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进京

得鹿记 影来 2007 2019.06.22 08:19

  两个哥哥都是风流倜傥、芝兰玉树的人儿,像前世那样在大有作为的年纪夭亡,着实太可惜也太令人痛心了。看着谢靖和和谢淮明,谢恒安在心里暗下了决心——不论用什么手段,她都要让他们好好活着。

  “妹妹!妹妹到了!”谢淮明性子略微活泼些,看到船上下来人,马上就高声对谢靖和嚷嚷。

  “看到了,就你长眼睛不成?”谢靖和笑着叱了一句,眼睛也朝着船上瞧。

  谢恒安款款而来,走得不疾不徐,脸上亦是带着些许难掩的兴奋。

  “妹妹路上受苦了!”谢淮明已经跑到了谢恒安身边,上下打量一番谢恒安,发现她气色不错,便知道她一路受人照料周全,在心里松了口气。

  谢恒安微微笑着,给谢淮明行了个同辈礼。

  “我们一家人,讲究这么多做什么?”谢淮明引着谢恒安朝车轿旁走去,一指身边的谢靖和:“喏,别被他长得凶唬住了,其实他性子好得很,你缺什么东西了,只求着他买就是。”

  谢恒安又行了一礼,浅笑着上了轿。

  ……

  谢府,方氏坐在自己的寻雪院里,一边摩挲手上的一个玉扳指,一边发呆。

  “母亲,大姐快进门了。”谢雨薇见自己母亲想事想得入神,怕耽误了正事,便小声提醒道。

  方氏叹了口气,又冷笑一声,随后卸下手上的扳指搁在一旁的茶几上。

  “大姐来了,我们……”谢雨薇的妹妹,方氏所出的谢月瑾咬着嘴唇,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谢月瑾才八岁,但已经知道了这个大姐的威力,自从杭州那边传来消息,半年前家里就开始着手给她准备院子和家具,现在她人还没进门,一个小巧精致的流光阁就给她准备好了。

  方氏带着几丝嘲讽抽了抽嘴角:“她与你们都是一样的,你怕什么?”

  “大姐来了,我们是不是就得让出衣裳给她穿,让出首饰给她戴呢?”谢月瑾通一些人事,但又不大通,心中的不悦却已经起了。

  “呵。”方氏淡淡一笑:“她是嫡长女,自然样样都要是最好的,你还小,怎么比得她?”

  谢月瑾越听越不痛快,嘴巴就扁了起来。

  谢雨薇则沉稳许多,她知道方氏绝不会让这个新来的大姐骑到她们头上去,但却又不知道自己娘亲具体在盘算些什么。

  她本就老成,如今谢恒安要回来,她更是不敢大意,于是便向着谢月瑾的奶娘使了个眼色道:“刘嬷嬷,瑾儿早上走了路,鞋上落了灰,你去带了她再收拾收拾。”

  刘嬷嬷会意,便带上谢月瑾朝着别间去了。

  “娘,您究竟是怎么安排的?”谢雨薇问道。

  方氏笑了笑,道:“后娘难做,我自然不敢轻慢她。”

  谢雨薇点点头,却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便狐疑道:“只这样么?母亲。”

  “让她要什么有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是更好么?”方氏对着谢雨薇淡淡一笑。

  谢雨薇皱了皱眉。

  “这样她身体惫懒,人又顽劣,整日里只知吃穿享乐,哪里通人情世故?再有好事者传出她的这些恶名出去,你觉得,她就算是貌美如花,将来的前程又有几何呢?”方氏目光悠远,脸上带了些许意味深长的笑意。

  谢雨薇全明白了,她也跟着会心一笑:“那女儿就要带着妹妹好生加劲了,一定要样样都不输姐姐才行。”

  “不愧是我的女儿,伶俐得很。”方氏笑着夸赞道。

  谢雨薇更是笑得开心,她甚至已经盘算起到时候京城的闺秀们开雅宴,谢恒安要怎么在她的衬托下丢人了。

  “就算有人说起来,又能如何呢?她在沈家住了八年,坏性子早就不是我能调教过来的了。”方氏端起了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

  ……

  此刻,谢恒安坐在谢家的车轿里,也想起了方氏的那张脸。

  她恐怕早就盘算好了如何捧杀自己,还落下个贤良的名声呢。

  比如——她谢恒安是从谢府正门踏进去的,足能让周围邻里、亲戚下人们瞧见谢家对她的重视了。

  她从前也只道是人家重视她,但直到许久之后她才晓得,她因此惹了不知道多少流言蜚语。京城的贵妇小姐们,个顶个的好事又刻薄。她从最大的主路长乐街回来,那里本就人多热闹,好事者便开始传闲话,说谢家大小姐不是盏省油的灯,这是明着给继母方氏脸色看呢。

  这一世就大不同了。

  谢恒安嘱咐了两位哥哥,说自己如果占用官道太久,让行人避过,不知要惹出多少流言风波来。谢淮明想坚持,却被谢靖和打断:“妹妹若是在街上太久,被登徒子看了去又有话说了。”

  谢淮明这才放弃了让妹妹看热闹的念头,并且给谢恒安承诺:“等过端午的时候我跟大哥带你去外面踏青,去外头酒楼吃饭,要什么都给你买。”

  谢恒安笑着应了。

  两个哥哥疼她,没了娘的那天开始,大哥变得沉默寡言。听嬷嬷们说,他不让别人染指自己这个还在襁褓里的妹妹,天天抱在怀里,睡觉也要放在身边的摇床里看着,过了好几个月才肯让谢恒安回到乳娘身边。她会走路之后,二哥就带着她看花、玩水,亲戚家的男孩来了,他也带着谢恒安一起玩,从不觉得她是个累赘……

  想到他们前世的死,谢恒安的眼眶就红了。

  ……

  轿子在谢府一落地,方氏就迎了上来。

  她生的端庄有余、俏丽不足,因而平日里穿戴都朝着雍容大气上靠,她插戴着满头珠翠,穿一件正红绣牡丹的褙子,脚边铜红的裙襕上露出一截缠枝柿子叶纹来,显是盼儿子盼得心焦的缘故。

  “乖儿,你受累了!”方氏一把搂住了谢恒安的肩膀,直用帕子抹泪。

  前世她跟方氏抱着哭了一场,当时真觉得方氏是个最好的继母。

  但之后发生的事么……自然是撕碎了谢恒安对方氏的所有美好念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