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发落

得鹿记 影来 2031 2019.07.09 23:50

  “至于芝香,闫嬷嬷,你按着从前的法子处置就是,不必再问我了。”傅氏看也不看地上捂着胸口的芝香,淡淡说道。

  “水纹放去外头当三等粗使丫鬟,不必再在主子面前露脸了。”傅氏轻轻揉了一下额头,旁边就马上有人上来帮她按摩起了太阳穴。

  方氏进门十年多了,府上重要的人、事、财,还都握在傅氏手里。

  谢恒安觉得自己上辈子最小看的一个人,就是这个笑呵呵的祖母。

  闫嬷嬷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上前堵了芝香的嘴,然后让两个精壮妇人将她拉下去了。

  谢府倒也不至于要芝香的命,不过是将她撵出府罢了。

  “恒安一共被剪了多少衣裳?”傅氏看向了李嬷嬷。

  “一整口箱子,不算中衣中裤等里头穿的,剪了二十件有余。”李嬷嬷看也不看被拖下去的芝香一眼:“都是半新的衣裳,没穿过几次。”

  “芝香的财物一律没收给恒安做衣裳,做够二十件新的为止,不够的……”傅氏看了一眼方氏:“从你的份例里出。”

  方氏自然不敢有任何异议。

  “我乏了。”傅氏叹了口气:“你们都回各自院子里去歇着吧。”

  方氏低眉顺眼地带着两个女儿回了寻雪院。

  谢恒安也与李嬷嬷相伴回了自己的流光阁。

  “小小年纪,竟将这份恶毒用在自己亲姐姐身上。”傅氏用手支着头,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来。

  罗姨太太在一旁亲自打着扇子,听闻傅氏叹气,也跟着摇了摇头,道:“二小姐大了,有自己想法了。”

  “这若是好想法也倒罢了,这样子自己虽不至于吃亏,但始终存了害人之心,她一个女儿家,这如何得了?”傅氏满面忧色。

  罗姨太太半晌不语。

  “罢了,挑两个差不多的给恒安送过去,手脚麻利的绣娘给她也挑一个。”傅氏深吸了一口气:“她都快十三了,也是要考虑这些事的了。”

  罗姨太太点了点头,想了一阵才说:“不知道老爷的意思是……到时候天家选秀……”

  “那里头不得人的事不知道有多少。”傅氏撇了撇嘴:“有人心气高,上赶着想把家里姐妹女儿送进去;有人打算的好,不愿将自家姑娘送去,嫁个普通人家,也自自在在的。”

  “选秀还有个上与不上的说法,若是皇上有什么打算,指婚的话……”罗姨太太的脸色变得不大好了。

  “皇上连年削减用度,提倡节俭,选秀大操大办,三年一次也嫌用钱太多,只怕……”傅氏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算了,先将日子过着看。”

  傍晚时分,傅氏送的两个丫鬟并一个绣娘都到了流光阁里。

  流光阁以小巧精致著称,此刻一下来了这么多人,显得热闹非常。

  谢恒安便将所有丫鬟都叫到身边来,一一向她们吩咐。

  “李嬷嬷是府上的老人,也是自小抱我长大的奶娘。从今往后她就管着我院子里一切大小事情,你们有什么事,尽可以找她做主。”

  李嬷嬷对着旁边的丫鬟们一一点了点头,脸上神色依旧是十分严肃的。

  “玉馨心思细腻,却又不大外向,就管好我平日里穿的衣裳和首饰等物。但若是有什么遗漏,我就要找你负责了。”说着,谢恒安对李嬷嬷使了个眼色,李嬷嬷就将一串钥匙递给了玉馨。

  玉馨郑重地接了,挂在自己汗巾子上,沉甸甸的。

  “翡翠今日也按时回来了,很好。”谢恒安对着翡翠笑了笑:“我平日里的吃食、药,都归你管,每餐饭的来头都得弄清楚,饭食上绝不允许厨房以外的人插手。”

  谢恒安对李嬷嬷点点头,李嬷嬷就递了一小袋碎银子给翡翠。

  “这些钱是平日里我若是想打牙祭用的,你手脚大方些,只要厨房材料用好的。”

  翡翠点了头,将银子揣进了怀里。

  “琥珀,松香,你二人就负责我院子里布置、洒扫和摆放,你们是在祖母跟前伺候过的,我知道你们的眼光好。”谢恒安环顾了一圈四周:“还有我平日里梳头洗脸,或是端茶送水,你们也在跟前伺候着。”

  “至于琉璃。”谢恒安看着琉璃笑了笑:“你是我用惯了的,就伺候我平日的起居,我卧室的外间你就长住着值夜,我闷了就喊你来说说话。”

  这些事本就是琉璃每日都在做的,她知道小姐与她亲厚,也笑嘻嘻应了。

  “绣娘就负责打衣裳的样子、绣衣裳或者做些荷包打络子之类,做慢些没事,要做好。”谢恒安看了一眼绣娘,她是凭手艺吃饭的,不用伺候。

  绣娘姓张,生得丰满白净,看上去非常温和,也笑着应了。

  看着干干净净的院子,谢恒安心里甚是满意。

  如此一来,在这个府上的后顾之忧就少了很多。

  方氏也不足为惧,她要担心的,就是谢雨薇。

  当年整个谢家几乎覆灭,但谢雨薇依旧好端端的当着她的宠妃。直到谢恒安去世,现在的太子、未来的皇上未曾立后,谢雨薇宠冠六宫,实际上的权力与皇后也相差无几。

  她是怎么做到的?太子要毁了整个谢家,却单单留下了她一个?

  谢恒安觉得她不得不警惕。

  ……

  一连半个月,谢雨薇都称病躲在自己的毓芳楼里不出来,谢恒安一早一晚给傅氏请安,平日里坐在自己的屋子里读书写字,倒也觉得滋润。

  “琥珀,大小姐在不在?”门房的管嬷嬷带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问琥珀道。

  “在里头自己跟自己下棋呢。”琥珀放下花剪子,用袖子沾了沾脸上的汗,看了一眼管嬷嬷身后的人,却觉得十分面生。

  “这位是何府上何小姐的丫鬟竹青姑娘,特意来给咱们几位小姐下帖子,让几位小姐去何府上作客的。”常嬷嬷一侧身,将身后的丫鬟让了出来。

  竹青对着琥珀微微一笑:“琥珀姑娘好。”

  琥珀也客气地对着竹青笑了一笑:“这大热的天气,快些进屋子来坐一阵,常嬷嬷要来喝杯茶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