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得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老姜

得鹿记 影来 2020 2019.07.09 09:35

  “你好大的胆子!”方氏怒火攻心,一脚踹向了地上跪着的芝香。

  方氏身体壮实,平日里又是极注意保养的,因而也有些力气。

  芝香挨了一窝心脚,半天没喘过一口气来,在地上翻着白眼挺了半晌才缓了过来,马上伏地大哭了起来。

  “老太太,是我瞎了眼……是绿玉让我去这么做的,说是这么做了,我就能跟着二小姐……大小姐没了亲娘,谁会给她打算?将来哪有二小姐风光……”

  芝香越说越离谱,句句话都像是利剑,直指方氏与谢雨薇。

  但饶是如此,傅氏的脸色也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微微地点着头,用一双明亮的眼睛打量着屋子里的所有人。

  “母亲!”方氏三两步走上前,一把抱住了傅氏的胳膊:“母亲!我在府上为人如何,别人不晓得,您还不晓得么?当媳妇的每日战战兢兢,只怕得罪了这个,亏待了那个……”

  “我也做过当家主母,你见过的事,我也都见过,今日就不必说了,这不是什么稀罕的。”傅氏淡淡说道。

  “母亲!这定是有人有意陷害于我,您想想,恒安不是我亲生女儿,我就算有心要待她不好,也要顾忌别人的口舌和自己的脸面啊……”方氏急红了眼圈,抓着傅氏的手臂不放手。

  这话说得实实在在,正是傅氏喜欢听的那一种。

  若是说出许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傅氏可能只会报以冷笑,但这些话实实在在都是真的,况且方氏的确与谢恒安八年没见过面,谈起感情来,更多的像是客套。

  “以你当家主母的地位,恐怕想压下去也不是难事。”傅氏抽了抽自己的胳膊,发现并不能从方氏的怀抱里拔出来,也就由她去了。

  “母亲!几身衣裳不值什么钱,我又是何苦……”方氏抹了一把脸,哽咽着说道。

  “但今日恒安在诸位女眷面前露的脸,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傅氏的目光在谢雨薇身上一转,又转回到了身边的方氏身上。

  “祖母,的确是芝香这个丫头心眼坏。”谢恒安觉得再闹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祖母想要维护自己这个当婆婆的体面,方氏想方设法要在府里建立起比祖母更高的威信,二人相持不下,倒显得自己更多是非了。

  她也是相信祖母早就对方氏有些看法,这才敢在祖母面前五次三番暗示,让她察觉方氏的心思,现在目的已经达到,难道谢铎还能为此休了方氏不成?

  芝香看向谢恒安,又抹了一把泪:“大小姐,奴婢以后一定好好服侍您,忠心耿耿、再无二心……奴婢知道自己错了……”

  芝香不仅坏,而且蠢。

  坏还有利用的价值,蠢……除了坏事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谢恒安不打算要芝香,也知道经此一役,谁都不可能放过她了。

  “你住口!”谢恒安低声斥停了芝香的哭哭啼啼。

  “祖母,母亲,依我看,就是下人们搬弄是非,给各家主子生事。”谢恒安扫了一眼芝香和水纹,又看向绿玉。

  绿玉这丫头,最近越来越放肆轻狂了。

  “是,母亲,是这样!”方氏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恒安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都是我平日里将她们当个人看,惯得她们一个个不知天高地厚,惹出这起子妖事来!”

  傅氏看了一眼谢恒安,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道:“从今往后,恒安的事,你不用再插手了。”

  “可……”

  “李嬷嬷前几日到我这里来,就是将恒安从江南带过来的东西一一登记造册,这册子我都看过了,她外祖家到底有心,这是笔不小的嫁妆,不能让人随意处置。”傅氏拉开了身边一个小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账本来,随手翻了翻。

  方氏已经不敢打谢恒安那些好东西的主意了。

  从这个瘟神进了谢家家门之后,方氏的好日子就断了线,明面上是傅氏为谢恒安做主,实际上也是由着这个名头来打压自己。

  可巧,她手上也不干净,只能任由傅氏打压。

  想起这些,方氏的脊背就一阵阵抽冷——说不定是傅氏有意让自己这么做,然后等待着这一日的!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方氏在心里认了这个栽。

  “从前沈氏的那些嫁妆,沈家没有想要的意思,那将来就归沈氏的三个孩子,靖和与淮明将来到底是要继承府上家业的,沈氏的嫁妆,还是要给恒安多分一些。”傅氏看向谢恒安,缓缓说道。

  的确,整个谢家到最后,还是谢靖和和谢淮明的。

  方氏越想越有些绝望。

  她这样当牛做马,看傅氏脸色,听谢铎警告,被三个不是自己孩子的人不信任……

  就算将这些都熬过去了,谢雨薇和谢月瑾都是要嫁人的。

  如果没有儿子,未来简直不敢想象。

  “多谢祖母。”谢恒安微微颔首,她一向都觉得钱是个好东西。

  说到底,谢家最缺的根本不是钱,沈家更是花钱如淌海水一般的富贵,这些钱拿在她手里,或许用处还能更大些。

  “你做的那些事我可以既往不咎,沈氏带过来多少东西,你给她补齐便是了,实在损坏补不上的,按着那些价格补成金银。”傅氏又拿出一个账本来,这是谢恒安写的那本。

  只要不计较芝香一事,方氏现在什么都可以答应。

  “府上现在各个院子里的用人,你要与罗氏再捋一遍,捋不顺的,我亲自来捋。”傅氏看了一眼身边的闫嬷嬷:“闫嬷嬷帮你们。”

  闫嬷嬷在谢府有个外号叫“阎王婆”,这老妇面冷心硬又较真,比小丫鬟们人人都怕的李嬷嬷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却是个对傅氏中心耿耿的,谢府上其他下人们都相信,就算是傅氏开口让闫嬷嬷去死,闫嬷嬷大概也是会眼也不眨地在傅氏面前上吊。

  要她做这种事,只怕底下的丫鬟们又有苦日子过了。

  方氏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今日之灾,只要能躲过,一切都好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