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雅宴

得鹿记 影来 2020 2019.07.15 08:58

  谢靖和的出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何佳人今日很忙,自然是要前后打点,照顾好每一个来赴宴的小姐。

  谢恒安虽然熟悉这些小姐们都是哪家人,最后嫁去了何处,但此时她却还得装出一副并不认识她们的样子。

  她倒也无意与她们攀亲做朋友,因而一个人坐在一张小几旁,见她坐下,一个穿青色衣裳的丫鬟马上就过来为她斟了茶。

  “你是哪家小姐?我怎么从未见过你?”一个与谢雨薇差不多大的少女站在谢恒安面前,出言问道。

  谢恒安慢慢抬起头,这少女穿一件藕粉色织金褙子,下头露出的半截裙子上绣着一片片小小的梅花,这梅花自上而下,密度和颜色逐渐加深,显然是绣娘下了心思做的。

  谢恒安站起身,笑吟吟道:“我姓谢,父亲如今在詹士府做詹士,我从前在江南外公家住着,最近才回到京城来。”

  那少女“哦”了一声,露出点恍然大悟的神色:“我爹爹是榕榆伯,我姓乔,我在家中行二,你呢?”

  谢恒安邀乔小姐坐下,道:“我在小姐里行首,但上头还有两个哥哥。”

  “咦,你是谢大小姐?”正在一旁背对着谢恒安与旁人谈话的一个小姐听到,马上转身过来问道。

  这人谢恒安也认得,她父亲是禁卫军统领赵万恩,她是赵万恩唯一的女儿,因此很受宠爱。

  “是。”谢恒安微微颔首,又与旁边的两个小姐打了招呼。

  “我姓赵,叫赵仙仙。”赵小姐非常亲热地拉了谢恒安的手:“你今年多大啦?我是你姐姐还是妹妹呢?”

  谢恒安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得有些疑惑,但还是好言好语笑道:“我快十三了。”

  “那我就是你姐姐啦,我今年秋天就及笄了呢!”赵仙仙更加热切了:“你叫我赵姐姐就好了。”

  虽然实在有些不明就里,但伸手不打笑脸人,谢恒安还是叫了一声“赵姐姐”。

  “你这身衣裳是在哪家做的?真好看,回头我也去找裁缝做一件。”赵仙仙拉着谢恒安的袖子问道。

  “这是我从江南带来的,是外祖母身边的绣娘和裁缝做的,不是外头买的。”谢恒安觉得赵仙仙太热络,实在有些别扭,便轻轻将袖子抽了回来。

  她今日穿一身非常轻便的飞霞锦小曲,两条垂胡袖口上有祥云点缀,整个人看着清爽利落,却又非常显身材与模样。

  赵仙仙点了点头又问道:“今日是你一个人来的?”

  谢恒安点点头:“两个妹妹有事不得前来,让我给各位小姐也带个好儿。”

  谢恒安本与乔小姐说着话,赵仙仙丢下方才与自己说话的几位小姐,又挤开了乔小姐坐在了谢恒安身边,像个铁桶一样将她围了个严严实实,乔小姐便也起身与其他小姐说话去了。

  谢恒安觉得有些尴尬,便朝着乔小姐那头看去。

  她们三人不知在说些什么,言谈间多有嬉笑之色,看向赵仙仙与谢恒安的眼神也带着些玩味,显得有些神秘。

  “怎么?你还不认识她们?走,我带你去一一认识认识!”赵仙仙拉着谢恒安起了身。

  赵仙仙生的高,猿背蜂腰,四肢修长,眉宇之间英气十足,若是扮成个男儿,恐怕也有人相信。

  她拉拽谢恒安,谢恒安有些不悦,便轻轻一推,又撤了一步,躲开了赵仙仙的手。

  这是她自小就会的,外祖父沈将军会教她一些拳脚,这些年一直在练习,却不想此刻却不由自主地用了出来。

  “咦?”赵仙仙一把没拉住谢恒安,便回过头来,认真地看住了她。

  “我不喜与人拉扯。”谢恒安淡淡一笑:“赵小姐,咱们一起走便是,不用拉着。”

  “你懂些功夫,是不是?”赵仙仙并不生气,反而很认真地看着谢恒安说道。

  “没有,只是外祖父教来强身健体的。”谢恒安不想隐瞒,但也懒得细细解释。

  赵仙仙点点头:“可惜今天穿得不方便,不然我可以跟你比划比划。”她言语之间有些得色,面上也带了几分骄傲。

  一个大家闺秀,动不动就要与人比划?谢恒安嘴角抽了抽——上辈子她怎么没注意到?

  那边,赵仙仙已经做了她的主,指着她四处给其他小姐介绍起来。

  谢恒安稳重大方,不似赵仙仙咋咋呼呼,一来二去,各家小姐也都知道了,原来谢家大小姐也是个矜持的闺秀。

  还未等赵仙仙介绍完,何佳人主持的香宴就开了。

  桌上摆了各色点心干果与茶水,瓜果用竹刀切了小块,让小姐们可以不弄坏口上的胭脂就吃下去。

  谢恒安看着桌上的东西盘算,这一桌下来少说也要四五两银子,一桌只能坐四人,何佳人这一番宴会办下来,光是吃食上就得几十两。

  但这几十两却不是冤枉银子,点心新鲜松软,香甜可口,瓜果甜美爽脆,干果也是少见而贵气的几样,茶水是雀舌,半点也不含糊。

  妥帖大方,是个会花钱的。

  谢恒安用自己三十来岁的眼光给何佳人这一桌子吃食极高的评价。

  “谢诸位姐妹捧场。”何佳人笑吟吟地坐在上首,举起了手中茶杯。

  底下的闺秀们也纷纷端起了茶杯。

  “今日雅宴以香为主,各位姐妹用完吃食后尽可以在此调香、互相指教。”何佳人指了指一旁一人高的竹架子。

  这架子分了许多层,每一层上都有包裹好的一种到多种香料,显然是预备好今日要用的。

  除了竹架子,一旁还有些调香和制香的工具,都是极精致美观的。

  谢恒安正想着自己要如何调香、调哪种香时,赵仙仙却又凑了过来:“你会调香么?”

  “略略懂一些。”谢恒安还是坐直身体,面不改色地小声说道。

  上头何佳人还在说话,这赵仙仙就在底下不管不顾与别人说旁的事,若是让旁人看见了,不免会笑话她们不懂规矩。若是让何佳人知道,定然也觉得自己不受尊重,心中不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