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猎妖之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记忆中的那一抹身影(10)

猎妖之殇 执念无辰 2505 2017.01.15 21:28

  听到脚步声,正坐在莲池边的沐冰瑶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淡淡道:“我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又来我这做什么?”

  她却是以为沐羽白又按捺不住,不顾自己的吩咐前来。

  闻言,沐隐微微一愣,他自然知道女儿这话是和谁说的。叹了口气,沐隐道:“冰瑶,是我。”

  听到沐隐的声音,沐冰瑶微微一愣,微微转身看到走进院中的沐隐,面上顿时再无半分表情:“父亲这么晚前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走到池边找了一张石凳坐下,看着面无表情,如同一块寒冰一般的沐冰瑶,沐隐暗暗一叹,沉声道:“我想和你谈一谈,关于羽白的事。”

  沐隐此话一出,小院里的气氛为之一凝,久久无声。一时之间,二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沐隐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或者说心中的一抹内疚让他不忍说,而沐冰瑶虽然隐隐约约猜到沐隐要和自己谈什么,却是不清楚沐隐的态度,因而不知道该说什么。

  良久,还是沐隐先开口了:“我想让你,离羽白远一点。你们这样下去,对他,对你,都不好。”

  沐冰瑶脸色一白,却没有说话。她没想到沐隐会说得如此直白,如此直接的撕碎了她的幻想。其实当初沐羽白在医院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她便知道,在这样一个世家中,那种想法,还是太幼稚了。然而她还是抱着一丝幻想——也许,他能做到,也许,自己真的可以和他在一起。然而,仅仅是回到沐家的第一天,这个幻想便被血淋淋地撕碎。她想过会有人阻止,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没想到第一个出面阻止,毫不留情的挑开一切的人,会是父亲,那个自己从小到大只见过几次,几乎只存在于记忆中的父亲。

  见到沐冰瑶这副样子,沐隐心中的内疚更深了一分。沉默片刻,再次开口:“你们毕竟是姐弟,你应该知道,姐弟之间luanlun在世家之中,是绝不允许的。”

  猛的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她想到过父亲会找的各种说辞,却没想过会从父亲嘴里听到luanlun这个词。看了一眼沐隐,沐冰瑶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惨笑:“luanlun?是啊,我只是一个和自己弟弟luanlun的背德女子。那么父亲大人又何必多说,直接按照族规处置我便是。”

  沐隐沉默了。而沐冰瑶嘴角的讥讽之色更浓:“莫非是父亲不忍?亦或是,父亲不敢按照族规处置我?”

  沐隐默不作声。他的确不敢。如果只是侧面劝说二人,沐羽白即使不满,但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然而若是让族里对沐冰瑶动用族规,依他对沐羽白的了解,沐冰瑶若是受到半点伤害,沐氏一族,恐怕就不复存在了——沐羽白会和沐家,不死不休。

  看到沐隐的沉默,一行清泪自眼角滑落。以沐冰瑶的冰雪聪明,自然知道事情的真想。然而,沐隐的默认更让她心寒。自己,对于这个父亲而言,果然可有可无呢。

  良久之后,沐隐沉重的开口道:“冰瑶,即使不为你自己,你也要为羽白想一想。虽然羽白没有沐家血脉,但是我确实一直把他视若己出,而且是把他作为沐家少主培养。他在将来是要继承沐家,执掌限界的。然而,如果你不放弃,那么,为父这么多年来所做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他们不会放任一个执意要娶自己姐姐的人成为沐家之主,更不会让这样的人执掌限界。所以,即使是为了羽白的将来着想,你也应该离开他。”

  “所以说,你劝不动羽白,便来劝我放弃,从而让他死心?”

  沐冰瑶寒彻入骨的声音让沐隐内疚更深,然而还是狠下心来点了点头:“只有这样羽白才能顺利的走下去。”

  “即使我放弃名分,只在暗中陪伴在他身边都不可以吗?父亲?”

  沐隐听着沐冰瑶带着颤音的祈求的话语,然而,纵然再内疚,他却依然狠着心:“不行。那些人老家伙,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了父亲。我不会成为羽白的绊脚石的。母亲当年为了沐家牺牲了自己,如今轮到我牺牲也算不得什么。父亲打算如何处置我呢?”沐冰瑶的声音之中再无半分情感——心已死,何来情?

  听到沐冰瑶提及她的母亲,沐隐身子剧颤,良久,淡淡道:“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为了让羽白死心,我会给你寻一个很好的归宿的。”说完,沐隐几乎是逃一般的走出了小院。

  看着沐隐益发显得老朽的背影,沐冰瑶嘴角泛起一丝凄然——父亲,你还是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呢。既然已经答应做了羽白的妻,我又怎么会容忍被他人沾染。好的归宿?呵呵,女儿并不需要呢。不过,回想起自己的那个弟弟,沐冰瑶眼角还是泛起了一抹温柔——羽白,对不起,姐姐要食言了呢,不能做你的妻子,一直陪着你了。姐姐不在,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下辈子,姐姐再做你的妻。

  凉夜中,冷月下,池边坐在石桌旁的女子宛若画中仙子,超然出尘。然而,却气息渐微。

  小院一个黑暗的角落,一个黑影看着那个生机逐渐逝去的绝代女子,微微一叹:“宁愿一死吗?然而,可不能让你就这么死了呢,不然将来我可没法向他交代。不过,有你这样的姐姐。那个家伙,还真是好运呢。”

  黑影飘然前进至沐冰瑶已经失去声息的身体旁,一挥手,二人同时消失在了小院之中。

  —————————————————————————————————————————————————

  “姐姐在哪里?说!”

  看着拿剑指着自己的沐羽白,沐隐先是一愣,随即一种不好的预感漫上了他的心头:“羽白,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快把剑放下。”

  然而,纵然沐隐这么说,沐羽白却丝毫没有放下剑的意思:“父亲,我再问你一遍,姐姐在哪里,告诉我。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无论你们想做什么都冲着我来,但是,把姐姐交出来。我,不想动手,你,不要逼我!”最后一句话,沐羽白几乎是吼出来的。

  看着双目闪烁着几欲择人而噬的凶光的沐羽白,沐隐知道他没有说笑。如果自己再给不出一个解释,那么沐羽白真的会动手。而眼前这个手执无名长剑的儿子,此刻却给了沐隐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种几乎威胁到自己生死的窒息感,他只在十几年前那个人身上感受到过。恍惚之间,眼前的身影几乎和记忆中的那个身影重合。

  深吸一口气,沐隐沉声道:“羽白,你听我说。我昨晚的确去找过冰瑶,然而却并未对她做什么。你先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沐羽白冷冷一笑,想到刚刚自己早早起来后前往姐姐小院发现的一切,沐羽白毫不掩饰目中的杀意:“既然你要听,那我便说与你听。若不给我一个解释,我不介意讲那些老家伙全杀了!”

  此刻沐羽白心中无比暴虐,失去姐姐讯息的他,迫切需要一些事来发泄。如果得不到答案,那么杀戮无疑会是最好的宣泄。

  沐隐对这很清楚,因而,他迫切的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作者感言

执念无辰

执念无辰

回忆快要结束了。居然写了十章,汗。明天终章结束回忆。不能怪我篇幅长,实在是沐冰瑶这个角色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017-01-15 21: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