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心思

得鹿记 影来 2058 2019.07.07 23:29

  何佳人看着谢恒安,心里揣度着自己的事。

  她今年十四,若是放在小门小户家里,说不定都已经嫁人生子了。她家高门大户,晚一些也是正常的,但也是可以议亲的人了。

  前几年她几乎不出门,这些年又开始走动起来,母亲让她好好留意谢家,因为谢家有两个兄弟,大哥在太子跟前伴读,老二则是打算走科举的路子。

  何佳人一个也没见过,不知道哪个好。但却也知道,这兄弟俩不是现在的谢夫人生的,他们与谢家大小姐才是一个母亲所出。

  看这谢家大小姐的风度与其他两个妹妹完全不同,想来她们的哥哥也应该是谢恒安这样的人儿,成熟稳重,又不失礼貌风度。

  何佳人在心中暗暗满意。

  谢恒安也注意到了何佳人,她生得极美,性子虽然有些傲,但到底还是贞静贤淑的闺秀。

  当初她也曾与大哥商议亲事,不知为何就不了了之了,最后何佳人进宫选秀,嫁进了齐王府。

  若是能与何家结这门亲事也不错。

  谢恒安在心里盘算。

  大哥的婚事最后是由太子赐下来的,若是太子欲对大哥不利,自己的嫂子就是最好的证据!

  但谢恒安前世却没有注意到太多,嫂子是太子宫中的女官,也算是有品级的,来了谢府中规中矩,最后大哥去世,大嫂守孝一年之后也跟着上了吊……

  还是不要招惹太子身边的人最好。

  谢恒安又瞧了一眼何佳人,见她也似乎有些心事的样子,便知道她方才打量了自己,也在想她与大哥的事了。

  大哥今年都二十岁的人了,还是抓紧些好。

  赛舟结束之后,大哥需要去太子那里复命,不多久就能够回来,但那个时候,席已经散了……

  得留何佳人一阵!

  “何姐姐,你这个荷包真好看,是自己绣的么?”谢恒安有些羡慕地看着何佳人腰间缀着的一个荷包。

  荷包上头绣了一对锦鲤,看上去活跳跳的,十分生动。

  “我画了个样子,自己配了颜色,耐不下性子,就让丫鬟绣去了。”何佳人没有自吹自擂的意思,将荷包摘了下来递到谢恒安手上,笑道:“我是没有这个手艺的了。”

  谢恒安摸了摸这个散着异香的荷包,又道:“香也很特别,不像是香馆里买的那些寻常东西呢。”

  何佳人脸上露出一丝骄傲的神色:“那香是我自己调的。”

  自己调的?

  一桌子贵女将话题又扯到了何佳人身上。

  大昭国曾经出过一位特别爱香的皇帝,上行下效,爱香一事就成为了大昭的风尚。

  这位皇帝虽然已经故去,但是对香料的研究和调制却一代代传了下来,大昭男男女女,只要家里有条件的,都很是重视这个。

  果然,何佳人对其他人的吹捧很是受用。

  跟其他贵女讨论之际,她瞧了一眼谢恒安,只见她手握荷包,也正笑吟吟地听着自己说话。

  她是有意挑起这个话题,好让我出风头的?

  何佳人想。

  但是她才回到京城来,如何知道我会调香?她家姐姐妹妹也不该知道才是,难道……隔着一段距离,隔着这么多贵女身上的香,她也真的能够闻出来不同?

  何佳人很有些疑惑。

  “何姐姐,我也喜欢香。”谢恒安仿佛看出了何佳人那点微妙好奇,便开了口:“我在外祖家的时候也找人学过一些,可惜就是天资不足,那个师父也有些傲气,不愿意教了。”

  说着,露出几分赧然之色来。

  在座的贵女们都笑了,说那师父有眼不识金镶玉,谢大小姐如此聪慧,怎么会有学不会的东西呢?

  何佳人的脸色却严肃了下来。

  “是了,调香不仅是要看香料的配伍,也要看搭配的数量,而且……还要有些天赋的。”何佳人正色道。

  一桌贵女纷纷侧目。

  “我为了入门香道,在我师父面前背了三百多味香料的脾性和来历,还有它们的色泽,如何判断它们是否是上佳。”何佳人叹了口气:“非是我自吹自擂,只是这香道实在严谨,容不得半分差错罢了,若非如此,师父也不会让我入门。”

  看来何佳人性格不错,做事也认真负责,是个不错的小姐。

  谢恒安在心里暗暗点头。

  谢雨薇无心插话,只是静静听着。

  何佳人又瞧了一眼谢雨薇。

  她今日穿了一身浅豆沙色的衣裙,这豆沙色不好把握,若是太重,就显得老气,像是老太太的打扮,若是太浅,又显得有些脏,不好搭配。

  谢雨薇穿着的这身颜色正正好,显得她面若桃花,娇媚异常。

  她粉面桃腮,又点了花钿在眉心,两道乌黑的长眉温柔地伏在眼睛上,一对大眼毛茸茸的,正是满脸的好颜色。

  好看是好看,就是比谢恒安的气质差了一截。

  具体在哪里,谁都不好说。

  当然,那件流星纱的衣裳,自然也盖过了谢雨薇的风头。

  何佳人在心里清清楚楚盘算着。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一阵,谢恒安就道:“不知何姐姐最近有没有空,能否再指点我一二?我真心喜欢香道,却也不敢再去找师父了。”

  何佳人喜欢谢恒安这个诚恳谦虚的态度,自然也就点了头。

  “择日不如撞日,何姐姐若是今日没有其他事,不如就今日去我院子里与我商讨一二?”

  几家贵女互相对视一眼。

  何佳人在谢家逗留一阵,那可不就是想着要与谢家大少爷见一面么?早就听说何家起了这份心思,谢詹士也有这个意思,可就是苦于没有机会……

  这谢家大小姐可真是胆大,明明白白的心思摆在这里,也不怕别人说嘴。

  何佳人朝着自己母亲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只怕今天不成,家里今天也过节,还有很多事需要母亲主持,我一人不好在此逗留。”

  想不到这何佳人是个如此谨慎小心的,难怪她名声一直不错。

  其他几个有些心思的贵女想道。

  “那我也不勉强姐姐了,若是有时间,姐姐就给我下帖子,我来姐姐府上拜师。”谢恒安笑道。

  何佳人也温温婉婉笑了:“那是自然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