琉璃偷偷掌了灯,从谢恒安床头的被子下取出一个小包袱来。

  “大小姐,这是衣裳,都是新的,没穿过。那些钱能买好多件呢,我表弟开心得很。”琉璃一件件将衣裳铺开给谢恒安看。

  青衣小帽,利利索索的短打,还有两双软底布鞋,谢恒安对琉璃办事很是满意。

  “明日二哥会来接我们出府。”谢恒安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穿……这个?”琉璃瞪大了眼睛。

  男扮女装,私自出门,实在有些离经叛道,但琉璃听了,却又隐隐觉得有些兴奋。

  还好这府上管得下谢恒安的只有一个老祖宗,夫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敢在背地里给小姐使绊子,正正经经的对上,夫人肯定也是不愿意的。

  琉璃心想。

  “咱们出去是做什么呀,小姐?”琉璃拿着一身衣裳在自己身上比比划划,高兴地问道。

  “买腐面花。”谢恒安摸了摸自己一头乌亮的长发,又瞧了瞧那个褐色的小帽,确定了一下这帽子是否能盖得住自己的头发。

  “咱们非要腐面花不可么?”琉璃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