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流星

得鹿记 影来 2011 2019.07.05 17:25

  谢恒安点点头:“她是想在我的衣裳首饰上做文章,你跟玉馨和翡翠通个气,将我要穿的衣裳收好了,再随便从衣箱里拿几套出来,就说是我选中的。”

  琉璃对谢恒安挤挤眼睛,又一挑眉:“包在奴婢身上。”

  端午很快就到了。

  在大昭,端午是个早节,人人都要赶早起床,采集清晨的花露来洗脸洗眼睛,据说这样可以肌肤胜雪、眼睛明亮。

  一些地方还流行赛舟,京城里也一样,就在运河或者护城河上举办,任何人都能报名参加。

  有时,皇上也会在侍卫的簇拥下来看赛舟,赢得了比赛的队伍可以在这时向皇上讨个彩头,皇上也会赏赐些银钱物品给他们。

  其实养得起赛舟的队伍并不缺钱,只是皇上的赏赐是莫大的荣耀,他们很看重这个。

  谢恒安有些想去看赛舟,因为那时场面很大,说不定就能遇见太子,遇见太子……她对有些事,也就多少能有些底了。

  但今年是不可能了。

  谢家要举办端午宴席,她是一定要出席的,况且皇上龙体有恙,太子肯定也要在一旁伺候,没什么过节的心思。

  “小姐有什么心事?”琉璃一边伺候谢恒安漱口,一边给谢恒安挑了点梅花香膏,在谢恒安耳后一点。

  谢恒安笑笑:“你说今日之后,芝香的日子是什么样的?”

  琉璃撇撇嘴:“她自作孽,反正不可能会在咱们流光阁继续伺候了。”

  “大小姐,这是今早的花露,快擦擦眼睛和脸。”翡翠兴冲冲地端着一个小瓷盆进门,显得很是高兴。

  翡翠的爹娘都在谢家的庄子上当总管,今天端午,他们会到谢府来送些瓜菜,谢恒安就准了翡翠的假,等她爹娘到了,她就可以去跟他们好好聚聚,今日就不必再管着流光阁的事了。

  “你爹娘多久来?”谢恒安一边亲自动手擦脸,一边笑道。

  “厨房那边火已经生起来了,估计他们也快了。”翡翠今日打扮的清清爽爽,脖子上还戴了个荷包。

  “嗯,那你去府门口候着也行,横竖今天李嬷嬷也回来了,不至于缺人。”谢恒安大方地摆了摆手。

  “多谢小姐啦!”翡翠端端正正行了一礼,然后又笑道:“我娘给小姐做了双鞋,晚上给小姐带来穿。”

  翡翠来流光阁时间不长,她娘就有这个心思给自己做双鞋。

  谢恒安在心里对翡翠点了头——不管如何,这丫鬟心里还是有自己这个主子的。

  “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翡翠还没踏出门,玉馨就惊呼着快步走进了谢恒安卧房的外间。

  二人撞了个满怀,翡翠一把捞住了玉馨的胳膊:“你怎么都这么慌张?”

  玉馨顾不上跟翡翠说话,满脸焦急地跑到谢恒安面前:“大小姐,您……您的衣裳……预备着今天穿的衣裳……”

  “有事慢慢说,不急。”谢恒安擦完了眼睛,对着镜子左右照了照,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那些衣裳不知被哪个缺德的剪坏了!”玉馨满脸焦急,全然不似她平日里温吞又内向的样子。

  “啊?!”站在门口还没离开的翡翠也是一声惊呼:“这……这该如何是好?那些衣裳都是小姐挑出来预备着换的!我们还天天熏着香呢!”

  “翡翠,我既准了你的假,你便去吧。”谢恒安并没有担心自己的衣裳,反而是跟翡翠搭了句话。

  “可是……”

  “我留着你也改变不了什么,你手艺再好,也不可能在这一二个时辰之内将衣裳缝好。所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谢恒安带着几分笑意说道。

  翡翠看看这个又看看哪个,想跟爹娘见面,却又怕今天的流光阁出什么岔子。

  “小姐说让你去你便去,拘你在这里,还是干着急罢了。”

  李嬷嬷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见到李嬷嬷,几个丫鬟都略微松了口气。

  李嬷嬷在府上的脸面人尽皆知,有她在这里坐镇,这件事应当不会再乱下去了。

  翡翠也听了李嬷嬷的话,点点头去找自己的父母了。

  “嬷嬷这几日辛苦了。”谢恒安起身,将剩下的花露递了过去:“擦擦眼睛,嬷嬷一辈子眼也不花。”

  李嬷嬷谢了恩,又问玉馨道:“谁发现的?”

  玉馨急得满脸通红:“是我跟水纹,看小姐起了正在洗脸,我们就去偏房拿衣裳,谁知一进门,衣裳乱七八糟丢在地上,上头都被剪刀剪坏了。”

  李嬷嬷沉着一张脸“嗯”了一声,又道:“最紧要穿的衣裳不是放在小姐卧房的柜子里么?谁让你们放在偏房的?”

  玉馨有些委屈:“那几套衣裳都要熏香,大小姐不喜欢卧房里烟熏火燎的,就专门拿去偏房了。”

  “我知道了。”李嬷嬷点点头:“此事你不必插手,也不必再去偏房,就在这里候着听小姐安排。”

  说罢,李嬷嬷头也不回地朝着偏房走去。

  “把我柜子打开,里头的衣裳取出来。”谢恒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淡声说道。

  玉馨看了看琉璃,见平日里最操心小姐事的琉璃竟是满脸的若无其事,甚至隐隐有些看好戏的意思在里头,便知道此事说不定是大小姐心中早就有数,李嬷嬷这一去,恐怕也可以直接揪出那个干坏事的。

  琉璃打开柜子,玉馨瞧见里头不知何时挂了一套蓝色流星纱的衣裙。

  这纱叫做流星纱,玉馨从前是伺候兰花的,没怎么见过,但一见到这套衣裳,马上就惊呼出声:“这是……流星纱!”

  流星纱的好处,就是任何人见了都能认得。

  那纱铺平了看,上头似有星光闪烁、暗波涌动,但是若是有褶皱,在那褶皱之处,便如一颗流星一般,在褶皱的尽头聚集一团暖融融的光晕,后头拖着长长的一尾光明。

  所以,这正是谁见了都认得的流星纱。

  流星纱是早些年上贡的好东西,上贡之地正是江南一带,也无怪沈府有这样的好东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